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六百三十九章 世界赌王

发布时间: 2019-08-22 13:36:05

    “怎么能让您用自己的卡呢?”孙海先是一滞,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这次出来之前,欧阳老人可是叮嘱过他,无论如何,一定不能让陆凡花自己的钱。他

    们出来本来就是为欧阳家办事,欧阳家又怎么能让他们自己花钱呢?“

    没关系,这点小钱我还是出得起的。”陆凡淡淡一笑,就伸手按住了要起身的孙海。

    孙海只能坐在那里不动,表面上不露声色,但是内心却是极为震动。他

    可也是一个内家武者啊!他

    对自己的实力,一向都还是很有信心的。他

    想过,他实力或许比不上陆凡,但是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差了这么多。被

    人这么随便一伸手就按住不能动,差距确实不能说是不大。

    装逼!阿

    桑对那两人的这番表演只有这么一个评价。假

    意推让一番,不就是为了表现你们有钱好吓唬住老子吗?可

    是真要有钱,还需要这么演一波?你

    看老子这么有钱,什么时候演了?阿

    桑心里对这种行为极为不屑。

    但是一千万的筹码很快就被兑换回来了,也被陆凡押到了台面上。这

    下又轮到阿桑难受了。

    不管他自认比对方有钱多少,他都需要面对着眼前的难局,这一千万,他到底要不要押。

    不押弃牌吧,上一局赢下的钱这局全都得要吐出来了,而且还不够。

    押吧,他的牌实在是不够好,两张底牌加上三张公共牌一共只有一个对子,这个牌他实在是没信心加这么高的注。

    别看上局他拿了两对就敢加注,那是因为上一局的公共牌不好,没法形成什么大的组合。

    但是这一局的公共牌却有很多可能,对手这么嚣张,搞不好就是那几种可能里的一种。就

    在阿桑犹豫的时候,陆凡轻飘飘地来了一句。

    “怎么?你之前吹得那么大,难不成连一千万的筹码都拿不出来?”

    阿桑顿时心头火起,妈的,老子这么有钱的人,还在乎这一两千万?“

    我跟了!”

    他直接把筹码推了出去。不

    过,随后发出来的第四张公共牌,却又让他的心里一凉。这

    张牌对他没有任何作用。“

    这牌不错啊,我押两千万。”就在这时,陆凡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卡就放在你那里了,随时准备好刷。”

    他又把卡给了荷官,并且这次直接都没有要收回来。荷

    官笑得合不拢嘴。虽

    然她一开始有些被这几个人赌得这么大给吓到,但是现在她已经适应了。

    而且,她可是根据赌场的抽水提成的,赌场的抽水又是根据台面上的筹码来的。所

    以,这帮家伙赌得越大,她就能挣得越多,搞不好这一场赌完,她都能去东部城市买套房了。

    “我不跟了!”阿桑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气。

    刚才那一千万,已经算是他冲动之下的产物,这两千万,他无论如何都没法继续跟下去了。拿

    着一对就去赌三千多万的大局?只有疯子才会这么干。

    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及时止损。

    阿桑做出了极为艰难的选择,他觉得他的选择是很正确的。可

    是,他刚刚把牌丢出去,就听到桌子那边,陆凡正在有些不屑地对塔木说:“看这家伙逼装的,我还以为他有多少钱,原来才三千万就不行了,我连个对都没有他都不敢跟。”

    塔木连连点头,也是笑得非常高兴。

    虽然他没有赢钱,但是能看到老对头吃瘪,也是很值得高兴的。

    “你原来是在诈我!”阿桑一下子站了起来,双眼圆瞪,仿佛能喷出火来。

    早知道对方连个对子都没有,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弃牌,也就不至于白扔一千五百万了。

    “玩牌,可不就是要诈人嘛,有什么问题?”陆凡坐在那里,抬头看来回来,丝毫没有示弱。阿

    桑说不出话来。

    德州扑克这个玩法,确实是一个心理上相互博弈的过程,也就是所谓的诈。他

    心理不够成熟,别人诈住了,也没有任何办法。“

    怎么?才输了一局你就玩不起了?玩不起就赶紧走吧,我还想多玩两把。”陆凡挥了挥手。阿

    桑气得浑身发抖,却又无可奈何。“

    你的心乱了,接下来这一局我帮你玩吧。”那个美女突然开了口。“

    好。”阿桑重重地吐出了一个字。“

    躲在女人背后吗?”陆凡又不屑地说了一句。

    “女人?你知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阿桑却突然笑了起来,“这位可是新晋赌王,本年度德州扑克世界大赛的冠军得主周丽君!”德

    州扑克不同于别的赌博,这个玩法是有许多比赛的,有许多人就靠着职业玩德州扑克为生。

    眼前的这个周丽君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啊!”荷官忍不住惊叫了起来。作

    为专业的德州扑克荷官,她对于德州扑克的新任世界冠军还是知道的,但是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竟然能在吐凡城这么偏僻的地方,见到新的世界赌王。“

    那些名头什么的都不重要,我们还是继续玩下去吧。”周丽君的脸上始终都没有任何表情,作为新任赌王,无论何时何地,她都能够保持镇静。“

    好,发牌吧!”阿桑又恢复了嘚瑟,有了赌王的支持,他觉得他的赢面大了许多。

    一定要让那个讨厌的小子彻底倾家荡产!

    他在心里狠狠地发着誓。

    听说对面的人是世界赌王,塔木和孙海的脸色都变得凝重了起来。不

    管怎么说,他们在德州扑克方面,水平都是极为业余的。

    偶尔玩玩只是为了娱乐而已。

    而人家专业的世界冠军可是以此为生,长年累月练习过的。两

    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比性。真

    要是和赌王对赌,只怕不是要输得连底裤都没了?

    “赌王?我看不过就是个玩游戏的罢了。”陆凡却突然笑了起来。

    “是不是玩游戏,你很快就知道了,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阿桑针锋相对丝毫不让,“荷官,发牌吧,让我们的这位无知的先生,知道一下什么叫赌王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