第一千三十五章 小狂爷

    李顽飞至一个星球处,感知一下,这里没有半仙,却是有一个升仙境初阶界尊。

    没说的,直接大力抓去,要收星球入体。这大力抓来,引起星球上界尊们注意,几个界尊飞出来,却是为他大力所控,都是惊惶不已。

    李顽不废话,就要做个强盗,我不害命,只是图财,你们就乖乖地进入我身,成为风云世界的躯体人类吧!

    星球收入体内,连带那几个界尊也为收了进去,立时他就知晓花蕊宇宙的势力分布。

    花蕊宇宙只有一个强大势力掌控,叫做花蕊宫,在花蕊大陆上。而花蕊大陆就是双花蕊的躯体主世界,距离这里颇为遥远,现在的宫主是位强大女半仙,名叫花含馨。

    花蕊宇宙强者无数,便是界尊都有数十万,半仙更是有上千,大部分生活在花蕊大陆上。

    可惜为规则所限,历代半仙都无法突破,升至仙界,只有待双花蕊成神,才有可能造就一个个仙人出来。

    其实,花蕊宇宙的躯体人类若是为李顽收进去,这才是天大福气,因为他的暴火宇宙游离在规则之外,风云大陆灵气,虽然如今远没有花蕊大陆灵气充足,但是他们毕竟有了升仙的希望啊!

    李顽为此暗暗寻思着,若是花蕊宇宙里的强大者们不死板,倒是可以劝他们进去,省得一番杀戮了。

    到底是新鲜宇宙,还没大幅萎缩,便是这个中等星球就抵得上暴火宇宙的数个大陆灵气,还有几件低阶灵宝,难怪能诞生一个升仙境初阶界尊。

    李顽继续飞去,沿途所遇星球,有些应该为入内探险的暴之界强者们抢掠,导致其上资源缺乏,躯体人类因此死亡不少,也有许多还未被抢,毕竟宇宙太大,探险者们不是就能遇上每一个星球的。

    有次竟然遇上大批焚天宗的强者在一个星球上抢掠,其中还有一个半仙,却是为李顽惊退,目瞪口呆望着他收那个星球进体。

    而在宇宙深处的花蕊大陆上,有一座布满奇艳鲜花的宫殿中,数个半仙暴跳如雷。最近,宇宙边缘频传噩耗,说从方外下界来的入侵者正在肆虐,抢掠杀生无数。

    半仙们都认为应该发起大军,去剿灭这些无恶不作的入侵者,却是说到最后,还是看向坐在那里,艳容绝世,但也呈出老态的花蕊宫主花含馨。

    花含馨扫视半仙们一眼,美目中有着威严,道:“有个古老传说,在我们的宇宙之外还有无数生灵,那里是万能的花仙主宰生活的地方。花仙主宰已不现世几百万年,无从得知这传说是真是假,既然有强者入侵,我们要谨慎待之,不然若有如花仙主宰一般的强大者进入,花蕊宇宙会被毁灭。”

    半仙们冷静下来,为此惶恐,其中一个两鬓皆白,面相俊逸半仙,道:“这该如何是好,总不能任由那群可恶的入侵者肆虐吧?”

    花含馨道:“我们先了解入侵者的底细,若是有仙,我们……只能认命,若只是与我们一般人类,那就坚决反击,全部杀了。”

    半仙们纷纷点头,心中还是惶恐,深怕真有仙进入花蕊宇宙中。

    花含馨看向那俊逸半仙,道:“花俊道,此事就交给你负责,务必探查出全部。”

    花俊道恭声道是,出了外来,率领二十个半仙,上百升仙境高阶界尊,乘坐一座百万倍速鸾辇,向着宇宙边缘处进发。

    半仙们散去后,花含馨飘飘欲仙飞至一隐秘处,拨开幻境进入一片花的海洋中,传来醒魄定神的笛声,悠然不绝。

    花含馨飞至一吹着玉笛的美丽白衣女子不远处,遥望花海,特别是那两株姹紫嫣红,亭亭玉立的鲜花,黯然自语:“彩骨花和玄丹魁都找到了,还有一株是什么花?为何前些日子还能感应到它的出现,正准备去寻找时,现在又消隐无踪了呢?我投胎转世至前世的躯体世界,寻找到前世遗留下来的升仙契机,却是无奈,费尽心血只找到两株,眼看寿命将近,该如何是好?”

    又转向白衣女子,道:“李思顽,催醒它们就靠你了。”

    李思顽停下吹奏,淡然看向她,道:“我希望你能遵守承诺,待到那日,放了我师父。”

    花含馨道:“放心吧!不过百多年,你们都要被传送出去,便是我也无可奈何。待我再寻到另外一株,只要你替我催醒它们,我完全可以提前放你们出去……”

    又叹道:“你们都是我重新升仙的契机,玉骨花和玄丹魁出现了,我也找到了你,可惜那最后一株不知名的花,我感应到,又失去了,不知何时能寻到啊!”

    李思顽轻声道:“你现在心邪,冥冥中自然会断你机缘,若是你心正,那契机一定会再次出现。”

    花含馨有些茫然,道:“是吗?可是我若不邪,那契机就能再次出现吗?”

    旋即摇头道:“不管如何,我便是用尽手段,都不会放弃,这是我唯一的希望。再去投胎转世,不知身在何方,这契机也绝不可能再出现了。”

    李思顽平静收回目光,又是悠然笛声响起,花含馨有些怅然若失站在那里,久久未移动。

    在花蕊宇宙某处,传来嚣张至极的声音:“奶奶的,你们不知我在宇宙中,能横行霸道吗!这里有这么多的星球幻影供我施威,就凭你们也敢来惹我?”

    李思念身影漂浮在真空中,显得那么高大,阴影笼罩住前方那些或死或伤强者,霸气无伦。

    他的面前足有两个升仙境初阶界尊,三十多原道境界尊,都是为他两轮星球幻影击杀击伤。在这宇宙里,他虽然不能真的横行霸道,却是能极为接近众多星球,曲泪星的力量威力更大,完全可以与升仙境中阶界尊抗衡。

    两个受了重伤的升仙境初阶界尊不得不带着残余几个界尊撤走,面带恨意,却又无可奈何,把这个小星球让给了李思念和伯求。

    李思念大手一挥,小星球上的无尽资源全部飞向他,为他收了起来。这星球上本来有一个原道境中阶界尊,还有三个更弱的界尊,却是无力相抗,只能眼看着资源宝物为掠夺,恨死这些外来的入侵者。

    伯求笑道:“少主,在这宇宙里,你确然是能如鱼得水啊!”

    李思念又是大笑,道:“那是,我娘传授的流星聚心法,已有她号令星辰神法的万一威力,再加上我的曲泪星,威力绝大,杀个升仙境初阶界尊跟玩似地。”

    忽然,目光一凝,只见远处飞来一座十万倍速船辇,忙道:“快逃,奶奶的半仙来了……”

    方才还意气风发,霸气绝伦的坑爹儿子,此时与他的忠诚老奴赶紧逃窜而去。

    那船辇上的一个半仙,诧异地道:“百万倍速船辇……难道是走方楼的人?”

    另一个半仙道:“不管他们是谁,这个小星球资源宝物都被他们掠夺,我们是捞不到了。”

    他们的背后有一个女婴圣,正是沈月丝,她已是认出前方是谁,却是没有说出来,望着那处,心中不由地浮现出另一个男人的身影,独自幽伤。

    李顽现在正面对数十强者,却是他暴轰一拳,就吓到了那领头的升仙境高阶界尊,全部呆呆地望着他收了星球,连带其上的另一个升仙境中阶土著界尊也收了进去。

    待李顽离去后,那升仙境高阶界尊心有余悸,疑惑地道:“剑辇?难道是那煞星?”520

    有一界尊问道:“什么煞星啊?”

    此升仙境高阶界尊叹道:“据说是流浪在荒外大界中的一个可怕强者,拥有超越境界的强大实力,曾灭了几个大势力,虽说那些大势力不值一提,却是现在连我也战不过他了啊!”

    其身后的强者们黯然,他们的无虚宗好歹是暴之界五大中等势力之一,现在连老祖宗都远远不是此人的对手,这煞星已是扬威到暴之界了。

    通过这个无虚宗老祖宗,暴之界许多强者都是知晓花蕊宇宙又来了一个煞星李顽,其实力很是暴强,还会诡异地收取星球。

    只不过,这并不是太引人注意,除了对能收取星球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之外,来此的强者们最关心的还是自己多多抢夺好处。

    五大中等势力是为天战宫,无虚宗,卷涡派,夺魄宗和玉女宗,俱是拥有一位升仙境高阶老祖宗,才能列入其内。

    象许族的许宗海才是升仙境初阶境界,远远排不上号,象他这种人就是纯粹的势利者,只对比他更强者谄媚,愿意理睬同等实力者,这才对那死鬼西门清巴结,对柴淑静能多说话,却是对在天罡宗势力很小的谭正浩就有些爱理不理了,当初对李顽则是更加轻蔑。

    其实,他原本并不愿意黄玄玉嫁给谭友新,只不过后来听说柴淑静在天罡宗地位有逐渐上升趋势,这才同意。

    此时的许宗海也来至花蕊宇宙中,很小心翼翼地抢掠,没办法,这里许多土著界尊比他还强大啊!

    这日,遇到一个比他还强悍的升仙境初阶界尊,他带来的族人死了一半,仓皇逃命。奈何这里的升仙境界尊人手一座百万倍速鸾辇,被追击的叫苦连天,恐惧之极。

    直待一个傲气的婴圣施展星球幻影,化为道道流星击杀了那群追杀的土著界尊,他的身边只剩下儿子许力还了,父子俩都是带着伤,狼狈不堪,乘坐的船辇也是被击爆了。

    许宗海对李思念就象见到爷爷般亲,哭着感谢救命之恩,大赞少年英雄了得啊!

    李思念为他一阵谄媚,极致地海夸,颇为飘飘欲仙,很是舒坦,看他还蛮顺眼的,同意他和许力还在自己的船辇上待着。

    其实,许宗海挺纳闷的,这位不过是道婴境初阶婴圣,就算快要升至道婴境中阶境界,怎么就那么强悍?真是可以与那煞星李顽相提并论,都是超越境界的实力,而且还都姓李,会不会是一家人?

    不过,他不敢问,先在这船辇上躲着,慢慢地摸底。

    这一路,李思念的嚣狂劲头吓着他了,一句句地狂语,动不动就是李家威霸再世,必要下界全部臣服,那傲劲,狂态,让这父子俩被震的一愣一愣地。人不仅话狂,行为也狂到极致,那是不服就战,战到你服为止,敢较劲的,那就是狠杀,绝不留情,杀人不眨眼。

    有次遇上一个升仙境高阶界尊,许宗海认出此人正是卷涡派的老祖宗,这位小狂爷也是丝毫不畏惧地杀上去,让许氏父子欲哭无泪,不得不跟着杀过去,怎么就跟着这么个主啊!

    战至酣时,许氏父子都是想逃了,偏偏这位小狂爷在身受重伤情况下,临阵升至道婴境中阶境界,实力更是强悍许多,杀了卷涡派的老祖宗,胜了这场战斗。许宗海是看出来了,感情这主是在战斗中修炼,越战越强,难怪不惧卷涡派的老祖宗呢!

    他是不知李思念的本命宝物曲泪星会吸收战气,混合冥冥中传过来的力量,炼化成更纯粹,品质更高,极为适合他修炼的灵气。战的越狂野,吸的战气越多,炼化的灵气就越多,让他的修炼更加快速。

    还好小狂爷不是没脑子,只要见到半仙,那就是有多远避多远,比谁都机灵。

    在花蕊宫某处幻境,那片花的海洋中,李思顽的悠扬笛声响彻在这处空间,彩骨花和玄丹魁越开越娇艳,越有灵性,快要诞生出灵识。神魂笛就有这个奇效,可以催生那类有潜力的万物灵识,能催的更加快速成长。

    在遥远的花神天中,蓝灵韵心有所感,自语:“为何我会有感应,曾经孕养的一粒种子要盛开了?”

    她的神念向着花蕊宇宙探出,可惜无法突破异灵的封锁,无法探明那里的情况。

    蓝灵韵又感叹道:“只有等待它生出灵识,我才能有所联系吧!自从我失忆后,便记不起一些遗失的宝物在哪里,上次是封仙台,这次是玄丹魁,都是难以寻回了。”

    而在另一处彩神天中,沈傲珊也正在疑惑中,自语:“这是我遗失的一道心血彩环吗?它似乎经过漫长岁月孕育,已是化为一朵花,快要生出灵识了……”

    闻听外面喊杀声,她又神情冷肃,道:“可恶的异灵,竟敢远程来骚扰彩神天,这次不杀个干净,岂能甘休。”

    她飞了出去,外面是彩虹世界,到处是光彩耀耀,许多彩神正与异灵战斗中。

    她的目光冷绝,施出一道道蕴含多彩波浪的力量,向着异灵们杀去,瞬间就灭了一大片。

    李顽纵横在花蕊宇宙的一处边缘,围着转圈,有着星图,他有目的收取星球,根本不怕跑偏路。他知道暴之界的许多半仙在向内里进发,那里虽然为吸量更大,能掠夺更多更好的资源,却是他只想收取星球,才一直游离于边缘处。

    因为他的收取,致使想在边缘地带混混的强者们很是无奈,没有资源可以掠夺了吗,只好也向着深处进发。

    只是这般一来,让他的名声更恶,谁能喜欢抢资源那么彻底的强大者,要不是战不过他,谁又会让他这么肆虐。

    二十年后,彩骨花和玄丹魁诞生出微弱灵识,同时李思顽感知到两道神念降临花海世界,她不知这两道神念是哪两位神,却是感到异常地亲切。

    而在神界的沈傲珊也是有着非常亲切的感觉,神念在李思顽身上环绕不停,道道彩环形成在她的周围。蓝灵韵对李思顽也有好感,神念幻化成鲜艳的花儿漂浮在她的四周,旋转不已。

    花含馨飞来,震惊地望着李思顽身周的奇象,彩环和花儿交炽在一起,形成奇大的恐怖力量,让她都为之心恐。偏偏李思顽面含笑容,目有温馨,根本不受这奇大力量影响,反而很是融洽,真是怪事。

    花含馨蹙着娥眉,就听有声音从玄丹魁中传来:“沈傲珊,你为何会有神念在此?”

    李思顽闻听,面色喜极,就又听到从彩骨花中传来熟悉的声音:“蓝灵韵……我遗失的一道心血彩环在此孕育出花朵,你为何又有神念在此?”

    蓝灵韵道:“我孕养的一粒种子遗失在这里,也是孕育出花朵。”

    沈傲珊道:“很是奇怪,我们的神念竟然会在此相遇,那么她又是谁?”

    蓝灵韵道:“不知,很熟悉,很亲切的一个人类,真的很奇怪啊!”

    花含馨按捺下心中的惊骇,此时道:“请问二位是神吗?”

    蓝灵韵的神念化作的花儿又至花含馨周围转了一圈,让她吓得不敢动弹,不知会发生什么事。

    蓝灵韵道:“只是一个半仙……卑微的人类,你没说错,我们是神,这里孕育了我们的遗失心血种子,才让我们得以来此。”

    花含馨又是恐惧,又是激动,道:“两位尊贵的神,这里有我孕育的彩骨花和玄丹魁,这说明我与两位有缘,我请求……你们能不能赐福给我,让我升入仙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