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六百六十一章 鸡贼的桑爷

发布时间: 2019-08-23 11:35:25

    桑爷确实是很受冲击。

    对他来说,灰衣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依仗,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他能够有如今这种地位的最大支柱。

    在华夏的任何一个地方,都绝对没有像桑爷这种具有统治力的大人物。

    像连海市,有五大家族,互相之间实力相差不大,谁都不能一家独大。

    北苏省也有四大家族,没有哪一家能够做到说一不二的。中

    海市的顶尖家族也不少,就算是整个华夏,也有超过十个庞然大物一般的家族。

    但是在吐凡城,只有桑家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大家族,其它最大的家族,甚至连桑家的附庸都算不上。

    之所以会存在这么畸形的情况,一方面是桑家本身势力就极大,他们确实是比吐凡城别的家族都要强出许多。另

    外一个,就是因为桑爷有灰衣人这样一个重量级的帮手。本

    来,即使吐凡城内部无法产生一个足以和桑家抗衡的家族,外面的大佬也会过来扶植一个。让

    一个地方一家独大,对于外面的大佬们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这

    对他们来说,就意味着失去了那个地方的市场。只

    有那个地方存在着平衡和争斗,他们才有去获取利益的空间。可

    是却没有哪个大佬,能在吐凡城成功扶植起一个势力来。

    原因很简单,桑家有灰衣人。想

    要在吐凡城对抗桑家,就必须能对付得了灰衣人才行。这

    对于大佬们来说,实在是有些困难了。毕

    竟灰衣人实在是太厉害了,以他的实力,就算是在华夏最顶尖的家族比如欧阳家里,也绝对可以算得上是最厉害的高手之一。拥

    有这样高手的家族,对这些高手们可都是非常重视的。没

    有谁会为了吐凡城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而使用这种级别的高手。所

    以,桑爷就继续在吐凡城一家独大了,而且还越来越大。

    可是现在,灰衣人的不败神话,却被打破了。

    不光是被打破了,他整个人设仿佛都要坍塌了。

    无论是谁,被人拿在手里,当成玩具一样在地上砸上十下,然后像死狗一样丢在一边,都不会再有超级强者的人设了。包

    括在现场看到这些的人们,现在都有一种感觉。或

    许桑家,也不是不能挑战的。以

    前桑家给人的感觉就是无法挑战,别人连挑战他们的想法都不会兴起来,又怎么可能威胁的到他们呢。

    可是现在,这种感觉已经破灭,桑家以后一定会面临着许多麻烦。

    桑爷年龄虽然不小了,心思转动得还是很快。在

    这一瞬间,他的大脑里就已经闪过了这么多内容。不

    过,其实这些现在根本就不算是很重要。现

    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如何度过眼下这一关。

    陆凡把灰衣人扔在地上了之后,就对着他虎视眈眈。

    桑爷知道,接下来需要他自己来面对这一切了。

    他已经失去了保护。“

    桑爷,我想我现在还是不太愿意答应你的要求,应该没什么问题吧?”陆凡的脸上,带着有些戏谑的笑容。

    他这表情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个高手,更不像是一个刚刚才抓着一个人在地上连摔了十下的高手。

    但是,无论他做出什么表情,就算是他现在在做鬼脸,也绝对没有一个人敢再轻视他了。有

    实力的人,不需要通过表情严肃来表示什么。

    而陆凡,已经在刚刚展现出了自己的实力。桑

    爷的表情却是极为凝重。他

    知道陆凡说的不愿意,正是他们之前的对话。

    在灰衣人朝陆凡动手之前,桑爷还说,陆凡很快会改变想法。

    但是现在,桑爷知道,需要改变想法的是他自己了。

    “你说得没错。”即

    使是表示认输,他也要选择最含蓄的一种办法。

    他不肯承认自己错了,只好说对方没错。

    两个人的观点是截然相反针锋相对的,既然对方没错,自然就是桑爷自己错了。这

    种话他很难说出口,尤其是当着吐凡城这么多人的面。

    “那么接下来,咱们该好好地算一算账了。”陆凡点点头。

    他没有在意桑爷的那点小花招。对

    他来说,这点小花招根本就无伤大雅。在

    绝对的实力面前,一点半点小花招,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我会让阿桑履行赌约,把五个亿付给你,然后再让他真正地在所有人面前跪下扇自己的耳光,并且说他是傻逼!”桑爷立刻答应了。

    既然知道对方实力如此之强,而阿桑之前打赌的事又是白纸黑字的,那就没有办法去抵赖了。和

    一个高手抵赖,可是一件非常不明智的事情。

    桑爷十分果断地选择了想要放弃阿桑,这个他最喜欢的儿子。

    放弃掉一个儿子还有其他儿子,可是如果不放弃这个儿子,很有可能导致的后果是整个桑家都会受到重创。“

    是吗?”陆凡冷笑一声,“我可没觉得,你做的这点事,算得了什么。”

    让阿桑履行赌约,本来就是应该做的。

    如果说桑爷想要拿这种事算作补偿的那话,那可真是想得太好了。

    “你还有什么要求,可以一并提出来,只要是我能做到的,都没问题!”桑爷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没有犹豫。

    他之前提出那个条件,视作自己暂退一步,其实也是一个小花招。如

    果是没什么经验的人,说不定就觉得这样已经足够了。毕

    竟让阿桑做了那些,他这个人就算是彻底毁了。桑

    家都毁了一个人,这惩罚怎么说也应该算是够了。可

    是陆凡却很清醒,他知道,桑爷说的这些,都是阿桑应该做的。

    如果他不这么做,陆凡可是不会轻易放过的。拿

    这种必须做的事来当成条件,绝对可以算得上是十分鸡贼了。

    对于鸡贼的人,陆凡一向都没有什么好感。

    所以他也并没有客气,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要正阳石!”

    “什么?你是怎么知道正阳石的?”桑爷大惊失色,直接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