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六百三十八章 疯子玩法

发布时间: 2019-08-22 12:33:03

    如果说只看两张底牌就押一百万是土豪玩法的话,那么只看两张底牌就直接押上三百万绝对是疯子玩法。德

    州扑克讲究的是一个心理上的博弈,但是这个博弈的前提条件是你知道了自己牌的情况顺便也猜出了别人牌的情况。在

    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大手笔诈人,纯粹赌运气,不是疯子是什么?每

    个人只有一千万的筹码,照陆凡这个玩法,大概连一局都不够。

    “我弃牌。”塔木赶紧把自己手里的牌给扔掉了。

    这人绝对是疯了,他可不想跟个疯子一起玩。“

    既然这样,我也弃了吧。”孙海也把牌给丢了出去,顺便一起丢掉的,还有一个一百万的筹码。这

    次出来办事,欧阳家虽然给了他很大花钱的权限,但是一切还是要以陆凡为主的。同

    样是在赌场烧钱,陆凡烧掉几个亿欧阳老人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可是他要是浪费个几千万,回去之后日子可就不那么好过了。

    说到底,孙海只是个辅助,不可能享受像陆凡大哥一样的待遇。“

    看来我今天遇上了个狠角色啊!”阿桑见陆凡一下子又加了两百万,先是一愣,然后就冷笑了起来。

    这种事以前都是他来做的,现在竟然遇到别人用在他身上,还真有些不太适应。不

    过这一招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用得好的。既

    然你想要疯,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我跟你两百万!”孙海拍出了两个筹码。

    “我也跟。”那位美女只是皱了皱眉头,没有过多犹豫。仅

    仅只是一轮结束,就有两个人弃牌,还在玩的人只剩下三个,但是桌面上的筹码已经达到了一千万。荷

    官在发牌的时候,手都几乎有些不太稳了。作

    为阿里木会所的专业荷官,她当然见过许多大场面,一局千万上下的也不是没有见过。可

    那都是经过了一晚上的厮杀之后,每个人都杀红了眼,激情之下才会有的产物。像

    这种第一局第一轮就让台面金额达到一千万的,绝无仅有!

    还好能做荷官的心理素质都很不错,她迅速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开始了第二轮发牌。

    第二轮发的是三张公共牌,放在桌子的中间,让所有人都能看到。

    红桃8,方块4,梅花a。

    这是第二轮发出来的公共牌。光

    从这三张牌上来看,并不太存在对谁有利对谁不利的情况,至少想通过这几张牌组成顺子或者同花顺,是非常困难的了。所

    以,如果谁手里的牌能和这几张牌组成对子两对或者三条的话,那优势将是很大的。

    阿桑现在就觉得自己的优势很大,因为他手里的是一张4和一张8,直接能组成两对。

    而且这还是在还有两张公共牌没有发出来的情况下,如果后面再来一张4或者8的话,他这牌几乎就是目前可能存在的牌里面无敌的。

    “五百万!”他

    意气风发地把五个筹码砸了出去,然后就用挑衅的眼神盯着陆凡看。

    那意思简直就是在说,我已经押了五百万了,你敢跟吗?

    陆凡似乎是不敢,直接弃了牌。他

    的弃牌速度之快,表情之淡定,就好像是在说,我知道我的牌肯定没你大,我懒得跟你玩了,同时也是在说,不过就是三百万而已,哥不在乎。在

    陆凡弃牌了之后,阿桑身边的那位美女也很快弃了牌。

    阿桑赢下了这一局,也赢走了桌面上所有的筹码,但是他却没有太大胜利的喜悦。这

    不该是赢过几百万之后的心情!他

    明白,他之所以会这样丝毫感觉不到高兴,完全是因为陆凡那满不在乎的态度。对

    于阿桑这样的人来说,赢个几百万本来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只有对敌人精神上或者肉体上进行严酷地打击,才是最能让他兴奋的。

    可是对手即使输了三百万也完全不在乎,这就让他完全高兴不起来了。“

    想不到有些人看起来好像很有用,其实就是个没卵子的懦夫,连玩个牌都不敢跟到最后!”阿桑嘲讽道。

    他这话,可不光是在嘲讽陆凡自己,而是把塔木和孙海都给带进去了。至

    于那个美女,她本来就是女的,哪来的卵子。“

    是吗?难道你就能永远都不弃牌?”陆凡反问道。阿

    桑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无论是水平多高的人玩德州扑克,都不可能永远不弃牌。

    永远不弃牌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迅速输光自己所有的筹码。高

    手和普通玩家之间的区别就在于,高手知道什么时候该弃牌,什么时候该跟注,什么时候该加注。

    阿桑当然不能保证他永远都不会弃牌,说不定他下一局就会直接弃牌了。

    “发牌吧!”他

    只能当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是没说过。阿

    桑本来以为,经过了第一局的教训,第二局对面的那几个家伙应该会变得懂事一点,完全跟着他的节奏走下去。

    可是谁想到,第二局第一轮,陆凡又是直接把筹码加到了五百万。这

    个人真的是疯了吗?

    不管是阿桑还是塔木,心里都只有这一个想法。

    无论是谁,在第一局输掉了三百万之后,第二局都应该会收敛一些才对。

    可是这个陆凡,不光没有收敛,反而更加变本加厉,加上了更高的筹码。塔

    木和孙海两人直接弃了牌,他们可不会在这浑水里搅和。

    阿桑现在极为难受。

    毕竟就在一分钟之前,他还在大放厥词,说弃牌是一种没卵子的懦夫行为。现

    在就让他弃牌,他真的是不甘心。“

    我跟了!”他大叫着。他

    旁边的那位美女倒是弃了牌。

    从赌局开始,她就一直没怎么说过话,就算是上一轮她也跟着一起输掉了三百万,都没有皱半下眉头。她

    的这个弃牌,倒是让阿桑有些惊讶。

    第二轮,三张公共牌之后,这次是陆凡先说话。

    “先给我兑一千万的筹码,这一轮我要加到一千万!”他

    直接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荷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