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五百六十八章 我不会,但是她会

发布时间: 2019-08-19 14:05:39

    松鹤在笛子上,确实是下了不少功夫,他吹的这首曲子,确实是很动听。

    尽管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吹的是什么曲子,但是不少人都随着节奏点着头,显然是已经被带入了曲子的意境之中。

    几分钟后,一曲终了,还有些人感觉到有些意犹未尽。

    作为武者的他们,每天都沉浸在练武之中,有的时候,来点音乐,对他们的精神世界,也算是一种放松。就

    连雪京,对于这一支曲子,也是大为赞赏:“想不到松鹤兄竟然还有这样的本事,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雪京兄谬赞了。”松鹤拱了拱手,算是致谢了,然后就转头看向陆凡,“接下来该你了,你需要借用我的笛子吗?你会吹笛子吗?”

    陆凡咧嘴一笑:“借用你的笛子就算了,我确实是不会吹笛子。”

    他的话音刚落,全场一片哗然。大

    家之前都以为,陆凡既然会那么痛快地答应松鹤要比试吹笛子,想来对这个东西,应该也是有一点把握的,至少应该会吹才对。

    怎么现在竟然大大方方地承认不会了呢?这

    不就等于是送对方赢?难

    道这小子是八卦门派到秦家的卧底?可

    是这世界上,哪里还有这样的卧底?秦家又怎么值得八卦门派卧底呢?

    秦世杰听到这话,也是大惊失色。

    他本来都已经胜券在握,甚至在考虑他能够在这次这么丰厚的奖励中捞取多少好处的时候,突然听到陆凡说不会吹笛子,顿时就慌了。

    陆凡要是不会吹笛子,那么秦家的公正决斗可就失败了!

    公正决斗失败了,可是要把自己一半的奖励送给对方啊!虽

    然走到了这个份上,即使是一半的奖励,也远比秦家以前能够获得的奖励要多得多,可是谁又愿意把自己到手的奖励吐出来呢?

    秦世杰一时间,心里百般滋味交集,不知道说什么了。

    “既然你不会吹,那这一项挑战,就是我们赢了。”松鹤的语气听起来依然十分平淡,但是他那一挑一挑的眉毛,却出卖了他激动的内心。终

    于靠着自己力挽狂澜,扭转了局势,他如何能够不激动呢?就

    连雪京都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松鹤的说法。

    陆凡不会吹笛子,那么这一场挑战,就是八卦门赢了。

    这一次的公正决斗,陆凡表现十分惊艳,连败八卦门两人,可是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真是可惜啊!

    雪京心里还感到有些遗憾,没能亲眼见到一次公正决斗成功。

    陆凡却又笑了起来,笑得十分开心,完全没有功亏一篑的感觉。“

    松鹤先生平时不怎么看电视吧?”

    “嗯?”松鹤一愣。

    他确实是不怎么看电视。不

    光是他,在场的绝大多数老一辈武者,包括雪京,也包括其他门派家族里年龄大一些的,都不怎么看电视。

    在他们的世界里,压根就没有接受过现代社会中的高科技产品。除

    了手机确实能够带给他们一些方便之外,其它的像电脑电视空调之类的,他们压根都懒得理会。

    可是,眼下的比试,跟电视又有什么关系呢?只

    有在场的年轻武者们,心里面突然有些发毛,他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他们只知道,眼下的事情,似乎可能存在转机。

    “这跟电视又有什么关系,这一场是我赢了,那么公正决斗也是我们八卦门赢了,雪京兄快点宣布结果吧!”松鹤心里也有一丝慌乱。他

    必须亲耳听到最终结果的宣布,才能够彻底安下心来。“

    别着急啊。”陆凡依然笑得很开心,“你不看电视,所以有些事你不知道也很正常。我虽然是不会吹笛子,但是秦家,却有一个会吹笛子的人。”

    “谁?”松鹤连忙问道。“

    就是她!”陆凡转过身,一指秦未央。

    从武者大会开始,秦未央的存在感就一直都非常低,她的实力,就算是在秦家,也是最为低微的,所以,她平时都不怎么说话出头,只是默默地跟着陆凡。但

    是眼下,在秦家最关键的时刻,陆凡却把她给推到了前面,她能够接受这样的考验吗?秦

    未央表现得极为淡定,即使是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脸上,她也没有半点紧张。笑

    话!她

    可是一个国际级的巨星啊!

    别说在场这千把人,就算是上万人在台下欢呼,也不能对她造成任何影响。

    “她会吹笛子?”松鹤却是不认识秦未央,他从来不看电视,又怎么会认识这位世界级的大明星呢?

    他只是看到秦未央的年纪也不大,只有二十来岁,心里放松了不少。

    要知道,他练笛子可是练了有三四十年了,虽然因为天赋限制,一直都没有练到多好,但也不会太差,普通人没有个几十年的水平,根本没法跟他相比。眼

    前的这个女孩,不过就才二十来岁,就算会吹笛子,也不过就学了几年顶多十几年而已,跟他比起来,还是差了太多。

    “当然。”陆凡点点头,“去年好莱坞有一部大片,其中有一段笛子独奏,就是秦未央亲自表演的,并没有使用替身或者直接放伴奏!”“

    那又如何?”松鹤反问道。什

    么好莱坞什么大片,他根本就不懂,他也不认为,这点事对他会有什么威胁。“

    未央,让松鹤先生看看你到底能如何吧?”陆凡笑道。

    “好的。”秦未央点了点头,然后就像变戏法一样,不知从什么地方,变出了一根晶莹剔透的笛子。

    她的这根笛子似乎是用玉石打造的,光看卖相,就要比松鹤的那根强太多了。“

    华而不实!”松鹤冷哼一声。秦

    未央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开始了自己的吹奏。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别的原因,她吹的曲子,竟然就是松鹤刚刚吹过的曲子。

    这支曲子也算是一支名曲,许多笛子演奏家,都曾经吹奏过这支曲子。

    然而,从秦未央的笛子里响起的这支曲子,却和松鹤刚刚吹过的那支曲子,似乎又有些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