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五百四十三章 吃饭的资格

发布时间: 2019-08-18 13:46:41

    凉山宗规定的是只有特定的几个家族门派可以在这里吃饭,但是他们并不能保证凉山宗的弟子能够认全那些家族门派的人。所

    以,他们就用身份令牌作为饭票,只有出示了身份令牌,才能够打饭菜。不

    过因为那几个家族门派到饭堂吃饭的并不是特别多,负责打饭的凉山宗弟子也基本上差不多都认识了,现在看到十分眼生的陆凡和秦未央,自然就有些警惕。在

    他看来,这大概又是两个不知道规矩或者知道规矩想来混饭吃的人。对

    于这种人,他这些年见得多了,也懒得理会,只要他们能老老实实地回去,就无所谓。不

    过,要是这两个人以为他们真的能够在这里混到一顿饭的话,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我们是秦家的人,没有给我们发什么身份令牌。”陆凡说道。“

    没有身份令牌?那就是没资格在这里吃饭了,赶快回去吧!”打饭的弟子很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就好像在赶苍蝇一样。

    “你!”秦未央有些不高兴,正要说点什么,却突然被人给打断了。

    “未央,你来这里吃饭吗?”一个身材高大,相貌英俊的年轻男子从旁边走了过来。

    “方浩,你也来了?”秦未央看到那个人,似乎也是吃了一惊。“

    是啊!”方浩显得很兴奋,“我早就听说你会来参加这次武者大会,所以这段时间才会拼命努力,终于也达到了门派参加武者大会的要求!”“

    你们参加武者大会还有什么要求?”秦未央有些纳闷地问了一句。

    方浩顿时更加兴奋了,他好像一直都在等秦未央问他这句话。

    “对啊,我们门里,想要参加武者大会,实力必须达到实炼境才行,我没日没夜地修炼,终于才在上个月,达到了这个标准!同时也成了门内三十年来最年轻达到实炼境的弟子!”

    陆凡听了这番话,很有些感慨。

    这门派家族之间的差距,可实在是太大了。

    像秦家这种家族,想要找一个能达到内家巅峰的武者,都必须借助外援。而

    于家那样的,来的人基本上最次也得是接近内家巅峰级别的,实炼境有五个。到

    了这个叫方浩的门派,那就更了不得了,想要来参加武者大会,实力最低要求竟然是得达到实炼境。

    由此可见,这个门派的实力,比起于家那样的家族来,还要强出许多。

    “你们可真是厉害啊!”秦未央似乎也想到了这些,很有些感慨。“

    这算不了什么。”方浩得意地笑着,“你是来吃饭的吗?不过凉山宗的饭堂可不会对你们秦家开放,要不要用我的身份令牌吃?”说

    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金属牌子,那大概就是他的身份令牌。“

    不用了,你的令牌自己用吧。”秦未央摇了摇头。“

    未央,你跟我还这么客气干嘛。”方浩一脸跟秦未央关系很好的样子,“我把身份令牌借给你,也还能有别的办法吃饭,你要是不用我的身份令牌,大概就只能白跑一趟了。”

    秦未央的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

    这方浩说的话似乎都是对的,但是语气里流露出的优越感,却很让人不爽。当

    然,他也有一些优越的资本,毕竟他是大门派的弟子,又是三十年来的第一天才,年纪轻轻才二十多岁,就已经达到了实炼境。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优越的资本。可

    是,跟身边的这个人比起来,这些又算得了什么?秦

    未央看了静静地站在自己身边的陆凡一眼,在心里摇了摇头。陆

    凡的来历实力现在对她来说,还只是一个谜,但是无论怎么想,肯定都要比这个方浩要强得太多了。

    可是,有谁见过陆凡在别人面前嘚瑟地炫耀什么呢?

    “放心吧,我跟凉山宗的人关系不错,就算不用令牌,也是可以吃饭的,你就用我的令牌吃吧,要不然你可要饿肚子了!”方浩见秦未央没说话,又继续劝道。

    他对秦未央,一直都是很有些想法的,这次在这里见到,当然要拼了命地显示自己的能耐。“

    这个……”秦未央又看了陆凡一眼,想要得到一个指示。方

    浩见女孩总是看陆凡,心里顿时就有些不爽了:“这位是谁?是你本家的哥哥吗?恕我直言,他恐怕是没办法在这里吃饭的,凉山宗规定,一个令牌仅限于一个人吃饭。”说

    着,他又沉吟了起来:“不过,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和凉山宗的人关系不错,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给我一个面子,通融一下,我也不敢保证。”

    说完他就站在那里看着陆凡,脸上写满了“来求我啊,快来求我啊!”

    实际上,正如他所说,凉山宗定下的规矩是死的,可是人是活的。像

    他们这些大门派的子弟,互相之间都会有些沟通,谁还没几个朋友,偶尔带几个朋友过来吃吃饭,也没有谁会为难他们的。

    所以,方浩很自信,只要秦未央求他,他就能把这两个人的早饭都给安排了。

    安排个早饭算不了什么,但是在这种地方,却是身份地位的象征,也让他很有优越感。

    陆凡笑了笑,没有说话。秦

    未央却是要帮他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好朋友陆凡,他是我请来帮秦家参加武者大会的……”她

    的话还没说完,本来一直冷眼在旁边看着的凉山宗打饭的弟子却突然有一个很大的反应。他

    之前一直都是拿着个勺子站在那里,可是听到秦未央说陆凡名字的时候,手里的勺子一下子没拿稳,直接掉在了粥锅里,溅起了一大片粥。“

    怎么回事?”方浩为了显示自己的能耐,皱起眉头严肃地问道。

    可是凉山宗的那个弟子压根就没理他,而是从餐盘后面饶了过来,走到陆凡面前:“您就是陆凡?跟秦家一起来参加武者大会的陆凡吗?”

    还没等陆凡回答,他又连忙着急地说道:“您早说您是陆凡,我就知道了,您看这事闹的,您可以随便来这里吃饭,绝对没有任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