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六百六十三章 地下

发布时间: 2019-08-23 13:31:25

    那群黑人在拦住了高尔夫球场的众人离开后,就有人下发了格杀的命令。

    这个命令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突然到这些本来还在看热闹的人们实在是无法接受。

    桑爷为什么要来杀他们?难道只是因为他们看到桑家丢脸了吗?

    而有一些思维比较敏捷的人已经明白,他们之所以会要被杀,十有八九是和那个没听说过的正阳石有关系。

    正阳石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他们只是听到了一个名字,就要连命都丢掉?

    所有人都惊慌失措,甚至都开始四下奔逃了起来。

    只有一个人十分高兴。

    阿桑从地上跳了起来,大笑着:“哈哈哈,杀杀杀,把他们都杀了!”

    陆凡离开了,对他的控制自然也就已经解除了。

    但是他的记忆还在,他已经知道,自己刚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丢了极大的人。

    阿桑的心里自然是充满了怨恨,他不光怨恨陆凡,还怨恨所有看了他热闹的人。

    当然,像他这种人,肯定是不会记得,这些人之所以能够看到他的热闹,正是因为他的邀请。

    阿桑只会把所有的错误都推到别人的身上。

    他刚才一直都在想,该怎样收拾收拾这些看热闹的人们。

    没想到他的父亲比他要果断得多,直接下命令,把所有的人都杀死在这里。

    阿桑的心性早已经被怨恨所扭曲,听到父亲要杀这些人,非但没有感到恐惧,反而觉得十分痛快。

    杀!

    就把他们全都杀了吧!

    看了他的热闹,这就是死罪一条!

    阿桑十分畅快地指挥着那些黑衣人们:“你们快点动手,把所有人都给杀了,一个都不要留!哈哈哈!”

    “嗯,我们这就动手!”为首的黑衣人点了点头。

    然后他右手一挥,手里出现了一把银光闪闪的尖刀。

    尖刀在空中划过了一道令人心寒的弧线,划到了阿桑的脖子上。

    “嗤~”

    一道鲜血直接飙起。

    阿桑瞪大了眼睛,怔怔地看着那个黑衣人,双手紧紧地捂住了自己的脖子。

    他很想要问一问,这些人明明是他父亲派来的,为什么第一个要杀的是他?

    难道他们不知道,他是父亲最喜欢的儿子吗?

    可是阿桑现在一句话都问不出来,他的咽喉已经被割断了,他的鲜血已经染红了草坪。

    “砰!”

    阿桑终于倒下去了,重重地砸在地上。

    至死,他的双眼都是大大地瞪着。

    他死不瞑目!

    “都动手,注意桑爷说的是,一个不留!”

    黑衣人一刀杀死了阿桑之后,开始下命令。

    桑爷的命令就是一个不留。

    这里面当然包括所有看热闹的人,还有球场的工作人员,以及他的儿子。

    所有听到正阳石这个名字的人,都必须要杀死!

    只有这样,正阳石的秘密才能够真正地保守下来。

    一场屠杀开始了。

    即使是陆凡,也不知道,就在他刚刚离开之后,高尔夫球场上所有人都在被人屠戮着。

    桑爷能够在吐凡城称霸多年,自然有许多不引人注意的下命令方式。

    更何况,陆凡也并没有在意他的这些小动作。

    在他看来,桑爷无论是想要安排下什么陷阱诡计,都无所谓,由他去好了。

    陆凡就坐在车上,任由车子拉着他出了城,来到了城北的一片空地里。

    在西域,所谓的空地,基本上都可以算作是沙漠,最不济也是沙漠的边缘。

    车子就停在了空地里,桑爷先下了车,陆凡自然也跟着下来了。

    “接下来,我们需要靠走的了。”桑爷说了一句,然后就吩咐车子开回去了。

    他朝着沙漠深处走去。

    老头都能走,陆凡自然也没有任何问题,他跟了上去。

    桑爷年龄虽然不小,但是腿脚还算是比较利索的,身体也很好,在沙漠中行走,丝毫不觉得费力。

    陆凡就更不用说了,别说是在沙漠里行走,就算是在刀山剑雨里行走,对他来说,也是如履平地。

    两个人走了大约有一个小时左右,陆凡估计,他们已经走了有六七公里了。

    “到了。”桑爷终于停下了脚步。

    “到了?”陆凡也开始观察了起来。

    换在普通人的眼中,这个地方就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沙漠,什么都没有,更不要说是至宝正阳石了。

    但是,陆凡的观察力自然不能是常人比得了的,他仔细一看,就发现了这个地方的不同之处。

    这里虽然也是被沙子掩埋的,但是应该有一个地下入口,可以进入地下。

    想不到桑爷在这沙漠之中,还有一个地下宫殿。

    他要是真的想藏起来,那肯定是谁都找不到的。

    也不知道在这茫茫沙漠中,他是如何定位,找到这个地方的。

    陆凡也忍不住对他有些钦佩。

    桑爷没有再卖什么关子,他直接扫开了一块沙子,露出了一个小机关。

    搬动机关,一个往下的楼梯就出现在了陆凡的眼前。

    “请。”桑爷说了一句,然后就自己率先走了下去。

    他知道,如果他不先走的话,陆凡是肯定不可能下去的。

    没有谁会傻到自己钻进这种地方,而把敌人留在外面。

    这就是在等着别人活埋自己啊。

    陆凡跟进了通道之后,后面的洞口竟然自动合了起来。

    “想不到你在这个地方还建了一个老鼠窟啊,是为了躲猫吗?”他笑着调侃道。

    自己精心安置的地下室被称作是老鼠窟,桑爷也并没有气急败坏,而是依然稳定地朝前走着。

    对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保证好自己的安全。

    胜利就在眼前,这最后的一段路,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乱子。

    对手看起来很有自信,这也让桑爷省心了不少。

    楼梯道有点长,等他们下了楼梯,陆凡估计他们已经在地下七八十米的深处了。

    “想不到你这老鼠窟挖得还真够深的。”他又调侃了一句。

    “是吗?”这次桑爷终于开了口,他的声音已经又恢复了冰冷。“你想不到的事情还有很多,你大概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你会死在这种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