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六百四十章 击穿世界冠军的心理

发布时间: 2019-08-22 14:31:09

    “所谓的赌王只是个笑话而已。?随{梦}小◢.1a”陆凡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担忧,“他们那所谓的比赛,用的都是些不值钱的筹码,能有多大压力?当她真正用上价值上千万甚至上亿的筹码来下赌注的时候,她还能像比赛那样淡定吗?”

    “心理战对我没用。”周丽君冷冷地说,她已经看过了底牌,“我押两百万。”一

    上来就押两百万,似乎已经表现了她并没有因为筹码的金额变大而受到影响。

    但是真的如此吗?

    如果她真的没有受到一点点影响,那她就一句话都不会说。

    “是吗?”陆凡一边笑着,一边扔出了五个筹码,“我跟两百万,再加三百万。”周

    丽君的心里顿时就是一颤。

    她觉得自己足够冷静,她也觉得她对于全场所有人的心理都能把握得很好。

    可是,现在只不过才发了两张底牌而已,根本就没有牌好牌不好的区别,看得就是谁更疯狂。显

    然,她遇到的是一个疯子。

    更重要的是,她遇到的还是一个有钱的疯子。所

    以周丽君犹豫了。

    她并不是不舍得再押这三百万,她担心的,是这一局接下来后面几轮有可能会出现的高筹码。

    当筹码被堆向两千万三千万甚至五千万的时候,她还能继续保持冷静吗?“

    所以你们这些所谓的比赛冠军,在比赛的时候,也就是拿着一把游戏币在那里玩,输了不亏赢了白得,你们能接受,一旦输了一局之后,直接倾家荡产的可能吗?”

    陆凡继续说道。周

    丽君的冷汗流下来了。她

    确实没法接受,这也是她到处帮别人玩牌,而从来都不会拿自己的钱去赌的原因。她

    只能接受赚钱,无法接受一下子赔掉几十万几百万甚至上千万。“

    放心,输了算我的,你尽管放手去玩!”阿桑一看情况不对,连忙说道。他

    知道,他这个时候必须要给自己找来的这位赌王支持,否则的话,这一局就输定了。

    得到了他的支持,周丽君确实精神了许多:“我跟你!”

    三个筹码扔了出去,她觉得自己的动作依然潇洒。

    第二轮,三张公共牌发了出来。周

    丽君的牌并不算很好,她只能组成一个对子,但是看三张公共牌的情况,能够搭配的组合,还是比较多的。

    不过她并不担心,她现在正在仔细地观察陆凡。

    像周丽君这样的德州扑克高手,几乎都可以算得上是微表情专家和心理专家,他们可以通过一点点小动作或者一个细微的表情,了解到对手牌的情况。

    很少有人能够骗得过他们。但

    是陆凡的脸上,始终都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在看到那三张公共牌之后,也没有任何改变。

    “一千万!”

    他满不在乎地撒出一把筹码。

    这个动作,比起周丽君刚才丢出筹码的动作,可要潇洒多了。

    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周

    丽君的额头,开始又冷汗渗出了。她

    完全没有办法推测对手手里的牌到底好不好。

    陆凡给她的感觉就是,即使是拿了一把烂到不能再烂的牌,也能够随意丢出一千万来。而

    且,这小子是准备玩成一个套路吗?上

    一局就是第一轮五百万第二轮一千万第三轮两千万。这

    一局又是第一轮五百万第二轮一千万。周

    丽君很怀疑,她这一轮要是跟了,下一轮对手就能直接砸出两千万来。

    “要我说,你干脆还是弃牌吧,这种局本来就不是你该来的。”陆凡突然笑了起来。

    “不要以为玩了几次小游戏,就能够参与到真正的赌局中来,这种真刀真枪的拼杀,可不是你们那些过家家的比赛能比得了的。”

    虽然他这么说,是为了打击对手的信心,但是实际上,他这也是在为了那个女孩好。

    一个只有二十来岁的女孩,无论如何,都不该参与到这样的赌局中来。

    这种赌局看起来波澜不惊,甚至对局双方连个脏字都不会说,但是实际上对人的心理压力还是太大了。

    毕竟这台面上始终都是几千万的筹码,这些钱,绝对够买很多普通人的命了。

    没钱的人玩这种局那就相当于在玩命,玩命的时候,又有几个人能够保持冷静?

    阿桑也不说话了,他没有再说出始终支持周丽君的话来。因

    为他已经看出来,周丽君的心已经有些乱了,恐怕很难赢下这个对手了。不

    能赢的德州扑克世界冠军,那就没有任何价值。

    没有了价值,阿桑当然不会再全力支持她了。

    周丽君显然也明白了这一点。她

    知道,有钱人全都是薄情寡性的,阿桑说是支持她,但是如果她真的输掉几千万,第一个不会放过她的就是阿桑。只..

    是一句空口白话而已,谁还能当真呢?

    她确实是不该参与这种要人命的赌局,她真的玩不起!

    “我弃了!”

    周丽君瘫软在了椅子上,整个人仿佛都彻底失去了力气。在

    她本来最骄傲的地方被人击倒,让她大受打击。

    但是她知道,这并不是她的错,在有钱人面前,她的那点心理素质玩牌技术,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

    “真是个没用的东西!”阿桑直接骂了出来。“

    没错,你确实是个没用的东西。”陆凡点点头。但

    是,他说的没用的东西,跟阿桑嘴里的那个,却不是一个人。他

    说的没用的东西,就是阿桑!

    “你说什么?”阿桑大怒,差点没跳到牌桌上去,“你是活腻了吗?敢在吐凡城对我如此不敬!”“

    我说你是个没用的东西。”陆凡淡定依旧,“这场赌局,本来就应该是你亲自来的,你却想让别人替你,不是个没用的东西是什么?”“

    好,既然你非得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阿桑冷笑道,“你以为你刚才赢了,就可以得意了吗?你能赢的方法我也会!”

    说着,他也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确实,在绝对的金钱实力面前,牌技心理什么的都没个屁用,我老爸每年都要给我十亿的零花钱,现在看来能派得上用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