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六百四十八章 盘外招

发布时间: 2019-08-22 22:22:46

    阿桑肯定是没有改变别人运气的能力,如果要是有的话,他首先就会改变自己的运气,让自己不再这么点背。

    但是,他可以改变一点别的东西。

    不管怎么说,这个高尔夫球场都是他家开的,准确地说,这个高尔夫球场就是他阿桑开的,桑爷压根就不知道高尔夫球是方的还是圆的,又怎么会开一个高尔夫球场呢?

    既然是在自己的场地上,阿桑觉得自己就算是用上一点小手段,也无可厚非。

    对手运气好,那就想办法让他再也没有好运气!

    阿桑招手喊了一个球童过来,叮嘱了几句,然后脸上又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只是,这些行动让亨利十分难受。

    他是一个真正的高尔夫球职业选手,他是有职业操守的。

    对于高尔夫球这样一个贵族运动来说,公平竞赛是非常被看重的。

    高尔夫球比赛有许许多多的规则,但是所有的规则,都是基于两点。

    一是参赛者务必在公平的条件下进行比赛。

    二是比赛过程中必须要能客观地处理对自己有利的状况。

    这个规则大体的意思就是,高尔夫球赛要求绝对的公平,即使你遇到了一些意外情况,如果这意外情况是对你有利的话,你也得客观处理,不要占便宜。

    这规则其实反应的就是绅士风度,只有真正的绅士,才能如此追求公平,不占任何便宜。

    可是现在,阿桑竟然要利用自己地主的身份优势,明目张胆地让下属去做违反规则的事情。

    这就让职业出身的亨利感到无所适从。

    不过好在他也不是真的那么有原则,否则的话,他也不会跑到西域这种地方给阿桑打球。

    这种事,只要装作不知道就可以了。

    阿桑和亨利再次来到了发球台,陆凡和周丽君早已经等在那里了。

    “真是辛苦你们了,要来回跑那么远,其实你们没有必要跑的。”陆凡诚恳地说。

    “你什么意思?”阿桑气得牙痒痒。

    “反正你们也是输定了,跑来跑去的也没意思,你说对不对?”陆凡笑了起来。

    “一个运气球就让你这么自信了吗?”阿桑冷冷地说,“除非你每个球都有那样的运气,否则的话,我可以向你保证,你不会再有任何运气。”

    他故意压低了声音:“你知不知道,这个高尔夫球场,也是我的,在我的地盘上,你只能倒霉,不会有任何运气!”

    “哦,这么说来,你是打算要搞点小动作了吗?”陆凡问道。

    阿桑的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还是非常清楚的。

    在人家的地盘,让人家搞点小动作出来,也是很正常的。

    可是搞小动作就有用了吗?

    陆凡并不这么觉得。

    除非搞出惊天动地的大动作来,否则没有什么能阻止他赢下比赛的。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只是运气不好而已,怎么能叫小动作呢?”阿桑的声音依然压得很低。

    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不好说得太大声,让旁观者们都听到。

    今天的这些观众都是他请来的,在吐凡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这些人要传出什么闲话来,阿桑的脸上也会无光。

    而且搞不好还会传到他父亲的耳朵里,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我的运气一向都很好,就不劳你费心了。”陆凡淡淡地说。

    “那可不一定啊,这是我的球场,我打赌你的运气不会好。”阿桑越说越是得意。

    “或许你的球会飞到水鱼障碍区里,或许你在树下打球的时候会折断树枝,或许你的球在果岭上的时候会碰到别人的球,等等,坏运气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他说的,全都是高尔夫球比赛中违反规则会被罚杆的情况。

    这些情况一般来说,是不太会发生的。

    但是如果球场上所有人都在想办法创造这些情况,那发生的概率就会很大。

    阿桑现在就已经让这种几率变得很大,他甚至觉得,陆凡在今天的比赛里,至少会被罚二十杆。

    正式比赛中被罚二十杆,基本上就是不用打了。

    就连世界纪录的成绩,被罚二十杆之后,都要高于标准杆。

    阿桑不相信,他罚陆凡这么多杆,还能有什么问题。

    更何况那小子还带着一个拖油瓶,简直就是双保险。

    “难为你能记得这么多的规则。”陆凡依然十分淡定,并没有收到对手威胁的干扰。

    “不过你的这些规则,对我来说不会有任何作用。”

    “这可不好说哦。”阿桑得意地摇头晃脑。

    “非常好说,因为我每一个球都会直接打入洞里,根本就不会给你搞小动作的机会。”陆凡非常肯定地说。

    “那咱们走着瞧!”阿桑被噎住了半天,终于恨恨地放出了一句狠话。

    每个球都一杆进洞,这小子也真敢吹!

    他倒是要看看,陆凡吹得这么大,一会打算怎么收场?

    第二洞的比赛开始了,这一次,先发球的是陆凡和周丽君组合。

    除了第一洞之外,后面每一洞先发球的人,都是上一洞的获胜者。

    陆凡赢下了第一洞,所以第二洞就由他们先发球。

    发球的又是周丽君,没办法,上一球是陆凡打的,这一球该轮到她了。

    “放心吧,大胆地打,还有我呢。”陆凡鼓励道。

    阿桑冲着一个工作人员使了个眼色,所有人都进入了准备状态。

    想要罚对手的杆,就必须全程都做好准备。

    周丽君深呼吸,站好姿势,挥杆。

    一切看起来都还不错,只是这一次她又打空了。

    周丽君的表情看起来有些遗憾,不过却并没有像上一次那样窘迫了。

    周围也没有像上一次那样满是嘲讽。

    因为大家都知道,她就算是打得再差也无所谓,有一个够厉害的队友,只要会躺好就够了。

    然而这一次,还是有些不太一样的地方。

    一个工作人员突然出现在了周丽君打球的地方,弯下腰仔细地看了看,然后大声说道:

    “瞄球时杆碰到草,按照规则,罚两杆!”众皆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