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五百九十七章 陆凡请客

发布时间: 2019-08-20 19:03:55

    “难道你还想要让我跪下来求你喝?”大汉冷笑道。

    周围还有几个人也笑出了声。他

    们的笑声中,都充满了讥诮。

    无论是谁,不吃敬酒,大概就只能吃罚酒了。因

    为他们都对敬酒的那个人有信心。

    “没错。”陆凡却仿佛没有听到那些讥诮的笑声。大

    汉脸色一变,不过随即就大笑了起来,另外的几个笑声也变得更大了一些。他

    们都觉得他们见到了一个疯子,而疯子总是不会太长命的!

    “不过,你就算跪下来求我喝,我也不会喝你一滴酒的。”陆凡也笑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大汉不笑了,他的脸色阴沉得可怕。

    “当然不知道。”陆凡却依然在微笑着,“我连你是不是个人都不知道,又怎么会知道你是谁呢?”

    “你找死!”大汉大怒。他

    一把把酒杯给摔在了地上,然后张开五指,抓向了陆凡的脖子。

    他的手很大,比旁边赵茜的脸还要大上许多。他

    的手指关节很粗,手上还有不少厚厚的茧子。任

    谁都看得出来,无论是谁,被这样的一只手抓住了脖子,都不会太好受的!可

    是大汉却很清楚,只要是被他抓到脖子的人,就绝对不会不好受。死

    人是不会不好受的!

    黄立虎勃然变色,一下子就从座位上站起来,就想要冲过去拦住那个大汉。可

    惜他的位置稍稍有一点远,他的速度也慢了太多,无论怎么看,他冲过去的时间,都足够那大汉抓住五次陆凡的脖子了。赵

    茜也被吓得浑身都抖动了起来。

    她见识过陆凡出手,但是那一次对付的还是普通人。可

    是这一次的这个大汉,却无论怎么看都绝对不是普通人!赵

    茜很想要大声尖叫起来,她的大脑已经下达了这个指令,只是她的嘴巴却没有执行。

    因为就在她即将尖叫的前一秒,陆凡已经出手了。

    他就坐在那里,身子都没有动,只是轻轻地抬起自己的右手,抓向了大汉的大手。

    他的手并不大,只是普通的大小,比起大汉的大手来,差了太多。

    他的速度看起来也并不是很快,远远不像带起风声的大汉那么凌厉。

    可是,陆凡的手还是赶在了大汉抓到自己脖子之前,抓住了他的手。“

    咔擦!”

    大汉的手被折成了一个普通人想都没法想象的角度。

    陆凡的手看起来并没有怎么用力,就好像是折火柴一样。可

    是他折的并不是火柴,而是一个宽大粗厚布满老茧的大手。

    大手和火柴,在他的手里,似乎也没什么区别。

    折完之后,陆凡就收回了手,坐在那里,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呼!”黄立虎重重地出了一口气,又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大汉还算硬气,硬是咬着牙,一声都没吭。但

    是,无论是谁,从他额头暴裂的青筋和黄豆大的汗珠,都能看得出来,他现在一定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骨头都断了,这痛苦怎么可能不大?但

    是他还是忍下来了,抱着自己的断手,跑回了自己之前的座位。

    他这么一退,另外那几个也站起来想要过去找陆凡麻烦的人,也都悄悄地退了回去。

    一切就好像从来都没发生过一样,可是所有人都很清楚,他们绝对不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你看,我没有骗你吧。”陆凡看向黄立虎,“别人想要请我喝酒,都是十分困难的一件事。”“

    你没骗我。”黄立虎慢慢地点了点头。

    “所以,你现在可以请我喝一杯了吗?”陆凡又继续问道。

    “我不请!”黄立虎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他

    又怎能不知道陆凡的意思?

    可是他清楚,他绝对不能把陆凡给拉下水。

    这是他的事,就让他一个人处理好了,就算搭上命也无所谓。

    陆凡叹了一口气,似乎是显得很无奈。

    他正想要继续说点什么,黄立虎却已经站了起来,似乎是想要离开这个酒吧了。

    看到黄立虎要走,周围的那些人们也都紧张了起来。

    他们本来不需要紧张,可是他们现在没法不紧张。因

    为现在比之前,多了一个陆凡!

    “唯一可以请我喝酒的人却不肯请我喝,可是我还是想要喝酒,该怎么办?”陆凡突然开口问道。他

    问的人是赵茜。赵

    茜显然是没有想到自己会突然被问到,好在这个问题不难,她很容易回答。

    “你还可以自己买酒喝。”“

    可是喝酒这种事如果没有请客的,岂不是很无聊?”陆凡依然在叹息着。“

    你不让别人请你喝,那你能不能请别人喝呢?”赵茜问道。

    她觉得,如果陆凡一定要请客的话,可以请她喝一杯啊!“

    说得好!”陆凡一拍大腿,似乎是很为这个答案感到满意。赵

    茜被吓了一跳,她实在不觉得自己刚才提出的,是一个能多么让人拍大腿的答案。“

    我请客,这个酒吧里所有人我都请。”陆凡大声喊道,“除了那个家伙,他不请我,我就也不请他!”他

    指着黄立虎的背影。他

    说话的神情,好像他就是这酒吧的老板一样。

    不过周围的那些人们,却似乎并没有太把他的话当成一回事。他

    们的注意力全都在黄立虎的身上,有好几个人都站了起来,似乎是想要跟着黄立虎一起出去。

    “我请人喝酒的时候,谁不喝都不行,不喝醉也不行!”陆凡缓缓道。

    他的声音听起来并没有多么宏亮,却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所

    有人都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这句话。

    多么霸道的话!

    但是话说出来,听不听却在于他们!那

    几个站起来的人已经朝着门外追去,因为他们看到,黄立虎已经出了门。如

    果不赶快追过去,只怕会让黄立虎跑掉。剩

    下的那些人们也都纷纷站了起来,准备跟上去。“

    砰!砰!砰!砰!”跑

    得最快的几个人还没有跑到门口,就已经全部都被弹了回来。其

    他人们似乎也都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全都不动了。

    “我说过的话,可不想重复第二次。”陆凡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口,冷冷地扫视着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