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六百七十章 年会

发布时间: 2019-08-23 20:30:22

    早在他还没有出来之前,嫂子刘芸就已经提醒过他。

    陆灵快要期末考试了,小丫头很久没见到哥哥了,期末考试过后的这个家长会,陆凡这个当哥哥的,无论如何都要去给开了。

    算算时间,现在已经差不多是时候了。

    但是,在那之前,他还有另外一件事要做。

    “你去参加一下仁怀县商业协会企业家年会,地点在龙腾大酒店宴会大厅。”

    刘芸现在越来越有大老板的气场了,这种事也只是发条信息说一下,连电话都懒得打一个。

    当然,这确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作为仁怀县商界的新贵,她完全不了解这个什么企业家年会是做什么的,有什么意义,当然就不会太重视。

    另外,她也确实是非常繁忙的。

    一个销售额达到几十亿的企业,会有许许多多想象不到的乱七八糟的事情需要处理,作为挂名的董事长,刘芸现在每天都要在厂里忙上十二个小时。

    所以,去参加不重要的年会这种事,就被以短信的形式,派到没什么正事的陆凡身上了。

    如果他要是也没空参加,那就当从来都不知道有这么回事吧。

    不巧的是,陆凡回来的时间刚刚好,他回到仁怀县的日子,恰巧就是这个年会召开的日子。

    既然这么巧,那就去蹭一顿饭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一向都不喜欢麻烦别人的陆凡同志看天色也不早了,干脆就没有急匆匆地赶回村里去。

    反正明天还要去一中接妹妹,他打算今晚干脆就住在县城里算了。

    来到龙腾大酒店门口,陆凡的心里也是感慨颇多。

    按理说,他回家之后,发迹的第一步,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那时候他在龙腾大酒店开了一个房间,给人治病,并且成功地赚到了第一桶金。

    尽管就算没有这个第一桶金,陆凡也可以从别的地方弄到第一桶金,甚至弄到好几桶金都没有问题,但是他对这里,还是很有印象的。

    走进龙腾大酒店,这里似乎还挺热闹的,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非常多。

    在显眼的地方,有一个登记处,所有人到了,都要过来登记一下。

    陆凡不愿搞特殊情况,自然也过去登记。

    “姓名,企业名称。”负责登记的是两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孩,长得都还算不错,青春靓丽。

    能够在这种地方担任接待工作的,在长相上肯定得是不能让人挑出毛病来的。

    不过她们俩抬头看了陆凡一眼,热情的笑容就收敛了回去,都低下了头,奋笔疾书,好像很忙的样子。

    美女有美女的特权,她们最大的一个特权就是,可以给人冷脸看。

    你一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伙子,身上穿的也不是什么名牌衣服,一看就不是什么有钱的富二代,更不可能会是哪个企业的老板,凭什么让美女对你笑脸相迎呢?

    “陆凡,出云制药厂的代表。”陆凡答道。

    他倒是没有在意这些。

    “出云制药厂?”两个美女又惊讶地重新抬起了头。

    这段时间,出云制药厂在仁怀县,可是出了很大的风头。

    做企业的,只要别人足够留心,总能看到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挣钱。

    出云制药厂每天都有大批的货车拉货进来送货出去,二十四小时机器运转不停灯光不灭,三班倒的工作制度,再加上出云口服液的高售价。

    这一切的一切都仿佛在告诉所有人,出云制药厂不是在制作口服液,而是在夜以继日地印着钞票。

    更何况,制药厂是要在仁怀县的银行开户的,账户上躺着的那几十亿的现金,就算是银行的那些家伙们不敢到处乱说,也难免会露出口风。

    这制药厂才成立了不到两个月,就已经隐隐有仁怀县第一企业的架势了。

    就算不是仁怀县第一企业,但是第一乡镇企业是绝对跑不了的。

    在今天的这个年会上,出云制药厂也被当做一个非常重要的嘉宾,很多人都盼着能够和制药厂的高层打好交道。

    但是,这么年轻的小伙子,恐怕不会是出云制药厂的什么大人物吧?

    为了谨慎起见,其中一个小姑娘还问了一句:“请问您在出云制药厂担任什么职务呢?”

    因为出云制药厂的缘故,她甚至都用上了敬语。

    “额,这个……”

    这个问题让陆凡有了犯了难。

    他在出云制药厂担任什么职务?

    要说这出云制药厂就是他建起来的。

    可是,董事长是刘芸,总经理是米贵仁。

    下面一系列的这个总监那个总监的,也都是聘请了专业人士。

    而陆凡因为考虑到自己不可能一直待在厂里,也就没有给自己安排什么具体的职务。

    当然,厂里的中高层,没有一个不知道制药厂还有他这么一号创始人的。

    中高层们在面对陆凡时的心情,并不比面对刘芸和米贵仁的时候差多少。

    可是关键问题是,这种事自家内部都很清楚,外面的人却不会知道啊!

    陆凡知道,他要是说自己是出云制药厂的老板,一定不会有人相信的。

    既然如此……

    “我是厂里的办事员,今天来县里办事,老板就刚好让我来参加一下这个年会。”

    这种事也是很正常的。

    对于很多企业,尤其是经营得比较好的企业来说,他们的高层在这种时候,肯定不会有时间来参加这个什么鬼年会。

    安排公司里一个随便什么人来参加一下,也算是尊重了商界同行。“好吧,我给您登记好了,您请进去随便坐吧,注意别坐到最前面的那两张金色桌布的桌子上就好。”小姑娘叹了一口气,失去了和陆凡继续攀谈的兴趣,又一次低下了头

    。

    至于陆凡的座位。

    出云制药厂的高层如果来了,肯定是有比较好的座位,至少可以混到那两张金色桌布上的座位。

    可是,让这么个年纪轻轻的办事员去前面和大佬们坐一起?

    那不是个笑话嘛!

    小姑娘想都没想,就给陆凡重新安排了。下面的那些桌,也有许多是被随便派来了的,让他们坐一起,是很合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