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六百二十八章 又来了一个

发布时间: 2019-08-22 02:34:27

    现在就连李泽,都开始怀疑,这个年轻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了。提

    出找别的驾校合作的是你,现在惹毛其他驾校让他们全部退出的还是你!

    你到底打算要怎样?

    李泽突然很后悔摆了这个饭局,他本来只想好好地装个逼,可谁知道,最后竟然会落得这样一个结果。

    现在逼没装到,他的经济利益,也有可能会受到巨大的损失。

    他和陆凡的合同上可是写着,如果不能在过年之前保证一定拿到驾照的数量,学费可是要打一个很大折扣的。早

    知如此,他还不如让陆凡回去,然后自己跟其他几个驾校校长商量把这事给定下来了。

    只是事情到了这一步,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还是得赶紧想想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大家都别冲动,本来是我们所有人可以一起共赢的事情,可千万别闹得谁都讨不了好啊!”李泽这个农民出身的泥腿子连共赢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可见也算是被逼急了。

    “共赢?你没看到人家有多大气嘛。”葛校长冷笑了起来。

    “我们这些人要退出,人家可是都说了没问题的。”“

    确实是没问题啊,反正我只要村里人都能拿到驾照就行,至于是你们教还是别人教,对我来说都没问题。”陆凡淡淡道。

    “还想要拿到驾照?简直就是在白日做梦!”葛校长不客气地嘲讽了起来,“你知不知道,考驾照的时候,每一批都要有一定的失败率,而这失败的名额放在谁头上,都是可以操作的!”显

    然,他是准备把失败的名额,全部都操作到出云村的村民头上。

    让出云村的人全部通过他做不到,但是使点手段,让他们多挂几个,还是很简单的。“

    这事你就能决定了?”陆凡问道。“

    当然!我跟市车管所那边关系很熟,我打过招呼,他们总要给点面子!”葛校长傲然道。

    考驾照都是全市组织统一考试的,能做决定的,只有市车管所。

    葛校长最大的依仗,就是跟车管所方方面面的关系,不管是县里还是市里,他都有很不错的关系。

    这是八州驾校没法比的。所

    以,尽管红星驾校的教学质量比不上八州驾校,但是在考试通过率上,却是一点都不低。

    葛校长很有这个自信。这

    时,一个粗犷的声音突然响起,伴随着这个声音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胖老头推门走了进来。

    “哎哟,是谁跟市车管所关系那么熟?也介绍我认识认识啊!”他

    说的话全都是玩笑的意思,但是葛校长几个人看到他,却都不禁变了脸色。

    “钟校长,您老人家来仁怀县,怎么不通知我们去接呢。”葛校长当先迎了过去。王

    校长和张校长也跟着在一旁附和着。

    就连李泽也凑了过去,不过他明显比不过另外三人,只能陪着干笑。这

    一切,都是因为,来的这个人身份并不一般。葛

    校长管这个人叫钟校长,是因为这人也是一个驾校校长。不

    过他并不是仁怀县的驾校,而是连海驾校校长。只

    看这个以地方命名的名字,就已经足以证明,连海驾校有多牛逼了。仁

    怀县这四大驾校,可没有一个敢起名叫仁怀驾校的。连

    海驾校之所以会这么牛逼,完全是因为它是一个公办驾校,也就是说,它是公家的身份。

    所以能以地方冠名,也就不足为奇了。因

    为公家人的身份,所以钟校长是吃死工资的,论收入,他比起仁怀县的这四大驾校校长来,要差得多了。可

    是那又怎样?

    钟校长可不仅仅是一个驾校校长这么简单,这只是他的兼职,他本身还是车管所的高层。有

    这个身份,他无论走到全市哪个地方,至少在面对这些驾校的时候,都会高高在上的。不

    过现在钟校长却没有半点高高在上的意思,他扫视了一下几个人,然后目光就放在了唯二他不认识的两个人,陆凡和苟泽中身上。

    “请问你就是陆凡先生吗?”他小心翼翼地问道。这

    两个人,他还是选择了相对年轻,看起来也顺眼一些的陆凡。

    好歹也是五十来岁的人,钟校长这点眼力还是有的。葛

    校长三人顿时都震惊了。他

    们没想到,钟校长过来,竟然是来找陆凡的!这

    小子跟钟校长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能让钟校长在明显不认识他的情况下主动找过来?这

    真是一个越想越让人害怕的事情。就

    连李泽,也是受惊不小。

    因为他很清楚,葛校长那三人是他请来的,但是钟校长绝对不是!他

    心中还有些忐忑。

    既然陆凡能找到钟校长,那么这笔生意,搞不好会没有他们八州驾校什么事了。

    八州驾校难道还能和连海驾校抢生意?“

    钟校长你好,我是陆凡,感谢你百忙之中抽空过来,咱们坐下边吃边聊吧。”陆凡笑着说道,完全没有半点惊讶的神色。

    他没有理会那几位驾校校长的小心思,依然是非常平淡地对待这件事。

    “陆总你好你好。”钟校长的脸上堆满了笑,“你的事米总已经都跟我说过了,我这次过来,就是帮你解决问题的。”他

    的态度之客气,让另外四位校长都大为震惊。同

    为校长,他们什么时候在钟校长的脸上看到过这么亲和的笑容?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

    只是,看着陆凡和钟校长两人坐在桌前相谈甚欢,李泽也在一旁小心地陪着说话,本来都喊着要走的三位校长,又硬着头皮留了下来。、

    他们很清楚,他们现在要是走了,一定会被钟校长给记住。这

    个险他们不能冒。陆

    凡当然看到他们坐了下来,却没有说什么。

    以他的身份,要是和这几个家伙计较,那就是太小肚鸡肠了,这种事,应该有专门的人去做。苟

    泽中自然是心领神会,他知道,他能有得罪人的机会,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拥有得罪这几位驾校校长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