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六百七十七章 秦总来了?

发布时间: 2019-08-24 03:20:38

    太容易了?

    周围的人们都莫名都有些惊讶。他

    们可不会觉得,陆凡想要证明自己是刘芸的小叔子,会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这种事,除了让刘芸自己来说,还有谁说的能让大家相信呢?就

    连王行长这种,算是跟出云制药厂打过交道的老狐狸,还不是被人给忽悠住了?所

    以,他们根本就不相信陆凡的这番话。

    “我看没有你说得那么容易吧?我们可不是随便什么人说的话,都会信的。”齐龙腾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放心,你很快就会知道了。”陆凡倒是很有信心。

    “我倒是要看看,你又打算编出什么鬼话来!”刘副总依然是十分盛气凌人。

    他已经想好了,一会不管那小子用出什么手段来,他都一概不承认。

    反正他手里是有跟刘芸的合照的,这一招总不能再用了吧!

    “我之前,似乎看到秦忠怀今晚也在这里吃饭的啊。”陆凡看似随意地说道。

    “秦总也来了?”齐龙腾眉头一皱。

    秦忠怀的身家,跟他们这些人比起来,是有些不值一提的。

    但是人家的背景很深,是仁怀县有数的大佬之一。有

    这样的背景,所以秦忠怀无论是走到哪里,无论是见到哪位商人,只要是在仁怀县做生意的,都不能不给他几分面子。

    齐龙腾也是如此。

    每次秦忠怀到他这里来吃饭的时候,他都要尽量亲自出面,陪着喝几杯酒。就

    算是他真的有事赶不到酒店,也会让下面的人送上一些名贵稀有的酒菜,以示歉意。可

    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还会有秦忠怀到了他店里吃饭他却不知道的一天。“

    马上去看一下,秦总到底在不在!”齐龙腾吩咐了下去。

    秦忠怀能否证明陆凡和刘芸的关系是一回事,他在没在酒店吃饭又是另外一回事。

    “就算秦总真的在这里,他恐怕也没法帮你证明什么吧?我可没听说过秦总和出云药业还有什么关系!”齐龙腾的声音有些大。没

    有准确地掌握到秦忠怀在酒店吃饭的消息,让他很不高兴。

    就算酒店在搞大活动,那也绝对不能忽视了秦忠怀这样的客人啊!“

    这个,等他来了,你就知道了。”陆凡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并没有过多地解释。

    刘副总心里倒是有些忐忑。

    秦忠怀这个名字,他肯定是没有听说过的。

    一个姓秦的,跟刘芸之间,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关系。但

    是刘副总却由此回忆了起来,他记得,刘芸似乎是真的嫁给了一个姓陆的穷小子。难

    道眼前的这小子,就是刘芸嫁的那人的弟弟?不

    会这么巧吧!

    刘副总不得不忐忑。

    在龙腾大酒店,齐龙腾想要知道些什么,还是很容易的。

    很快,他就已经知道了,秦忠怀今晚确实在这里吃饭,就在楼上的至尊厅。“

    真是一群废物,这种事竟然还得等到我让你们查才能知道!”齐龙腾的火气更大了。

    要是因为招待不周而惹怒了秦忠怀,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秦

    忠怀这种衙内党,让他们办什么事,他们或许不太能给你办成。

    但是如果你得罪了他们,他们想要坏你的事,却是非常简单的。所

    以,没有人愿意得罪这样一位衙内。

    既然知道了秦忠怀的房间,齐龙腾打算这就过去了。

    “我现在就去秦总的房间里坐一坐,你要不要一起去?”他看向陆凡。

    既然这小子能够准确地说出秦忠怀今晚就在酒店,这说明他是认识秦忠怀的。

    而且他的身份还需要秦忠怀来证明。

    所以,齐龙腾就想要带上陆凡一起过去。他

    们不过去,难道还想要秦忠怀自己过来吗?真

    是个笑话!可

    是有的人却不觉得这是个笑话。

    “我就不过去了,你让他下来好了,正好在这里,当着大家的面,对质一下。”陆凡说道。

    “你该不会是头脑有问题吧?竟然让秦总下来找你?”齐龙腾的腔调又起来了。就

    算是出云药业的刘蕫在这里,也绝对不可能让秦忠怀屈尊下来。这

    不是谁的身份高谁的身份低的问题。

    作为一个衙内,从来都是很看重他们的面子的,他们绝对不会因为别人有钱,而折了自己的面子。“

    你尽管去说就行了,提了我的名字,到时候你就会知道,到底是谁的脑子有问题了。”陆凡不仅没有动,反而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大有赖在这里的打算。

    “那好。”齐龙腾懒得跟他废话。听

    到秦忠怀的消息之后,他的心就已经飞到秦忠怀身边了。

    没能够在第一时间过去招待,已经是一个大错,如果还不赶紧过去的话,那就是错上加错了。齐

    龙腾急匆匆地上了楼,赶到了秦忠怀的房间,敲响了门。“

    秦总恕罪恕罪!今天是下面的人疏忽了,竟然不知道您大驾光临,怠慢了,实在是太怠慢了!这样,我先自罚一瓶,然后再向您道歉!”齐

    龙腾一进到秦忠怀的房间,就先干掉了一瓶自己带的高度白酒表示诚意,然后又给桌上添了几个菜几瓶好酒,这才坐了下来。

    秦忠怀今天似乎心情不错,对他的迟到也并没有生气,反而还劝了他几句别喝太多酒。齐

    龙腾讲了几个笑话,然后又给秦忠怀和他的几个同伴分别敬了酒,才慢慢地说了起来。“

    秦总,今天我们下面还有一个宴会,参宴的都是仁怀县的企业家们,您要不要……”他

    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老齐啊,你还不了解我?这种事怎么还对我说?”秦忠怀似乎有些不悦。

    “对不起秦总,主要是下面有一个叫陆凡的家伙,自称是认识您,所以我才会和您提了一句,怪我怪我!我再自罚三杯!”齐

    龙腾一边说着,一边又要给他倒酒。

    “砰!”秦忠怀一下子站了起来,他的动作太快了,甚至把椅子都给带倒了。

    齐龙腾顿时吓得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