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六百二十二章 驾校报名点

发布时间: 2019-08-21 20:26:18

    “驾照问题?怎么解决?”苟泽中愣了一下。

    在他的印象中,想要拿到驾照,只能去驾校里学习,没有别的路子可走。现

    在不比以前了,驾照还可以花钱买或者怎么样的。

    现在学个驾照,就算你花再多的钱,也得需要投入一两个月的时间才行。

    可是看陆凡的口气,好像随便就能解决驾照一样。

    苟泽中实在是不知道,打算怎么解决。

    “当然是去找个驾校,报名学习了,还能怎么解决。”陆凡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

    “好吧。”苟泽中发现自己还是想多了。陆

    凡毕竟也只是人不是神,不可能连这种事都能轻易解决的。

    两个人开车来到了镇上,现在驾校比较多,基本上每个镇都有驾校,至少也有驾校的报名点。

    白云山乡是穷乡,学车的人就不会太多,自然也就不会有正规的驾校。

    这里只有一个红星驾校的报名点,然后在报名点后面的院子里,有一个小小的练车场,白云山乡所有想要学驾照的人,全部都是在那里学的车。现

    在是临近寒假的时候,学生还没开始来报名,干活的人就更没有收工了。

    所有这个报名点还算是比较冷清,只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坐在一张桌前,眼睛盯着电脑,正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剧。“

    我们要报名学驾照,找谁?”苟泽中进门就喊了起来。

    女人眼皮一抬,然后就不屑地笑了:“这不是狗杂种嘛,怎么,你还有钱学驾照?”

    苟泽中的这个外号,其实是挺响亮的。

    在陆凡回乡之前,他不仅仅是出云村有名的无赖,就算是在整个白云山乡,也挺出名的。当

    然,他的无赖在外村人那里,一般都不太好使。

    毕竟别人一来就是半个村子的人,而出云村却没有几个愿意帮他的。就

    在这种不利的局面下,苟泽中依然发挥着自己一不要脸二不要命的精神,撒泼打滚,用比泼妇还泼妇的手段,为自己闯下了不少名声。很

    多人都知道,出云村那个穷地方有个叫狗杂种的穷逼,又穷又不要脸。驾

    校报名点算是一个消息灵通的地方,在这里的女人,当然不会不认识苟泽中。当

    然,他们的消息灵通也是有限的,毕竟出云村没什么人学驾照,所以他们只知道出云村这半年来修了路,不知道现在出云村已经比以前有钱多了。所

    以,这女人看到苟泽中跑到她这里,一进来就嚷嚷,心里顿时很不高兴。就

    你这个无赖穷逼还想学驾照?我看是想要跑来碰瓷讹钱吧!女

    人一边嘲讽着,一边还偷偷发了条信息出去。

    她再怎么目中无人,也只是一个女人,面对两个男人还是处于劣势的,还是得赶紧叫点人来才行。苟

    泽中已经很久没有被人叫做狗杂种了。以

    前的他,即使被人叫在面上,也不会太生气。至

    少他的心里是不会太生气的。毕

    竟那都是生活所迫,他也没办法,只能耍点无赖了。可

    是现在,他在出云村,几乎都能扮演大半个陆凡代言人的身份,在收菜方面,完全就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连刘芸都不会插言。至

    少在出云村里,已经没有人再敢不尊敬他了,见了面要么喊中哥要么喊泽中的,谁还敢叫狗杂种?现

    在贸然被人这么一叫,还是当着陆凡的面,苟泽中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他

    可是有钱的体面人,哪里还能这样被人羞辱呢?“

    你这是什么态度?怎么一上来就骂人?我怎么就不能有钱学驾照了?”苟

    泽中梗着脖子喊道。“

    行了苟泽中,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清楚?”女人似乎也知道自己失言,没有继续再喊狗杂种。

    但是她的语气依然是十分不屑的。“

    你知不知道学个驾照要多少钱?就你的那点家底,全都当了也未必能够我们驾校学费的!”正

    常情况下来的都是客,女人本来不应该这样嘲讽。

    但是谁让来的是苟泽中呢?女

    人在心底认定,这狗杂种是绝对不可能有钱学车的,他来,肯定是有什么阴谋。说

    起来,这也要怪苟泽中以前做的事太不入流,名声太差了一些。

    但是别人也不能不让他重新做人啊。

    “学个车能有多少钱?我现在有钱,我就要学车!”苟泽中就是一个想要重新做人的好人,他现在有钱,希望能够改变在别人心中的形象。

    “算了吧,省点钱吧。”女人却丝毫不愿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你有这点钱,家里多吃几顿肉,多喝几顿酒不好吗?干嘛非得来我这跟我较这个劲呢?我这也是为你好,真的,快走吧!”苟

    泽中都快要哭出来了。他

    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顾

    客一心想要花钱消费,但是卖方却推三阻四的不让。

    这可真是世界上的一大奇观。

    就连陆凡,也被搞得有些哭笑不得。这

    事你说要怪吧,肯定也不能全怪那个女人。

    那女人显然不会对每一个进来想要学车的人都是这种态度。这

    世界上根本就不可能有这样做生意的人。她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态度,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苟泽中以前的人品名声太差了。几

    十年挖的坑,不是几个月说填就能填上的。可

    想而知,在以后的日子里,在白云乡,苟泽中依然会是一个被人重点防范的人。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陆

    凡只好亲自出马了:“我们这次过来,确实是想要和你们商量学车的事情,也不光是老苟一个人,还有我们村的其他人。”“

    得了,别废话了。”女人显得很不耐烦了起来,“你们想要学车,但是我们不想教,行不行?就你们那穷村子,还能有好几个人一起学车?简直是在白日做梦!”她

    压根就不相信陆凡说的话。

    看来出云村给人穷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啊!“

    行啊,既然你不给我们在这里学,我们就只能去别的地方了。”陆凡也没有办法,他总不能强逼着别人教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