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五百六十三章 狂喷的方浩

发布时间: 2019-08-19 09:25:41

    但是,看到雪京那十分不善的眼神,方浩就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他是逃不掉这些酒的。

    这就是胡乱说话的下场!喝

    就喝吧。方

    浩又开始给自己倒酒,一碗一碗地喝下去了。

    他的酒量确实是很好的,即使是连续不停地喝这么高度数的白酒,也没有一下子就撑不下去。但

    是人总是有极限的。方

    浩如果正常喝酒,有菜吃,而且不这么急的话,他的极限是八斤五十度的白酒。换

    算成六十八度的烧刀子也得有个五六斤。

    但是喝得这么急,情况可就大不相同了。

    方浩又连喝了三碗之后,终于是受不了了。

    虽然他现在表现得还没有特别失态,但是和对面那个看起来就像是没事人一样的陆凡比起来,那可就差得太远了。

    他知道,无论如何,他都是没有可能喝得过陆凡了。那

    还不如干脆认输算了,省得自取其辱。

    这会,他早已经把他在比试之前说的那番就算是赢不了,也能让陆凡不好受的豪言壮语给抛在脑后了。

    “我认输了!”

    方浩的认输没有让人意外,在差距太大的情况下,果断认输,反而可以被看做是一种识时务的表现。

    就算是松鹤,虽然脸色不太好看,却也没说什么。虽

    然徒弟没有兑现之前说的话,但他也不能硬逼着徒弟喝吐血啊!

    基本上所有人都认可了方浩的认输,只有一个人例外。“

    认输了?这就是说,故意骗我喝酒呗?”陆凡显得很不满意。

    理论上来说,比喝酒这个玩意,是应该双方一起喝,然后有一个人喝得不行了,另外一个人就算是赢了。

    这样,无论是谁输谁赢,两个人喝的总酒量,是差不多的,也还算公平。但

    是,眼下的这场拼酒却不是这样。

    方浩虽然认输了,他喝的酒量,却要比陆凡少了太多。陆

    凡喝了至少有五斤白酒,而方浩,满打满算,也就只喝了三斤。

    这就很容易让人觉得,他这是在用一种鸡贼的方式,骗对方多喝酒。这

    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当然是为了后面的两场比试了。在

    场的人哪个不是人精?被陆凡这么一提示,就顿时觉得自己领悟了八卦门的龌龊想法。

    先派个人上去,骗陆凡多喝酒,然后等他喝醉了,八卦门自然就能顺利地赢下后面的比试了。现

    在陆凡没喝醉,那是因为他酒量大,你随便换个人,喝五斤高度白酒试试,看还能不能继续后面的比试?想

    通了这一点,不少人对八卦门就都有点鄙视了。

    玩阴招本来就是你们的问题,现在玩阴招还想要一点代价都不付出,这是把别人都给当成傻子啊?更

    何况,你们八卦门几十个高手,各有所长,对方就一个人,这个优势,怎么想都是天大的,就这样,你们还要玩阴招?

    可是,大家心里鄙视归鄙视,却没有一个人说出来,得罪人的事,没有人愿意干。

    “不知道凉山宗对这件事怎么看?这可不符合你们一向公正的立场啊。”陆凡又看向雪京。雪

    京没有办法再保持沉默了。

    他在心里当然也是十分鄙视八卦门的,而且他对方浩,也是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的看不上,但是凉山宗跟八卦门到底还算是关系不错的友派,必要的面子总还是要给一点的。

    所以,他本来打算装一回傻,等着八卦门派出第二个挑战的人,然后直接宣布第二场比试开始。可

    是谁想到,八卦门的人不知道是脑子被驴踢了还是怎么回事,半天都没有点反应,而陆凡又直接问到他的脸上了。

    既然没法装傻,那就不装了。

    雪京脸一板:“你说得有道理,八卦门的人如果想要认输的话,必须喝到和陆凡同样的量,然后才能认输!”

    既然八卦门的人不能迅速做出反应,那就只好让你们吃点苦头了。

    方浩一听,脸色当时就苦了起来。他

    本来就已经是强弩之末,靠着不错的内劲压着,才算是压住了胸腹间那奔腾的酒意。现

    在还要让他继续喝下去,那他恐怕是真的要丢大人了。“

    师父……”方浩只能看向松鹤,期待师父能够帮他说句话。

    但是松鹤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帮他说话?方

    浩吃苦,是他一个人吃苦,可是如果他不喝了,那就是整个八卦门的人丢脸了。

    松鹤还是要维护八卦门的整体利益。

    “方浩,既然雪京兄都这么说了,你就继续喝吧,至少达到他们的要求,才能认输。”

    师父都这么说了,方浩还能怎么办?他只能继续喝下去。

    他又慢腾腾地给自己倒了一碗酒,艰难地送到嘴边,痛苦地开始喝。可

    是,他是真的已经到了极限,新的一碗酒刚开始喝,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喝到一半的时候,他就再也无法压制体内酒精的奔腾了。“

    哇!”方

    浩嘴一张,一股热浪翻腾而起,直接从他嘴里喷射而出,就像是会吐水的葫芦娃一样,好不壮观。但

    是在场的人都没有兴致欣赏这份壮观,每个人都忍不住后退了几步。尤

    其是离方浩比较近的那几个人,甚至都捂住了鼻子,连忙躲避,生怕沾上一点。

    这股味道,确实是十分呛人。方

    浩吐出一口之后,知道大事不好,就想拔腿撤退。

    继续留在这里只能继续丢人,还是赶紧跑掉比较好。

    然而,刚只踏出一步,胸中的冲动又起,又是一口黄白之浪喷出。

    “麻痹的!”这

    一次,有几个人甚至都骂了起来。因

    为方浩之前想要离开,挪动了两步,方向也变了,所以,他朝着的人也变了。这

    感觉就好像是,他故意转身,对着这几个人狂喷一般,也难怪人家会要骂街。

    方浩顾不得跟人争辩,他也没有脸跟人争辩什么,他现在只想要赶紧离开。可

    是,他走几步就吐一滩,好端端的一个练武场,竟然被他给祸害得酒气熏天。“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看着方浩离开的背影,雪京冷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