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五十七章 吓跑

发布时间: 2019-07-28 12:16:20

    贵义被粗鲁地推出整都快要气炸

    阿光阿刀你两赶紧动手给我好好地教训下知死活臭小子!

    指着鼻子大吼着已经完全没之前风度和气势

    护卫凑到贵义身旁低声说:二爷小子狠角色我俩起动手恐怕也没把握对付得万要还帮手您可危险!

    贵义大吃惊没想到看起毫起眼农村穷小子竟然被自己带护卫么看重

    没怀疑过自己护卫忠诚性那么肯定真

    怪得小子敢么狂连都放心里原样底气

    贵义努力地平息着自己怒火恢复理智

    知道今天次过确实些冒失

    看看正双手抱肩站门口贵义冷冷地说:小子你别太得意如果你以为我只样话那错!我会让你知道绝对你可以得罪起!

    摇摇头:趁我没改主意之前赶紧滚蛋过会你算想滚也滚!

    二伯别信那套好好地教训教训!雪儿大叫起

    所中她最希望看到吃亏她也最能看清形势

    眼下所都已经看出两护卫没出手肯定原因搞好眼前农民隐藏厉害角色

    虽然心里感到震惊但没表现出

    毕竟大都精英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只雪儿还搞清楚状况瞎吆喝

    啪!贵义直接耳光抽自己侄女脸上然后转身离开

    我走!

    今天实些憋闷满腔怒火没处发泄只好发泄到愚蠢侄女身上

    过仇肯定要记头上点毫无疑问!

    其都跟着贵义离开只雪儿原地愣会随后也被她哥哥书榕给拉走

    短短几分钟本还嚣张无限走得都剩

    什么?干嘛?

    刚回到屋子里得面对嫂子和妹妹疑惑

    群脑残罢看别收获眼红想要分点好处别理

    虽然自始至终都没说出今天目但猜也猜得到

    主要还为断肠崖顶那大片药草呗还能什么?

    要说为那被打残伙报仇?明显像

    过群利欲熏心小罢

    给下定义

    吃过饭回自己房间休息而却赶回路上

    贵义甚至都等到回到里路上拨通父亲电话

    事情办得怎么样?老疾徐声音即使隔着电话也能够稳定心神

    没办成贵义敢所隐瞒直接把怎么没把和放眼里事情说出同时也说出护卫对于实力判断

    阿光真么说?老声音里多丝凝重

    阿光坐贵义身边老么问时候贵义开免提显然让亲自回答问题

    根据我判断那实力比我和阿刀两都要高上些整只怕只王大哥能赢得过!

    我知道老声音传过武力上敌过又能用别办法咱可正宗医商做事情还要走正道啊!

    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走正道?贵义皱着眉头还思索着父亲句话

    并笨很快明白父亲意思

    阿光咱今晚回仁怀县住下明天去白云乡转转

    好!阿光点点头吩咐下去

    贵义才终于放松下把整身子都靠宽大舒适靠背上脸上露出丝得意笑容

    还父亲高明啊!只过简单几句话直接把事情给解决

    用招那小子算实力再强恐怕也没办法吧?

    只要还想出云村住下去只能乖乖地捏着鼻子认现实

    要想认恐怕很难继续出云村混下去那么到时候断肠崖上药草还

    真没半点漏洞万全之策!

    第二天早压根知道已经被给阴到自己地头上

    出所料苟兄弟已经等那里

    你都还干活等什么呢?难道等我?对俩货态度并很好

    苟泽中和弟弟两都苦着脸脸哀求地看着双手也做出祈求动作

    行别干些没用赶紧干活只要些活都干完你好!挥挥手

    苟兄弟无奈只能又开始除草工作

    本兄弟俩已经打定主意今天会再

    但今早天刚亮俩都被自己嘴巴和喉咙处疼痛给疼醒醒之后发现又变得跟昨天样完全能说出也能吃饭喝水

    没办法只能起床到地头等着到

    才明白为什么昨天没表现出丁点必须让今天继续意思原她早知道今天早毛病会发作得

    想到点苟兄弟俩心里对恐惧又加深许多

    小子怎么蹲三年牢之后变得么可怕?

    还老老实实地听话熬过关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