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五百六十七章 笛子

发布时间: 2019-08-19 13:10:35

    所有人都知道,松鹤的实力很强,即使是在全场这么上百近千人中,也绝对可以算得上是有数的几位高手之一。但

    是,他和陆凡比起来,恐怕就要差了一些。毕

    竟上一轮,在那个小圈子里,松鹤带上八卦门的另外两个厉害的高手,三人联手,想要对付陆凡,却被陆凡一个人,轻松地逼出圈外。

    虽然算不上是正式交手,但是无论是谁也能看得出来,陆凡的实力,恐怕是要在松鹤之上的。这

    一点,松鹤自己不会看不出来。能

    看出这些,却依然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而且还是在最关键的第三位出场,这也说明,他还是有一定勇气和把握的。毕

    竟,八卦门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松

    鹤要是输了,这场公正决斗,他们就全输了,他们辛辛苦苦获得的奖励,就将会全部归秦家所有。

    虽然因为陆凡的存在,让他们在这一次武者大会上损失惨重,获得的奖励也不会太多,但是有奖励总是比没有强。

    更何况,就算是自己没奖励,也不能把这份奖励落到对手的手里啊!所

    以,人们都很期待,松鹤会用什么办法来对付陆凡。

    被这么多人盯着,松鹤看起来也是有些凝重,没办法,八卦门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如果他这一次不能赢的话,麻烦可就大了。他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从身后,拿出了一样东西。

    所有人看到他拿出的这个东西之后,全都愣了一下。

    就连雪京,也是有些迟滞:“松鹤兄,按照我们的规矩,你的这个笛子,可不在能够比试的范畴之内。”

    原来,松鹤拿出来的,竟然是一根笛子!

    那么,按照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的原则,如果松鹤提出来的比试项目就是吹笛子的话,确实是很难评判。就

    算是十分专业的音乐评判家,评判出来的结果也不一定能够服众。

    毕竟艺术这种事,谁能说得准呢?雪

    京自己就更加不愿意做这个评判了。他

    对音乐根本就是一窍不通,哪里能分得出好坏来呢?

    “没关系的雪京兄,即使是笛子,也是能很容易分出输赢的。”松鹤倒是淡定了不少。底

    牌既然已经亮出来了,那也就没有再迟疑的必要了。

    对于笛子这个乐器,他还是下了一些功夫的,这是他的一个个人爱好。

    但是,绝大多数武者,大概都没有练一门乐器这种爱好。人

    的精力是有限的,哪有人能什么都精通呢?陆

    凡在武道上已经展露出了惊人的实力,还那么能喝酒,就连围棋,也是十分精通。这

    三样,都是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练习的,不要以为喝酒就不需要花时间,喝醉了睡觉浪费的那不是时间吗?

    一个人能在这三个方面都做得相当出色,而且年纪还这么轻,那么,他应该是不会再有其它特长了吧。

    想到这里,松鹤的心里也是安定了不少。

    “毕竟会和不会,区别还是很大的,不光雪京兄可以轻易做出判断,就连在场的朋友们,也可以轻易得出结论。”

    他对笛子很有信心,不光是他在这上面下过苦功,还是因为,笛子是一个很难学的乐器。曾

    经有人做过一个十大最难学的乐器排行榜,排名第一的,就是笛子。

    其他的乐器,不管多么复杂,最基本的想要让它发出声音来,还是不难的。可

    是笛子不同,你要是掌握不好技巧,甚至连想要吹响它,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绝大多数人,连这个第一关都过不去,更不用说后面的学习了。这

    也是松鹤的倚仗。

    他能够吹出悦耳动听的音乐来,而对手,却压根都吹不响,到底谁输谁赢,还不是显而易见吗?

    “可是,这种结果容易出现争议啊,不符合我们公正决斗的规则。”雪京还是有些犹豫。即

    使是他觉得高下立判可以轻易做出决定,别人却未必会这么想。他

    们凉山宗召开武者大会的根本就是绝对公平,公正决斗又是要求公平中的公平,所以,像之前那种比喝酒比围棋的,结果能够让所有人都信服,这才是他们能接受的。而

    音乐这种东西,或者说艺术这种东西,想要找茬实在是太容易了,甚至还有人说某某不入流的歌手实力堪比周杰伦,这你上哪说理去?雪

    京生怕会遇到这种争议,哪怕只有一个人有质疑,对凉山宗来说,也是不愿看到的。“

    放心吧雪京兄,我怎么会让你们难办呢?如果出现争议,那就算我输好了!”松鹤不得不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他这也算是以退为进了。

    如果他不放出这种极其有利于对方的条件,那么,雪京大概是不会允许接下来这场比试是比吹笛子的。

    比别的,松鹤更没有把握,还不如比吹笛子了。

    他相信,在场的众人虽然绝大多数都不怎么懂音乐,但是好听和不好听,他们应该还是能分出来的。

    而且,对手都未必能吹响笛子,说不定直接就败了。最

    难的乐器又岂是浪得虚名?“

    你觉得呢?”雪京拿不定主意,转头看向陆凡。

    虽然松鹤已经把条件降到很低,他还是不敢轻易做决定。

    但是如果陆凡都同意的话,他身上的压力就会小许多了。

    “我觉得没问题。”陆凡十分轻松地点了点头。

    他的态度,也让在场的很多人心中都是一惊,尤其是松鹤。难

    道这小子,连笛子也十分擅长?

    不过松鹤很快就把这个念头给赶出了脑海。怎

    么可能呢?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种乐器,那小子怎么就偏偏擅长吹笛子呢?除

    非他根本就不是人!到

    了松鹤这个程度的武者,信念是很难动摇的,他既然决定了要比吹笛子,那绝对不会因为陆凡的一个表情而丧失信心。

    “那就开始吧。”他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就把笛子横在了嘴边。

    一阵悠扬的笛声响起,瞬间传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