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六百五十二章 拼命抵赖

发布时间: 2019-08-23 02:34:27

    阿桑看着眼前的这张笑脸,只觉得无比的讨厌。

    他必须努力地克制自己,才能让自己不会产生要冲上去撕烂这张脸的想法。

    “你说的是这场高尔夫球吗?我突然有点不舒服,没法继续打下去了,你自己玩吧。”一

    边说着,阿桑还一边努力地也挤出一些微笑来,让自己至少在场面上不会输。他

    想表达的意思是,大爷不陪你玩了,你自己玩去吧!可

    是他那勉强的笑容和酸溜溜的语气却出卖了他。他

    当然还想玩下去,但是前提条件必须是他能赢才行。不

    能赢他还在这里玩什么?“

    没法打下去了,是不是就意味着你认输了?”陆凡笑着问道。“

    随便玩玩还分什么输赢?”阿桑故作轻松,但是实际上,他的心里已经紧张了起来。这

    才只过了一个晚上而已,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忘记,他还跟眼前这人打着一个赌呢!

    那个赌的赌注实在是太重了,他可输不起。所

    以他只能装傻充愣,想要蒙混过关了。

    可是陆凡怎么会让他蒙混过关?“

    那可不行啊,咱们这可是打着赌的呢,我的口袋里,还装着我们昨天签好的合同,你打算不承认吗?”他

    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自己的口袋。袋

    口处确实是露出了一张纸的边缘。

    阿桑突然觉得有些头大。他

    有些后悔自己昨天晚上的孟浪。打

    赌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经常和人打赌,甚至连这个高尔夫球场的地皮,都是他和人打赌赢来的。

    对于阿桑来说,打赌是一件稳赚不赔的好买卖。赌

    输了他可以赖账不承认,但是赌赢了的话,在整个吐凡城,可还没有谁能赖得了他的账!毕

    竟他的家庭,是整个吐凡城最强大的家庭,没有之一。

    但是昨晚的这个赌,却不是那么容易赖掉的。

    以往他打赌,最多也就几个人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罢了,他说不承认就不承认了。

    可是昨晚的这个赌,却是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的,还有他的签字画押,根本就无法抵赖。

    阿桑当时也是觉得自己百分之百能赢,而对方又不是吐凡城的人,怕对方赖账,所以才会想出要做个合同的招数。可

    是没想到,他的这个防止抵赖的招数,最后还是用在了他自己的身上。

    “打赌这种事怎么能当真呢?”尽管知道很难抵赖,但是阿桑还是想要尝试一下。毕

    竟这是在吐凡城,对于他来说,或许还真没有什么办不成的事情。

    “我们都是成年人,怎么能够随便打赌?只是一句口头玩笑而已,做不得数!”“

    是吗?那我倒是要看看,阿桑先生亲笔签名画押的合同,到底能不能作数?”陆凡冷笑一声。

    别说有合同,就算是没有合同,这小子也别想在他的面前抵赖。

    在这个世界上,或许有人能够在陆凡的面前抵赖,或许还不止一个人能够做到这一点,但是那些人绝对都不会在吐凡城!

    两人的交谈,也是吸引了其他观众们的注意力。

    那些人也都凑了过来。当

    然,在他们凑过来的时候,自然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

    打赌?

    阿桑又和人打赌了吗?这

    个赌,一定是他输了,这次看他怎么抵赖!观

    众里也有不少人是曾经被阿桑赖过账的,虽然说不上有多怨恨,但是也很希望看到这小子吃瘪。

    其他人就更加想要看热闹了,他们这么一凑,就大有不看到热闹不罢休的意思。阿

    桑看着人们都围了过来,心里更加焦躁不安了。他

    也是一个好面子的人,不管做什么,都不能太离谱。

    虽然他可以靠着家势,压制住在场的每一个人,但是他也不能把白的给说成黑的,把白纸黑字给说成完全不存在啊。“

    兄弟,给我一个面子,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否则的话,我们两个都会很不好看!”阿桑压低了声音对陆凡说道,言语里不无威胁的意味。陆

    凡差点没笑出来。

    欠他一个人情?这

    可真是太有意思了。阿

    桑连白纸黑字写着的赌约都不想履行,这种低声的口头承诺,又算得了什么?陆

    凡可以肯定,只要他答应了,那么这个人情,大概就永远都不会有兑现的机会了。

    有些人,比如阿桑这种,永远都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他们可以做任何事,他们可以出尔反尔覆雨翻云,而不用付出代价。

    在绝大多数时候,他们也确实是那样的。

    但是凡事总有例外。陆

    凡就是这个例外。

    “不行!”他斩钉截铁地回道。“

    你说什么?”阿桑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他没有想到,在吐凡城,竟然还有人敢不给他,吐凡城头号人物桑爷的儿子,一个面子!这

    小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就算是熊和豹子,到了他阿桑的地盘上,也得给他老老实实地趴着!“

    你知不知道,你拒绝我的要求,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什么后果?”陆凡丝毫不以为意。

    “后果就是,你将会遭受到我以及我的家族,最为残酷的报复!我不敢保证,你能够活着走出吐凡城!”阿桑直接撕破了脸。

    他觉得他之前能够说出一句恳求的话,已经可以算是天大的面子了。他

    给了那么大的面子,陆凡却不肯回报他一点面子,绝对是一种对他和他的家族挑衅的行为。

    阿桑家族面对任何挑衅,都不会轻易放过。他

    却从来都没有去想过,他不肯履行赌约,还威胁和他打赌的人,这又是一种什么行为。

    “好啊,你们来吧,我等着。”陆凡完全没有半点阿桑期待中的恐慌,反而笑得更加随意了。“

    不过,在那之前,你可得先把我们的赌约给履行了。说

    着,他从口袋里把昨天签的合约给掏了出来,对着合约上的内容念道。“

    赌注为五个亿华夏币,并且,如果阿桑失败,就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跪在陆凡面前,扇自己三个嘴巴,并且说自己是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