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六百五十一章 吓退了

发布时间: 2019-08-23 01:40:19

    讲道理,亨利作为曾经拿过世界冠军的人,是有自尊和好胜心的。

    他绝对不是一个会无缘无故认输的人。即

    使是在单人赛事里,他的实力并不算是特别强。

    但是他在面对世界顶尖选手诸如老虎等人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畏惧。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说得就是他这样的人。

    可是现在,他竟然主动提出要让阿桑认输,可见他已经被打击成什么样了。这

    也怪不了他。

    因为即使是老虎那种在高尔夫球赛场上拥有统治力的选手,也从来没有打过两杆一杆进洞啊!

    事实上,一杆进洞这种事,更多地发生在大家自己玩的时候,真正的比赛中,反而比较少见。

    在比赛里,大家都会比较谨慎,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谁会去拼了命追求一杆进洞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就

    是因为见得少了,所以亨利才会感到害怕,才会要求直接认输。

    “你他妈的在说什么?”阿桑完全愤怒了。

    “那小子只不过是走了狗屎运而已,你让我向一堆狗屎认输吗?”

    他怒吼着,把自己心中的不满压抑愤怒,全部一股脑发泄到了同伴的头上。

    亨利不敢说话。

    无论是谁,无论他再怎么有尊严,当他连吃饭都需要依靠别人的时候,你就不能指望他还能有多硬气。

    亨利现在就是如此,他肯定不敢得罪自己的金主。

    但是不管怎样,他的心态还是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接下来是该他击球了,他的发挥并不好,没有发好力,球打得并没有那么远,而且方向也有一点歪。阿

    桑说不出话来了。

    之前他骂亨利,还可以说是因为不满对方想要投降。可

    是现在,难道他能因为对方一个球没有打好就骂人吗?要

    是可以的话,最该被骂的就是他自己,他上一球打得,简直比烂狗屎都不如。哪

    怕稍微隔上一会,亨利打出这种球他都能骂一骂,唯独现在不行。

    最终,阿桑亨利的组合在这一洞上耗费了五杆,才将球打入洞中,确实是非常糟糕的成绩。

    而更加糟糕的是,他们不但没有按照计划追回成绩,反而又继续拉大了落后的幅度。

    阿桑不甘心失败,他更加丧心病狂地让工作人员们去想办法,一定要在下一杆,罚上对手四杆甚至更多。下

    一杆是一个四杆洞,想要一杆进洞的难度,显然比三杆洞要大得多了。

    对于阿桑来说,这是他最好的反超的机会,他必须要抓住。然

    而陆凡压根就没有给他半点机会。

    在周丽君率先出场,打出了一个干净漂亮而且没有碰到草的空杆之后,陆凡再次一杆进洞。

    没错,在四杆洞上,从发球台,一杆把球给打进了球洞里。

    陆凡做到了所有人都以为他绝对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当人们看到这一球打进了之后,直接全部都不顾一切地涌入了球场里,把他给围了起来。

    “大神!”“

    上帝!”“

    万岁!”人

    们的喊叫已经是语无伦次了,他们甚至都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叫着些什么。

    在另一边,阿桑的表情跟死了亲妈完全没有一点区别。

    本来这一杆他们发挥得还算出色,亨利第一杆就把球给轰到了果岭旁边,接下来他们只要再调整一下,就可以把球打入球洞,抓到第一个小鸟球。小

    鸟球虽然和陆凡的一杆进洞没法比,但也是高尔夫球场上非常不错的成绩,绝对是值得一片掌声的。

    可是现在,掌声都是别人的了,与他们无关。

    陆凡这个球,就算是算上之前周丽君打空的那一杆,也不过就才两杆而已。

    低于标准杆两杆,那叫老鹰。

    光从名字上看,老鹰也是能够碾压小鸟的。亨

    利抬头看向阿桑,一脸的漠然。他

    没有说话,但是他的要死却已经很明白了。他

    想要问问,还打吗?

    要是还打的话,那该怎么打?面

    对着一个永远都只需要一球就能打进的人,还能怎么打?

    纵然这片场地是阿桑的,纵然这场地上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阿桑雇佣的,纵然他们全都听从阿桑的命令,想要破坏陆凡的球。

    可是人家就是能够一杆把球给打进,你还能怎么搞鬼?难

    道当着果岭上那么多人的面,把别人都当成瞎子,然后把球洞里的球给掏出来扔在一边,再判他一个犯规?

    阿桑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打球是打不过的,想要出阴招又完全没有机会下手,他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么难缠的对手。关

    键是,阿桑知道,自己的心已经被打怕了。他

    现在握杆的手都在哆嗦,打球的话,也绝对发挥不出正常水平,能有平时一半的水平就不错了。

    而他估计,亨利的情况大概也差不多,心里怕了,肯定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从上一洞亨利那一球就能看得出来,大失水准啊!对

    手这么强,而自己又没办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还能怎么比?非

    战之罪!阿

    桑努力地给自己编找着借口。然

    后,他就准备撤退了:“咱们走吧。”

    他打算直接离开,就当从来都没有过这次比赛。反

    正那陆凡现在也被围在一群人中间,接受那群人的赞美和吹捧,大概没有空理会他。

    阿桑有些嫉妒地看了人群中的陆凡一眼。这

    种赞美和吹捧是他一直都很向往的,可是他从来都没有得到过。没

    想到今天,竟然让别人给得到了。最

    可恨的是,别人得到这些的方式,竟然是通过踩着他完成的。阿

    桑朝着休息室走去,他打算去换个衣服,然后就直接离开。他

    今天心灵受到了极大的挫折,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养一养才能恢复。要

    养到什么时候?阿

    桑自己也不知道。但

    是他知道,只要那陆凡还在吐凡城一天,他心灵的创伤大概就没有办法愈合。

    阿桑才刚走没两步,就看到一个人影挡在自己面前,他一抬头,惊讶地发现,本来被围在人群中的陆凡,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到了他的前面。“

    打算就这么走了?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陆凡笑嘻嘻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