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六百四十九章 盘外招对盘外招

发布时间: 2019-08-22 23:31:02

    在开球的时候被罚杆,这种事在高尔夫球的比赛上是前所未见的。

    没错,瞄球时碰到草或者其它什么,确实是要罚杆,但是那都是在后面的比赛中才会有的,开球的时候哪有管这些的?

    这分明就是在欺负周丽君不会打球不懂规则嘛!

    即使她不懂规则,也知道自己被人抓了空子,顿时浑身气得发抖。

    她已经是一个拖后腿的存在了,可是阿桑却似乎还嫌她拖得不够多,还要把她往水里推,实在是太过分了!

    就算是观众们,也觉得这个判罚,实在是太过分了一些。

    哪有刚开球就给人罚了两杆的?这吃相也太难看了吧?

    再加上那女孩刚才的那一杆又没打着,这就意味着,这一球陆凡那边球还没动就已经有了三杆了。

    这种情况下,就算是那个陆凡能够继续一杆进洞,他们这一球的成绩也只有四杆,在这个三杆洞上高于标准杆一杆,只能算是非常一般。

    稍微懂高尔夫球一些的人,对此都很不满。

    但是他们又毫无办法。

    还是那句话,这是阿桑的地盘,他们只不过是阿桑邀请过来看热闹的,跟着起起哄还行,真要是有事,他们根本就没有一丁点发言权。

    只有陆凡,就好像完全没有听到自己被罚杆一样,脸上始终带着那种满不在乎的微笑。

    “你们被罚杆了,知道吗?现在这一球,你们已经是三杆了!”阿桑忍不住上前提醒道。

    他实在是看着陆凡那个笑容很不舒服。

    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都想冲到陆凡面前去,把那个讨厌的笑容给彻底撕毁。

    “知道,不过你以为这样你就能赢了吗?”陆凡反问道。

    “呵呵,你很快就会知道了。”阿桑冷笑一声,就准备上前去打球。

    上一球的最后一杆是亨利打的,所以这一球是由他来开球。

    他的高尔夫球技术也是相当强,虽然不如亨利这种职业选手打得那么远,但是打到离果岭很近的位置,还是很有把握的。

    他先把球打到离果岭很近的位置,然后由亨利把球做到球洞旁边,最后他再一杆收尾,打出三杆的标准杆成绩。

    阿桑都觉得自己的这个计划非常完美。

    只是这一洞,他们就能追上上一洞的落后,而且还有很大可能反超。

    到了后面的16洞,对手更是绝对不可能再有一丁点机会的!

    “没错,你很快就会知道了。”陆凡也笑了一声,双手抱肩,就站在那里等着看好戏。

    阿桑站到了球前,摆出了一个最标准的击球姿势。

    然后,他把球杆高高举起,用力往下一打。

    球杆还在往下摆的时候,他的脸上就已经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这一杆很有感觉,直接打到果岭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阿桑的微笑并没有持续超过一秒钟,就在他的球杆快要打到球上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小腿弯处被似乎是小石子之类的东西重重地打了一下。

    他本来就是在发力,全身的力量都用于击球,这个时候突然受到外力的撞击,而且还是撞在了小腿弯这种地方,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阿桑直接就失去了平衡,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至于球,他的球杆确实是打到球了,但是根本就没有发好力,球只被打出去了几十厘米,还被摔倒的他给压在了身下。

    “少爷!”

    两个身穿黑色西装如同保镖模样的人一下子窜了出来,跑到阿桑的身边,扶起了他。

    虽然这两人看起来只是普通的保镖,但是从他们刚才那一瞬间展露出来的速度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绝对不是普通的保镖,他们都是武者,而且是逼近内家实力的武者。

    不过以阿桑的身份,身边有两个接近内家武者的保镖跟随,也算是正常。

    “是谁?谁在偷袭我?是不是你?”阿桑被保镖扶起来,就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一样,狂吼了起来。

    他狂吼的目标没有意外,当然就是陆凡了。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陆凡淡淡地说。

    “是不是你,刚才趁我打球的时候偷袭我,让我摔倒的?”阿桑大叫着。

    要不是有保镖拦着,他现在很有可能都已经骑到陆凡的脸上了。

    “你这就很不讲理了。”陆凡摊了摊手,“在场的只要是个人都能看到,我刚才站得离你那么远,双手还是抱着的,怎么偷袭你?用意念吗?”

    阿桑楞了一下,转头看向自己的保镖。

    保镖冲他点了点头,示意陆凡说得没错。

    难道真的不是陆凡?

    可是阿桑很确定,自己是因为小腿弯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才会失去平衡的,绝对是有人在偷袭他。

    不是陆凡又能是谁?

    塔木?孙海?

    阿桑又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那两个人。

    可是那两个人的距离更远,而且还是在观众群中,如果要是做点什么的话,根本就瞒不过别人的眼睛。

    “我说你,该不会是打算给自己找借口,不想被罚杆吧?”陆凡突然冷笑了起来。

    “我们这边碰到草就要被罚两杆,你这个呢?这可不光是碰到草,还有碰到球,甚至还有改变了球的位置,这得罚多少杆?”

    偷袭阿桑的当然就是他,只不过他现在不愿意承认而已。

    既然双方要比高尔夫球,陆凡就要用高尔夫球来赢。

    至于那一下偷袭,只不过是在对方用出了盘外招之后,回敬的一次盘外招而已。

    如果阿桑不服气,陆凡还有许多其他的盘外招可以回敬。

    这里虽然是阿桑的地盘,所有的工作人员球童什么的,都是他的人,但是并不妨碍陆凡在这个地方发挥。

    想要在观众们的眼皮子底下耍花招,光靠着人多是没有用的。

    “这是一个意外,意外显然不能罚杆。”阿桑无论如何都不愿被罚杆。

    他已经浪费了一次击球了,要是再被罚了杆,那不是意味着,他好不容易厚着脸皮赖下来的两杆优势,又要全部葬送了吗?

    他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当然,这些抵赖逃不过现场观众的眼睛,不少人都已经开始嘘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