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0章 固有观念,自己以为

    整体上来说,关中,川蜀,上党太原三块区域,多少有些表里河山的意思,还算是不错,而汉中和陇右,一个是稍微小了些,另外一个则是荒凉了些,都不算是多么的好。并州也就是阴山之下还有河东区域,算是不错,其他的大部分地方都是属于没什么人烟的区域。

    所以整体上来说,斐潜的实际耕田的面积是比较狭小的,至少比起豫州冀州兖州这些地区来说小了很多。

    耕地面积小,所以能支持的财力物力人力就少,然后能爆的兵数量就少,加上对于文化知识的迷之自信,也觉得斐潜的这一片地盘,其实看起来似乎很大,但是实际上能用的地方不多,就如鸡肋一般,没多少肉。

    否则当年也不会在朝堂之上争论要不要放弃西凉了……

    这也是一般大汉人的观念。

    当然,这种观念也影响到了郭嘉。

    要改变一个人的观念,无疑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特别是要改变一个已经形成了的固有观念,简直就是难于上青天。

    所以,只让郭嘉自己看就是,其余的,斐潜也不说,权当郭嘉就是一个试点人物。郭嘉也不客气,在斐潜派的护卫陪同之下,晃晃悠悠到处乱转……

    首先郭嘉感到奇怪的,便是斐潜的这些兵卒的生活水准。

    这年头,一般兵卒的供给水准都不怎么高,所以大多数兵卒面有菜色,然而斐潜这些手下,虽然不能说每个人都面带油光,但是至少看起来基本上摆脱了病怏怏的有气无力的样子,待看了斐潜兵卒的饮食之后,忍不住的惊讶。

    听闻斐潜兵卒待遇好,但是毕竟听闻和亲眼见到,依旧是两回事。

    郭嘉是知道曹操兵马情况的,对于曹军一般部队来说,战时都不一定能吃饱肚子,更不用说非战之时了,而斐氏之兵,这么大的黑面饼,竟然一餐一人可以拿两个!即便这黑面饼是掺杂了些稗麦粗糠的货色,但是重要是分量十足,更重要的是竟然还有肉汤,加了盐的肉汤,一旬可以有两天喝肉汤……

    『骠骑待兵卒过厚矣……即便虎狼之兵,饱食亦慵,足用即懒,如此……真是……』郭嘉直摇头,自顾自的嘀咕着,也没有在意身后的护卫翻白眼。

    而斐潜听闻了护卫的报告之后,也只能是摇了摇头。

    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来,山东士族并没有将兵卒看成是人,而是看成是爪牙,是工具,就像是豢养猎狗一样,要半饱半饿的状态,然后打赢了胜战之后,就可以抢钱、抢粮、抢女人,弥补平日之累计下来的那些缺失,在花差花差之后进入下一个循环……

    是,饥饿策略也是一种策略,就像是后世很多企业也在用,对外营销,对内管理,但是并不是所有地方都用饥饿策略,同样饥饿策略也有不少的弊端,别的不说,光一个兵过如蝗,就已经足够形容这样的问题了。

    撇开郭嘉不谈,这一次斐潜亲率兵马,搞了这么一次武装大游行,除却对于山东士族的失望之外,有损失,也有不少收获。斐潜这一次动兵,起因很简答,但是也很复杂,从整体上来说,大体上效果还是不错。首先便是达成了示威的效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汉和匈奴的战争最终是大汉胜利的原因,导致大汉对于胡人大体上处于一个比较骄傲的状态,而且还保持了很长时间,直至当下依旧是如此,然后被五胡乱华所打破……

    所以对于斐潜之前所立的功勋,对胡人作战的那些成绩,大多数山东士族的观念之中就是,嗯,不错哦,还可以啦,但是甚少将斐潜的武力兵势等等看的非常重,是处于一个知道斐潜兵马比较强,但是具体多强,不太清楚的状态。纵然有太史慈的光芒四射,也依旧不能给这些山东士族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印象,因为在他们的想法当中,他们手下的兵马也可以打赢胡人的,所以,斐潜的这些边境上的功勋不错,也就是不错而已。

    当然,这也是一个事实就是了,毕竟历史上的曹操也和乌桓人正面肛过。

    因此才有了一连串撩拨斐潜的行为出现,甚至派遣人员进行刺杀,因为包括曹操在内的许多人,总是有这样的一个错觉,自己是可以对付得来的……

    一两年前,斐潜基本上就是忍了。因为那个时候四周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边境上也不是很安定,但是这一次,既然已经腾出手来,就没有必要继续忍下去了,思量了之后,就有了这样一次的示威性质的军事行动。

    武力展示之后,效果还是不错的,虽然说斐潜原本设想的一些附加的东西没有达成,但基本上来说还算是完成了整体目标。相信在这一次军事示威之后,必然没有多少人敢再来动不动撩拨斐潜了。

    对于山东士族的那些固有观念,有些意外,也有些在情理之中,这年头通讯水平的落后,信息传递得速度极慢,除了紧急的那些军情之外,很多信息都是慢吞吞的,甚至还有在路上直接就丢失了的……

    所以之前曹操想要遮蔽斐潜的信息,其实并不是很难,在豫州兖州之中捏造斐潜的谣言,也是信手拈来,毕竟不管是曹操的曹氏夏侯氏,还是荀氏陈氏,都是中原大户,家系源远流长,当地民众自然更倾向于相信曹操等人散布出来的消息。

    而现在,斐潜直达许县之下,这一路展示出来的东西,就不是曹操完全能够遮蔽得了,而民众之间产生出来的一点点怀疑的种子,说不得在将来就会有另外的用处……

    想到『用处』二字,斐潜瞄了瞄远处的杨修。

    虽然说要撤兵了,但是该带走的好处多少还是要带走一些,而这些东西转运起来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雒阳和阳城属于驻兵城池,除了军用物资之外,甚少有其他的东西,但是阳翟不一样,周边还有一些人口等等,但问题是斐潜并不想要因为这一些东西继续耽搁时间,那么或许交给杨修来处理,也是一个一举多得的事情?

    『德祖免礼……』斐潜笑眯眯的看着赶到了面前的杨修,说道,『此番德祖随军,建言献策,行文献虏,亦有功勋,如今某即归关中,此处么,虽说让与曹司空,然如何让……终是繁琐,思来想去,唯有德祖可堪大任!不知德祖可愿出任河南尹?』

    河南尹么,若是雒阳没有焚毁之前,算得上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重任了,就跟后世的京都市长差不多,虽然名为市长,但是实际上权限不小,影响力也不小。但是如今雒阳焚毁之后,在加上还有一些区域在曹操手中控制,所以实际上就小了非常多。不过名头依旧在就是了,就像是后世里面这个老总那个老总,一个房间里面都是老总。

    『兵卒么……』斐潜笑着,一副温和的模样,『降卒约有三千,某一概不取,皆留下就是……粮草器具、财货劳役么,此城之中也有不少……至于兵事,曹司空此番连战之下,想必不敢轻易而动,又有函谷太史将军一旁策应……德祖意下如何?若是不愿,也是无妨……』

    斐潜眯着眼笑。

    杨修背上的汗却滚滚而下。

    河南尹好当么?

    不好当,但是好当的斐潜会拿出来给自己么?显然也不可能。

    杨修知道,『若是不愿,也是无妨』,这八个字,可不是真的说是答不答应都无所谓,而是斐潜在表示过了这村就没这店,要是现在表示不愿意,那么就真的『无』了!

    如果当了河南尹,那么多少算是比两千石,也算是杨氏的一个新开端,但是同样的,如果在这个过程当中,遇到了一些问题……

    杨修沉默了片刻,低下了头,『蒙主公美意,修自当尽力!』

    斐潜点了点头,叫来了荀攸,让荀攸和杨修进行交接。

    荀攸微微看了看杨修一眼,也点点头,没有说一些什么,就开始将手头上的这些降兵和一些物资开始和杨修清点核对起来。

    斐潜现在手头上有新鲜出炉的诏令,可以直接分封两千石和比两千石的官职,所以,虽然说河南尹超出了斐潜的底盘管辖,但是问题不大。

    河南尹这个位置,有风险,而且还有很多后续的问题。斐潜知道,杨修也明白。斐潜也同样知道杨修明白,杨修也明白斐潜知道。

    因为蔡邕的原因,所以杨氏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还行,但是实际上斐潜和杨修都明白,这表面上的相安无事,不过是做给别人看的。杨氏要么就是慢慢的在斐潜之下,被一点点的掐断根基窒息而死,要么就是斐潜先行倒下,杨氏重新获得生机。

    原先杨氏别无选择,现在却多了一个,可以重新有一块区域,但是需要冒着风险,作为斐潜和曹操的缓冲区而存在……

    很显然,杨修选择了后者。

    『年轻真好啊……』

    斐潜看着荀攸和杨修告辞而去,也是笑了起来。杨修总归是没忍住,就像是历史上杨修也没忍得住不说话一样,或许杨修也以为他能对付得了那些问题,亦或是他以为他身后的杨氏能处理得了,就像是曹操一度以为可以对付得了斐潜一样。

    同样有着相同的想法的,以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的,不只有曹操,也不仅仅是杨修,或许连斐潜都有时候避免不了,就更不用说平常都在府衙之内,根本就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到了外界信息的荆襄刘表的婆娘蔡氏了……

    蔡氏一直以为刘表是在她的眼皮之下,是在她的控制之中,甚至认为刘表已然不行了,就没有几天的活头了,可是她一直都没有想到的是,她得来的这些信息,都是刘表安排出来的,特意表现给她看的。

    蔡氏只是起初的时候看着刘表进了斗室,随后便担心自己感染上了疫症,虽说天天请安,但是基本上都是在斗室之外晃荡一圈,没再进过室内。因此即便是蔡氏安排了人员进行把守,可是她从来都没有想到,她既然可以偷偷摸摸的安插人员,自然刘表也可以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安排自己的人。

    毕竟,刘表在明面上,依旧是荆州之主,而蔡氏的行为,只能暗中行事,而对于早就有一些心理防备的刘表,蔡氏所谓的隐秘之举,其实也并不算是多么的隐蔽。

    不过说起来,这一次,刘表的情况确实是比较危险,但是并没有直接致命,也没有蔡氏所以为的那么糟糕,尤其是刘表的人偷偷的找来了张机之后,病情就得到了控制。

    不过,也仅仅是控制。

    『使君,伤口已是收敛了许多……』张机查看完了刘表伤口之后,一边重新上药,一边低声说道,『某以金石激发本元,也不过是暂时抑制,仅能去标,难以去根……使君切记谨慎,若是再行崩疮,恐怕是……不过,某倒是听闻华佗医术卓然不凡,可去腐朽,肉白骨,若使君遇之,或有痊愈之机……』

    『华佗……』刘表喃喃的念叨着这个名字,然后说道,『有劳先生了……先生救命之恩,表没齿难忘……』同样让刘表没齿难忘的,不仅是这一场病,而是在病中蔡氏所表现出来的行为……

    张机人也不傻,谦虚了几句之后,也不多说什么,上好了药就静悄悄的在刘表护卫的带领下离开了,既没有问为什么刘表不能白天看病,也不问为什么每次都要偷偷摸摸的,完全就当做所有的事情都是正常的,所有的异常都看不见……毕竟既然不正常,必然有事情,而像这种事情,知道得越少,自己就越安全。

    刘表摩挲着一枚玉璋,背上的新药似乎带来一些凉意。

    『启禀主公……蔡将军已取江夏,不日班师……』

    『倒是快了些……』刘表沉吟着,然后将手中的玉璋递了出去,『速持此物,去寻文将军!』蔡氏以为所图无人得知,但是也不过是其自己以为而已,不过,刘表也以为自己所谋无人所知……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