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四百五十一章 一场好戏

发布时间: 2019-08-14 16:26:59

    赌约?

    一部分赔钱比较少,并没有那么悲痛的围观党们来了兴趣。

    因为他们来得比较晚,到看台上的时候,陆凡和陈少的赌约早已经说完了,所以他们压根就不知道还有赌约这么一回事。

    他们全都竖起了耳朵,想要知道,场中的那两个人到底打了一个什么赌。

    “赌约?”陈少顿了一顿,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算你运气好,我可以答应你,不再追究你们冲撞我的事情了。”

    说完,他就打算直接离开。

    至于掌嘴的事,他根本连想都没有想过。

    笑话!

    还有人敢在中海的地盘上让他自己掌嘴?

    就算是打赌,是否履行赌约也是要看实力的。

    陈少相信以自己的实力,根本就不需要履行任何对自己不利的赌约。

    可是,他还没走两步,就发现,本来离自己挺远的陆凡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陆凡朝他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

    陈少突然觉得身上有些发冷,他有些害怕,虽然他也不知道他在怕什么。

    “看来陈少的记性有些不太好,需要我来帮你回忆回忆十来分钟之前发生的事情了。”

    陆凡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一只手,一下子抓住了陈少的衣领,把那家伙给揪到了自己的面前。

    “你要干嘛?”陈少的跟班被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眼前的小子竟然敢直接动手。

    “我告诉你,快点把陈少放开,你知不知道陈少是什么人?你现在已经是到了悬崖边上,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终身的事情!”

    他大叫着威胁陆凡,想要试图救出自己的主子。

    因为他很清楚,如果主子真的出了问题,眼前的这小子肯定是死定了,而他也会承担十分严重的后果,那绝对不会是他想要看到的。

    陈少本人却没有丝毫慌乱,只是冷冷地看着陆凡,那表情,就好像在看待一个死人一样。

    “小子,从你对我动手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死了!”他轻轻地说道。

    “呵呵。”陆凡无所谓地笑了一声,然后一下子就把陈少给掼在了地上,用他的脸来摩擦地面。

    他并不是一个崇尚暴力的人,他很不喜欢不管遇到什么事,都用暴力来解决问题。

    可是现实是十分残酷的,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难题,都是一顿打就可以解决的,如果不行的话,那就两顿。

    所以陆凡也是没有办法,只能采用暴力的手段,当然,他也不会不告诉别人他使用暴力的原因。

    “其实我是想要帮你擦擦脑子的,毕竟你的记性这么差,只是那样的话,后果可能会有些严重,所以就先这样试一下吧。现在,你记起我们的赌约了吗?”

    陈少一开始是没打算挣扎,他是真的没想到陆凡竟然敢打他。

    抓他的衣领和动手打他,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件事。

    抓他的衣领顶多只能算是冒犯了他,赔礼道歉赔钱这样的方式,还是能够解决的。

    可是打了他那就是身体伤害了。

    对于敢伤害到陈家人的人,陈家可是从来都会采取雷霆万钧的手段铲除掉的。

    如果说,陈少一开始说陆凡死定了只是威胁的话,那么现在,他的心里已经可以确定陆凡一定是死定了!

    陈家绝对不会放过这小子的!

    不过心里想归心里想,陈少目前面临着最大的问题是,他的脸正被人按在地上摩擦。

    生理和心理的双重疼痛,让他简直都快要无法忍受了。

    他想过要挣扎,要反抗,可是从他被按下去之后,他的整个身体都仿佛失去了力量,完全不受控制,一点力气都用不出来。

    场边围观的那些人们看到陈少竟然被人按在地上摩擦,全部都是愣住了,几秒钟过后,他们直接就炸了。

    谁能想得到,在中海,竟然还有人敢对顶尖家族的大少出手?

    这简直就是找死啊!

    陈家,那是好惹的吗?

    在中海,根本就没有几个人敢对陈家不敬,也没有人敢得罪陈家,因为得罪了陈家的人,现在都已经不见了。

    围观党们也都是在中海混了几十年的家伙,每一个人都是见识不凡,可是,他们苦苦思索,竟然都不记得,上一次有人对陈家人动手,是什么时候了。

    无法找出比对的样本,但是他们还是坚信,陆凡一定会受到陈家最残忍的报复,搞不好连个全尸都留不下。

    好久都没有过什么热闹可看了,这会突然来了这么一出,每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反正这件事不关他们的事,他们却能够掌握到第一手的资讯,至少在半年的时间内,他们出去喝酒都不会愁没有牛吹了。

    就算是刚刚赌马输掉一百万的人,这会也终于从郁闷的情绪中走出来了。

    输掉一百万确实是让人心疼,但是能够看到陈少被人按在地上摩擦,这可比得到一百万来得更加劲爆。

    所有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死死地盯住陆凡和陈少,生怕漏过任何一个细节任何一个动作。

    还有几个甚至都掏出了手机开始录像,他们要保存好这值得纪念的一幕。

    汤予曦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快要停止了。

    她完全不明白,陆凡这次来中海,怎么就突然化身为一个惹祸精了?

    前天在金轩,他打了林家第三代唯一的传人,还打伤了林家的一个管家以及黄家的一个第三代。

    现在,他又把陈家的一位重要成员给按在地上摩擦。

    短短两天不到的时间里,连续得罪了中海市的两大顶尖家族,这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以后大概就再也不能来中海了吧!

    汤予曦在心里盘算着。

    如果陆凡能够快速逃走的话,或许还能够躲过陈家和林家。

    可是她这两天都是和陆凡一起出现,肯定会被人给记住,以后再想来中海,搞不好就会挨了闷棍。

    所以,是陆凡惹祸她遭殃了?汤予曦对自己得出的这个结论感到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