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9章 西京尚书,乌合之众

    『闻获贼夷,履及虏庭,分命骁勇,克敌制胜,如泾水一清,此功甚也。为其一。兵既克捷,更无死伤,咸思覆育,声教所覃,如春雨初泽,此功重也。为其二。敬孝惟德,晏於言行,仁为重任,安土靖民,如河海定波,此功伟也。为其三。』

    『大汉骠骑将军行三辅令凉陇益州统郡守雍并卫军都督持节加进比三公平阳侯斐潜斐子渊,器质冲远,风猷昭茂,戡翦多难,征逆讨叛,职兼军民,彝章载叙,遐迩属意,朝野具瞻,特进持节钺,同三公,节度三辅,协统并凉益如故。加邑千户,赐金辂一对、玉璧一双、黄金千斤、前后鼓吹六乐、剑旗三十。』

    『因机要繁委,成务殷积,庶政辗转,崤函迟缓,故特设西京尚书辅行台,骠骑所统三辅凉并益各地郡县令守,两千石、比两千石,三品武勋以及之下,悉委骠骑将军斐,先行断决,然后闻奏。所礼司具,以册时命。望骠骑将军斐,宇量凝邈,志识明德,朔远清馀,靖定遗寇,济世逋诛,克难振朽,护社卫稷,功参鼎业,中兴大汉。』

    『布告天下,咸使知闻。』

    为了赶快让斐潜这个『凶神恶煞』的家伙滚蛋,曹操推行斐潜的进封诏令的速度也非常快,虽然没有给斐潜个人加上什么特别高大上的官职和爵位,但是给了斐潜特意传达要求的那个职位,『西京尚书辅行台』。

    对于曹操来说,这或许是最好的交易,因为看起来给了很多权限,什么中两千石比两千石以及以下,三品武官以及以下等等,都可以由斐潜先行指派任命,但是实际上曹操并没有付出多少,因为即便是曹操不同意,难道各地诸侯不会私自分封么?曹操将这个特意写出来,也不过是从私自授予,变成了朝廷认可而已。

    只不过,对于斐潜来说,这一个『西京尚书辅行台』,比自己获得更好更高的爵位都重要,也就意味着自己可以正式以朝廷的名义,推行政令!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些斐潜准备推行的政令,在曹操等山东士族的观念当中,都是一些不能接受的事情,所以曹操等人或许也有一些想要让斐潜灭亡,便先让斐潜疯狂的意思,权柄给了,等着斐潜去作死……

    不费一兵一卒,可以等斐潜作死到人神共愤的时候,然后一篇檄文,一封诏令,就可以收回权限,同时可以鼓动三辅地方叛乱,说不得到时候轻轻松松就可以获得了关中的统领权利,就像是当年光武帝对待隗嚣一样。

    曹操在表述这些的时候,也等于是在刘协面前再一次阐明,山西和山东不一样的,如果刘协硬是要去山西,要和山东士族断绝关系,就等同于和当年的梁王刘永一样的下场!

    刘协沉默了。

    说起来,当下的刘协,略有一点婚前综合征。当然,这种病症不是每个人结婚前都会有的,这要看每个人的心态如何,心理承受能力如何。而且每个人的婚前综合症的表现也是不一样的。

    怀疑,哪怕前期觉得两个人相处再好,之前的甜蜜再多,到了临门的时候,总是会怀疑这个怀疑那个,配偶之前的表现是不是装出来的,配偶的家庭会不会接纳自己,自己的这个决定是不是太仓促了等等,怀疑一切,心存猜忌。

    恐惧,如果所怀疑的一切变成了现实怎么办?如果说那一边比这一边还要更差怎么办?自己有没有能力去应付这一切,如果真的要面对暴力,又应该如何处理,自己能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想的多了,也就未免会退退缩缩、临阵脱逃。

    在怀疑和恐惧之下,沟通就难免滞涨起来。

    一方面刘协希望得到斐潜的保证,但是一方面又觉得即便是斐潜保证了也没有什么用,同时光武帝是仰仗山东士族中兴大汉的,难道自己真的要和光武走不一样的路子,转投到山西士族的方向上?

    很显然,主动沟通这个技能点,刘协并没有点上去,亦或是也没有足够的经验值去点。在迟疑和恐惧当中,刘协沉默着,沉默着,在需要沟通的时候放弃了沟通,也就放弃了自己原来可能会有的一点机会……

    斐潜一丝不苟的拜谢,然后再也没有提及关于『迁都』的事情,开始准备撤军。

    『恭喜骠骑……』郭嘉拱手说道,笑呵呵的表情当中,似乎潜藏着一点什么其他的东西,『恭喜,恭喜!』

    斐潜哈哈笑了笑,将手中的诏书让黄旭收好,然后又跟荀攸确定了一些相关的事务,然后对着郭嘉说道,『奉孝不写封书信?以做辞别?』

    郭嘉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心安境亦安,何必报平安?随波逐流去,无喜无忧回。书信,不急一时。』

    『咦?』斐潜看了看郭嘉,『奉孝可是信佛?』郭嘉的这几句话,倒是有些看破的味道,也有些像是佛偈的模样。

    老子讲说:『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

    然后释迦牟尼也说:『法本法无法,无法法亦法……』

    似乎,嗯,这个,有些意思。

    『什么?新缶?』郭嘉愣了一下。

    『佛,非缶也。』斐潜笑了笑,说道,『身毒有民,所创之教。言浮屠,自明觉者、知者,对迷名知,对愚名觉,以应行者,罗汉,菩萨位,明觉古往今来,称为佛。以往生定今命,因今行定来生,缘和合生,缘灭即亡。嗯……大抵如此,奉孝以为然否?』

    郭嘉皱起眉头,琢磨了一下,然后瞄了瞄斐潜,『骠骑……以其为然?』郭嘉身为俘虏,但是也有些像是客卿的味道,所以言语之间,也不算是多么客气,也不需要。

    『啊哈哈……』斐潜笑而不答,旋即转到了另外一个话头上,『雒阳原有白马佛寺,乃明帝梦金人西去,后求得佛经沙门而建……长安之外,亦有其传人,名为……嗯,届时奉孝有暇,亦可一观……』那个僧人叫什么来的?斐潜话到了嘴边,结果就给忘了,想不起来。

    『佛……缶……』郭嘉念叨着,『缘和合生,缘灭即亡……击缶而声,弃缶而亡……骠骑可是觉得山东当下如缶一般?』

    啊?

    我这么说了么?

    斐潜略微愣了一下,好吧,就当做我说了罢……

    郭嘉摇了摇头,似乎因为斐潜的愣神而加强了自身的判断,继续说道:『自春秋,至秦汉,以经文明知觉行,以忠孝绳理衡法,生生世世,代代相传,旧缶前去,新缶继之,其可亡哉?骠骑此念,未免偏颇。』

    斐潜歪着头,看着郭嘉,忽然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郭嘉还有这些山东士族,这么不看好山西,不看好自己么?

    郭嘉也看着斐潜,说道:『骠骑是真不知,或是故不知?』

    斐潜示意郭嘉继续说:『知如何,不知又如何?奉孝不妨言之,且做酒资。』

    郭嘉顿时笑了出来,『可是蒲陶之酒?如此甚善!』

    斐潜点头说道:『看来某让奉孝同去长安,倒是错了,届时奉孝醉陨于杯盏之间,岂非某之大过?』

    其实斐潜一直以为历史上郭嘉在曹操之处英年早逝,多少是有些问题的,当然,也有可能是纯粹斐潜想多了。不过既然有缘分碰见了,那么斐潜也想皆这个机会让长安的张云等医师给郭嘉看看有没有什么隐疾,调养一二,就算是将来放郭嘉回去,说不得也可以让郭嘉多活上几年。

    再者,这一次的封诏,几乎就确定了山东和山西在大汉的名义之下的分割。但是分割并非斐潜的最终目标,所以依旧要有一个渠道将山西的变化传递到山东去,而作为一个聪明人,又有这样的几分交情,让郭嘉作为桥梁,间接的影响曹操,亦或是荀彧等人,或许也不失为两全其美的方法。

    当然,也有可能什么都影响不了……

    不过这个无所谓,因为有自然更好,就像是锦上添花,若是没有,斐潜也从来不会指望山东士族能够雪中送炭。

    『若可醉生梦死,亦无所憾!哈哈哈……昔日高祖居关中,然光武据冀豫,非其所欲,乃根本固原,以制天下也……』郭嘉哈哈大笑,捋了捋胡须,看了一眼斐潜。

    斐潜明白郭嘉的意思,点了点头,表示让郭嘉继续。

    『所谓根本,乃进退之道也。进可胜,退可守,方称基业。』郭嘉缓缓的说道,然后看着远方,『骠骑既以并北而起,当固山西,据函谷,守天下之要冲,此便为骠骑之根本也……然如司空……高祖之后,关内关外,光武之后,山东山西……骠骑欲山东之人曲从关中,岂倾覆百年山东之业哉?更有并雍之所狭闭,虽说关中沃土千里,然何如冀豫?若舍之而西,可容乎?长安陵邑,亦可变乎?虽说曹公当下,兵不力胜,骠骑甲锋锐坚,震动人心,然纵数城易手,其余千城万乡,骠骑又奈如何?』

    郭嘉也没有和斐潜客气,甚至也没有多做一些什么虚言掩饰,说的非常的直接,指出了当前的问题。

    斐潜默默听着,并没有立刻出言反驳。

    『多留兵,则力难克胜,少驻兵,则城郭不定,骠骑此时挟胜而归,正得进退之道也,若是时日持久,有乘虚寇暴者,则骠骑尚可安归乎?』郭嘉继续说道,『曹公征讨徐州,赏罚恩威,更留大将驻留,依旧不免兖州之乱,骠骑在外漂泊日久,关中并北汉中川蜀,各自山川阻隔,若是……呵呵,若是再加山东之人,惧而相结,共为表里,坚壁清野,以抵骠骑,届时攻之不拔,掠之无获,半月旬余,便是未战而自溃矣!且观昔日袁公路鼎盛之际,南北盟而东西据,麾下兵卒二十余万,然尽一战而败,便无处回旋,倾覆于须臾之间……』

    斐潜听着,点了点头。

    郭嘉说的这些话,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也有一定的水分,还有掺杂了一些毛刺,整体上来说,大概有五六分是实话,三四分是水分,然后一分潜藏的刺。

    『嗯……』斐潜沉吟了片刻,说道,『奉孝可知何为「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郭嘉皱眉说道,『盖言乌集蚁聚之辈也……骠骑莫非言山东乃乌合之众,无须忧虑?』看着斐潜并不像是多么骄傲的人,难不成得了新的诏书,就开始飘起来了?这算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郭嘉一时间也有些难以衡量。

    『哈哈哈……』斐潜朗声而笑,然后伸出手,在空中转了一个圈,说道,『山西山东,天下之民,皆为乌合也!』

    郭嘉不免有些疑惑,这说对手是乌合之众的常见,说自己也是乌合之众的,倒是郭嘉第一次碰见。『天下……皆乌合之辈?』

    斐潜哈哈笑着,点了点头。

    什么是乌合之众?

    但凡是人类汇集,就是『乌合』的开始。虽说可能会看清一部分乌合,但是一转身说不定就掉进另外一群乌合之中……

    个人的理性和智慧,难以在群落里面得到最佳的体现,相反的是残暴和疯狂,反而更容易在群体之中蔓延。就像是黄巾之乱,张家三兄弟也不见得不懂一些道理,但是最终黄巾还是走向了癫狂。这一类的事情,在历史上一再的重演,并且和普通民众的知识智力开发程度,并不一定成反比关系。

    郭嘉显然很难理解,不过斐潜也没有打算详细解释,因为这是一个比较抽象的概念。其实乌合之众并非没有天敌,当一个人类群落当中,利己者越多,以自我为中心的越多,便越是容易形成『乌合』效应,相反的,那么就会有强大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而在人群聚合的这个过程当中,『乌合』并不是固定的数值,而是上下波动的,所以谁最终掌握了直至底层的渠道,谁便可以在其中做出变化,改变人的思想,就像是后世太祖从上直下通入最底层的官方喉舌,奠定了最终胜利的基础。试想如果这种渠道被他人所控制,从小到大给与不停的灌输和调整另类的思想,那么成长出来的新一代……

    大汉在初期,上上下下都想要安定,想要统一,所以很自然社会就稳定发展,到了汉武帝时期,对于匈奴的恶感又形成了新的思想重合通道,所以也从上至下发动了对于匈奴的倾国之战。

    后来,显然对于西羌的态度想法始终不能统一,东汉这些皇帝怎样都没能平稳西域,到了汉灵帝的时候更是大爆发,内忧外患一起来。

    而现在,山东和山西的想法,显然不在一条线上。当然,就算是山西当下,也不见得是统一的,不过,这正是斐潜下一步要做的事情。

    『登高而远眺,有彻骨风寒,亦有绝美风光……』斐潜微微而笑,『奉孝可愿举步,随某登而观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