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六百零三章 陆凡回家

发布时间: 2019-08-21 01:41:39

    姚修终于逃掉了,开着他的吉普车,带着他另外两个也被陆凡打伤的伙伴,以及其他没敢露头的伙伴一起逃掉了。

    当然,他们能够逃掉,也是因为陆凡并没有要把他们全都留下来的意思。这

    里虽然是乱葬岗,他却并不想把那些人都埋下去。

    陆凡目送姚修的车子远去之后,转过头,却发现,黄立虎正以一种非常奇怪的表情看着他。

    “我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会知道我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呢?”刚

    才陆凡最后对姚修说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他才知道,他一直都当做心中最大秘密的事情,竟然早已经被陆凡给知道了。

    黄立虎搞不清楚这是为什么。

    要说陆凡在暗中调查他,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他

    对陆凡来说既没有用处又没有威胁,调查他干嘛呢?这

    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所以,黄立虎干脆直接问了出来。“

    这重要吗?”陆凡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那个问题。他

    刚认识黄立虎的时候,当然是不知道后者以前那些事的。但

    是,他有他获取消息的渠道,有些事就算他并没有想要知道,也会自动传入他的耳朵里。

    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秘密,无论是活人还是死人,都守不住秘密。“

    是啊,确实不重要……”黄立虎摇了摇头。

    他也看了出来,陆凡并不想说这些。既

    然不想说,那他也就不问了。反

    正他早就已经下定决心把命都给人家,命都可以给人家,还要管别的干嘛?

    调整好心态的黄立虎不再纠结,跟着陆凡一起回了县城。来

    的时候他是靠着双腿走来的,回去却是坐着车。

    陆凡是开着他的路虎追过来的。

    回到县城之后,黄立虎非要请陆凡喝酒不行。“

    你下午的时候不是说让我请你喝酒吗?那会我犯傻了,没请你,现在我想要纠正这个错误。”陆

    凡看时间太晚,就算今天连夜赶回出云村去,也肯定会打扰到家里人的休息。

    所以他干脆留在了县城里喝酒。他

    们俩这顿酒一直喝到了后半夜,不知道喝了多少瓶。期

    间,黄立虎喝多了,多次表达自己以后惟陆凡马首是瞻的忠心,都被陆凡给插科打诨带过去了。他

    救黄立虎,并不是想要得到一个小弟。

    而且,他要是真想要小弟的话,黄立虎还不太够格。第

    二天上午陆凡醒得并不早,起床后,他带着赵茜开车回村。

    路上,赵茜又紧张了起来:“你嫂子和妹妹会不会不喜欢我?”

    “拜托,她们喜不喜欢你,又有什么关系?”陆凡翻了个白眼。

    “你只是在我们家借宿一段时间,又不是要嫁过来。”“

    哦!”赵茜的情绪明显低落了不少。

    陆凡故意装作没有看出女孩的心思。这

    种事讲究的是两情相悦,而不能剃头挑子一头热,不管热的这头是男方还是女方,都不行。陆

    凡不是种马,不可能谁要跟他好他都要。更

    重要的是,就算他想要,暂时也是不行的。按

    照老头子的说法,在他的神农经突破下一层之前,绝对不能破身,否则必将遭到严重反噬。

    陆凡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他没有尝试的必要。路

    虎的性能很好,很快就开到了出云村。

    陆凡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把车给开到了出云制药厂。

    他想要看看出云口服液现在的生产情况怎么样了。

    然而,当他把车子停在了制药厂的院子里之后,没有听到想象中的机器轰鸣声,也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整个厂子竟然好像完全没有人一样,寂静无声。“

    这就是你们那个口服液的厂子吗?怎么感觉好像没有在生产?”赵茜下了车之后,也是十分好奇。她

    是从生意人的家庭里出来的,从小就耳濡目染了许多东西。

    她很清楚,一个正在开足马力生产的工厂,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按照父亲的说法,出云口服液目前的市场需求很大,那个厂家应该二十四小时不停连轴转生产才行,怎么能像这样感觉空荡荡的呢?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咱们过去看看。”陆凡朝着一间厂房走了过去。以

    他的耳力,当然早已经听出来,厂里并不是没有人,而是所有人都集中在了后面的一个车间里。

    那个车间正是出云口服液包装的流水线,不知道人们都跑到那里是要干嘛?

    陆凡带着赵茜绕过了一片厂房,来到了那个车间,推门走进去。

    果然,车间里站满了人,穿的全部都是出云制药厂的工作服。

    那些人们正围在一起,不知道在看什么。

    不过他们都没有大声说话,顶多只是站得相近的人彼此之间窃窃私语几句而已。

    陆凡并没有直接走过去,而是一下子爬到了旁边的一根柱子上。他

    知道,就算他走过去,想要从人群里挤进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至少会弄出不小的动静来。

    他现在需要的,是先了解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大家会都聚集到这里来。

    站到柱子上,居高临下,陆凡的视野顿时宽广了许多。他

    已经看到,在人堆的中间,刘芸汤予曦米贵仁等人都站在那里,甚至连久未谋面的周晴也站在那里。在

    他们的中间,一个人躺在流水线的传送带上,一动不动,就好像死了一般。

    但是陆凡是什么眼力,他一下子就看出来,那个人根本就没有死,他只是躺在那里而已。

    不过,那人的身上似乎确实是带着病。

    虽然离得太远,陆凡也不能直接确定那人有什么病,但是他能看得出来,那人的生机并不旺盛。搞

    不好,恐怕还真的是要死人啊!

    就在这时,人群里的米贵仁开了口:“老吴啊,我不是说过,你的病厂里可以帮你解决全部医疗费吗?你干嘛还不赶紧去医院看病,却要躺在这里呢?”

    “光给我治病就行了?这些工友们呢?”那人身子不动,嘴却是没有障碍。

    “我要求你们必须出钱给全部工友们检查身体,看看他们有没有得和我一样的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