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六百三十六章 换了你也不行

发布时间: 2019-08-22 10:21:55

    陆凡完全没想到,塔木竟然能直接追着他们来到阿里木会所来。但

    是孙海的表情却说明,他对这一切早已经了如指掌。看

    来还得加强一下对这些人的认识啊!

    “塔木先生也是阿里木会所的会员吗?”陆凡问道。

    “我本来没打算是,但是认识了你以后,我也是了。”塔木亮出了一张十分豪华的会员卡。陆

    凡知道这家伙是什么意思。他

    一定以为他们俩就是阿里木会所的高级托。现

    在确实是有这种高级托,本身也很有身份地位,被人请到各种高级会所去消费玩耍,借他们的身份,吸引其他人到会所来。事

    实上,阿里木会所的至尊会员,基本上都可以算作是托,要不至尊会员为什么都是赠送的呢。

    陆凡这个托已经起到了作用,至少是为阿里木会所吸引来了塔木,而塔木,自然又能够吸引一大批人来。

    “你们的会员卡办好了吗?如果办好了,我们就去喝一杯吧。”塔木邀请道。

    陆凡和孙海同意了。

    至少他们现在扮演的是托的角色,就必须像托一样去做。托

    怎么能拒绝金主的要求呢?

    阿里木会所自带一个清吧,事实上,这里几乎可以满足一个普通人的所有需求。这

    种清吧可不是那种吵闹的酒吧。

    这里放着舒缓的音乐,每个人都躲在自己的卡座里,小声地聊着天,绝对不会打扰其他人。

    塔木开了一瓶香槟,也想像别人那样安静地聊天。可

    是,他不去打扰别人,却偏偏有人来打扰他。

    “哟,这不是塔木吗?你怎么也来阿里木会所了?我不是记得你说过你不喜欢阿里木会所吗?”说

    话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声音虽然没有十足的嘲讽,但却还是带着让人有些讨厌的轻佻。

    “阿桑,这不关你的事!”塔木冷冷地说。

    看得出来,他们俩之间的关系似乎是很不好。阿

    桑并没有因为塔木的态度而生气,继续说道:“这是你的新朋友吗?怎么不介绍给我认识一下,是因为害怕我跟他们讲是怎么赢你的吗?”“

    你能赢我只是因为运气好而已!”塔木顿时就有些愤怒了。他

    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一向认为自己在很多方面都非常厉害。

    可是面对这个比他要年轻得多的人,他却接连失败,这结果让他无法接受。“

    我们和塔木是打高尔夫球认识的。”一直没有开口的孙海却突然插嘴。“

    打高尔夫球吗?”阿桑似乎又忍不住要笑出来了,“塔木高尔夫球打得虽然不怎么样,但是瘾头却是不小,你们能跟他认识,看来水平也很一般吧。”

    “别胡说,陆兄弟的水平比我要高!”塔木对陆凡的实力倒是很看重。“

    是吗?上次咱们那场比赛,我赢了你几杆来着?五杆还是六杆?我怎么有些记不清楚了?”阿桑冷笑道。

    “这个水平比你高的人,又能赢你几杆?”在

    高尔夫球的比赛中,因为还包含着一些运气等方面的因素,能够稳定地赢五六杆,已经可以算是实力高出一截了。阿

    桑很自信,这个被塔木看重的人,实力一定比不上他,否则的话,塔木早就吹起来了。

    “我和塔木玩了六洞,只是侥幸赢了他一杆。”陆凡答道。

    “才赢一杆啊,看来你的水平也很有限嘛。”阿桑觉得果然跟他想得一样。赢

    一杆,很有可能只是靠运气,只有赢得杆数多了,才是真正实力的体现。

    “换了你来,也一样不行。”陆凡道。“

    你说什么?”阿桑瞪圆了眼睛。“

    我说,换了你来和我比,也照样要输这一杆。”陆凡淡淡地说。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你的水平比我高得多?”阿桑顿时火了。

    “那倒不至于,我只赢你一杆,水平比你高点也有限。”陆凡摇着头。

    塔木差点没笑出来,这句话正是阿桑刚才说的。

    当然,他并不是很看好陆凡能赢过阿桑,但是赚点嘴皮子上的便宜,还是很不错的。阿

    桑大怒。他

    自认为很有打高尔夫球的天赋,没能去打职业比赛是他人生的一大遗憾,但是他的水平一定是达到职业级的水准了。

    可是眼前这个家伙竟然自称能够一定赢他一杆,这简直就是对他极大的蔑视。

    要知道,就算是实力稳赢的人,也不敢说自己一定能赢多少杆,他们都是尽力去打,打出多少算多少。只

    有实力完全碾压的人,才敢说一定会赢多少杆,因为对他们来说,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了。

    这家伙这么说,难道是觉得他的实力碾压自己了?阿

    桑冷笑了起来:“看起来你很有信心啊,要不要打一局?”斗

    嘴他确实是比不过,但是他相信到了球场上,他的实力不会弱于任何人。

    “你没问题吧?”陆凡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他,“现在大晚上的,打什么打?你家高尔夫还能在晚上打?”

    “明天!我明天要和你打一场,你敢不敢?”阿桑大叫着。

    他的声音太大,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不

    过人们在看到大喊大叫的是他之后,又都低下了头。

    这家伙可是吐凡城里最难惹的人物之一,吵点就吵点吧。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我从来不为明天做规划。”陆凡举起酒杯抿了一口,不紧不慢地说。他

    的态度和气急败坏的阿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高下立判。阿

    桑觉得眼前的这个家伙就像是个泥鳅一样,不管是抓还是锤,都根本用不上力气,实在是太滑了。

    不过,他还不至于完全没有办法。

    “明天的事你现在不安排,不过今晚的事,你会不会推辞?”

    “今晚还有什么事?”陆凡问道。“

    这个地方的十二楼,有一个棋牌室,里面可以玩各种牌类,你敢不敢跟我上去玩两把?”阿桑眯着眼睛,一字一顿地说。

    棋牌室只是好听的说法,其实那里就是一个可以赌钱的地方。阿

    桑这是要和陆凡赌两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