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五百九十八章 请客与付钱

发布时间: 2019-08-20 20:11:35

    “你不要别人请你喝酒,为什么要请别人?那又有什么不同?”之前被陆凡折断手的大汉突然大声问道。他

    确实是一个十分硬气的人,手都被人给直接折断了,也没有吭一声。而

    现在,在所有人都不敢质问陆凡的时候,他又是第一个站出来质问陆凡的。就

    冲着这一点,他也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一条硬汉!“

    这个问题问得好。”陆凡走到了他的面前,“要是有一条狗请你去吃屎,你吃不吃?”大

    汉勃然色变:“我当然是不会吃了!”陆

    凡笑了起来:“我也不会吃,但是我会喂狗!”听

    到他的话,所有人都显得极为愤怒,但是没有一个人再敢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或声音。陆

    凡两次出手,已经显露出了绝对的实力。那

    份实力,让他们这几十人都没有半点信心。

    实力不如人,就算别人当着你的面骂你是狗,你也只能忍着。

    赵茜觉得自己总算是看懂了一些。她

    觉得陆凡和刚才离开的那个人应该是朋友,他到这里来,应该就是听到了一点什么消息,才会特地过来的。而

    这里其他的人们,显然跟刚才离开的那个人有着不小的仇怨,如果不是陆凡,他们只怕早已经把那个人给活撕了。

    只是,那个人却又为什么一直要拒绝陆凡的好意,不肯接受陆凡的帮助呢?

    赵茜完全不懂。陆

    凡却懂。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是不愿欠人太多人情的。

    欠人情太多,恐怕这辈子都会还不上!

    黄立虎就是这样的人。他

    被陆凡救过好几次,他没有办法允许自己再被陆凡救一次,他宁愿直接去死!更

    何况,黄立虎知道,他要面对的敌人无比强大,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

    他不能把任何人拖下水!黄

    立虎只能选择离开。

    他知道,来找他的人,不会让他这么轻易就死掉。本

    来在那个酒吧的时候,那些人已经拥有了杀死他的能力,他也没有打算做什么反抗。但

    是那些人却都没有动,只是围着他。黄

    立虎知道,他们是想要折磨他,一点一点地折磨他,直到把他给折磨得不成人形,然后才会收走他的性命。到

    底是怎样的仇怨,才会让他们如此凶残?黄

    立虎摇了摇头,朝着南方走去。

    陆凡的家在县城北边,所以他不会往北走,他希望自己能够离陆凡远远的,这样才会不至于拖累到这个朋友。

    黄立虎并没有想过自己能够逃掉,他知道,他无论怎么走,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在那些人的监视之中,等到他们玩够了,自然会出来。酒

    吧里,那些人们已经几乎都喝醉了。

    他们这二三十个人,在短短半小时内,已经喝掉了至少十箱洋酒还有数不清的啤酒。

    陆凡却还一直在催着酒吧的服务员们上酒。

    “可是,这酒钱该怎么算?”酒吧的经理几乎都快要哭出来了。他

    们之所以不敢不上酒,是因为他们看到陆凡出手的凶狠,凡是违逆他意思的人,都会被狠狠地揍一顿。

    可是,要是不收钱,他们亏的钱也就太多了。这

    些酒不算卖价,就光是成本价,也已经达到好几万了。

    这本来是他们至少一个星期的销量。“

    放心,我们可不是会不付钱的人!”陆凡安慰他。“

    我们?”赵茜问道。

    “是的,我们。”陆凡点点头,然后就看向之前要敬他酒的那个大汉,“你说对不对?”大

    汉的酒量很不错,已经喝下了三四瓶洋酒,却似乎还没有完全醉。“

    你是什么意思?你请客难道要我来付钱?”他瞪大了眼睛,舌头也已经变大了不少。

    酒是怂人胆,喝了这么多的酒,他的胆量似乎也变大了不少。至

    少在刚才,他是绝对不敢这么大声冲陆凡说话的。“

    别这么说,这些酒都是你们喝的,难道不该你们付钱?”陆凡轻笑着,好像是在说一个理所当然的道理,“你看,我一杯酒都没有喝,无论如何,这钱不应该由我来付。”“

    可是你说过请我们喝的!”大汉当然不是在乎这点钱,他在乎的是这口气。“

    没错,我是说过请客,但是我可没说过要付钱!”陆凡冷笑道。“

    你知不知道,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吃霸王餐的人,只要有人敢在我面前吃霸王餐,我一定会打断他的四肢,然后把他给扒光了丢到外面去!”大

    汉没有再说话。

    因为他发现,这个年轻人没有打算跟他讲理。或

    许,陆凡讲的是另外一种道理。

    谁的拳头大,谁就是道理。

    “没想到你竟然也有这样的一面。”直到出了酒吧,赵茜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

    想到那些凶神恶煞的人被陆凡给治得服服帖帖,她就感觉有些不太认识身边的这个人。不

    过想一想,似乎又没有什么问题。毕

    竟他们在蓉城的那一晚,蓉城地面上最狠辣的张老汉,也是被陆凡给折腾得很惨。他

    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不是吗?“

    每个人都有很多面,这没什么好意外的。”陆凡淡淡道。

    他上了车,发动起车子:“我先送你去酒店,你就在那里等我。”

    赵茜知道,陆凡是要去办事,他要办的事,应该就和刚才的那个人有关系。一

    个聪明的女人应该知道,在男人要去办正事的时候,她们最好不吵不闹,就乖乖地等着。黄

    立虎的脚程并不慢,靠着用腿走路,他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竟然走出了十多公里。他

    的身体素质很好,走了十多公里,似乎也没有感到有任何疲惫。

    他只想离仁怀县远一点,离自己的家人朋友远一点,离陆凡远一点。

    在有人不让他走之前,他都会继续走下去。

    他现在走到了一个类似于乱葬岗的地方,这片地方不知道是哪个村子的坟地,一个个圆圆的坟头显得特别恐怖。

    等我死了,也会待在一个这样的圆坟里面吗?黄

    立虎想道。

    “这个地方不错,等你死了,刚好也可以给你堆一个圆坟,那样你就不会有什么遗憾了。”一个声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