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六百七十八章 焦虑

发布时间: 2019-08-24 04:18:35

    第六百七十八章 焦虑

    “秦总,您怎么了?是这个陆凡曾经得罪过您吗?”齐龙腾小心翼翼地问道。

    能够让秦忠怀产生这么大的反应,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个叫陆凡的,该不会是曾经抢过秦总的女人吧?

    齐龙腾的心里十分忐忑。

    他虽然自认为并不怕秦忠怀,但是他很清楚,他这种商人,其实还是很不愿意得罪秦忠怀这样的衙内的。

    毕竟做酒店生意的,想要搞他们,确实很容易。

    随便编点理由,工商水电安检之类的没事来查上几趟,就算查不出什么东西来,也会严重影响生意。

    顾客们肯定会想,为什么人家不查别人,就偏偏来查你们?

    肯定是你们有问题的啊!

    更何况,齐龙腾知道,他的酒店,确实是有些问题的。

    想要赚钱,就不得不有点问题,这是谁都无法避免的。

    所以,他才不敢得罪秦忠怀。

    因为秦忠怀的老子,可是直管着很多权力部门,绝对是齐龙腾这样的人最怕的。

    在这个角度上,他倒是很羡慕出云药业这样的企业。

    不需要巴结奉承什么人,只需要好好做好自己的生意,就能够无论走到哪里都得到很大的尊敬。

    但是,这种事是学也学不来的。

    这需要企业本身有着极强的竞争力。

    齐龙腾只能羡慕。

    秦忠怀哪里知道,齐大老板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会有这么多的想法。

    他还在非常的紧张:“你说的那个陆凡,是什么样子的?你描述给我听听。”

    “他挺年轻的,看起来才二十来岁,不过不太像刚毕业的学生。”齐龙腾努力地回忆着。

    “个子大概有一米八左右吧,不胖,但是看起来还挺结实的。”

    “那应该就是他了。”秦忠怀点了点头。

    他认识的陆凡不多,符合这样条件的,更是只有一个。

    “秦哥,那小子是什么人?要不要咱们兄弟一起下去教训教训他?”秦忠怀旁边坐着的一个人也起身凑了过来。

    齐龙腾更加相信了自己的判断。

    你看,陆凡果然是得罪了秦忠怀,人家的兄弟都要下去找麻烦了!

    齐龙腾只希望,自己不要受到牵连。

    “教训你妈逼的!”秦忠怀对自己的小弟,可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直接一巴掌拍了过去。

    教训陆凡?

    这是要去送人头吗?

    仁怀县这么大,有谁能教训得了陆凡的?

    秦忠怀虽然还不能完全搞清楚陆凡的来头,但是凭着他跟陆凡的几次接触,他已经知道,这个人,绝对是一个非常有来头的人!

    至少他,绝对得罪不起陆凡!

    小弟后脑勺上挨了不轻不重的一下,顿时蔫巴了,躲到一边,不敢说话。

    “陆哥在这里,你怎么不早说?还在这里罗里吧嗦的!”秦忠怀教训完了小弟,又冲着齐龙腾发起了火。

    陆哥?

    齐龙腾都惊呆了。

    在场的其他秦忠怀的小弟没见过陆凡,或许还不知道。

    但是齐龙腾自己还是很清楚的。

    他十分确定,那个陆凡的年龄,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五岁。

    而秦忠怀,今年刚好三十岁!

    也就是说,陆凡比秦忠怀,至少小了五岁。

    想到这里,齐龙腾已经忍不住有些害怕了起来。

    到底是什么样的来头,竟然会让秦忠怀这样的衙内,不顾年龄,不顾面子,跟一个比自己小五岁的人叫哥呢?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但是,齐龙腾也清楚,这件事并非不可能。

    这只能说明,那个叫陆凡的,来头极大,是秦忠怀也绝对惹不起的人。

    别说惹,只怕秦忠怀只会想着该如何巴结人家吧?

    想到这里,齐龙腾又是一阵心惊肉跳。

    但是秦忠怀却没有理会他的这些想法,而是直接开始朝外走去了。

    “老齐,你说陆哥是在楼下是吧?我现在就下去!”

    齐龙腾看到秦忠怀着急的动作,总觉得有些眼熟。

    这不就是他在下面听到秦忠怀在酒店吃饭的消息后的反应吗?

    只是,秦忠怀的反应比他要更大,更着急!

    “秦总,您别着急,我带您一起下去!”齐龙腾赶紧跟了上去。

    秦忠怀走到了电梯前,发现电梯才刚刚下去,想要再上来,大概还需要不短的时间。

    “走楼梯吧,没空在这里等电梯了!”

    他直接朝着楼梯间的入口走了过去。

    齐龙腾跟在他的身后,心里的不安却是越来越重了。

    我的天呐!

    那个陆凡,到底是什么来头?

    让秦忠怀坐不住想要赶快下去,这也不算是太难。

    但是能让这位养尊处优,平时连路都不愿意多走一步的大少爷不等电梯而去走楼梯,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要知道,在这里等电梯上来,顶多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

    他们就算是等到了电梯再下去,用的时间,也未必会比走楼梯下去时间长。

    但是秦忠怀却还是选择了走楼梯。

    齐龙腾知道,这是因为焦虑。

    如果在原地等待的话,在着急的情况下,人就会变得十分焦虑,一分钟也会感觉比一个小时还要难捱。

    但是如果能够一直不停的话,这种焦虑感就会好一些,至少不会乱了方寸,能够镇定一些。

    秦忠怀选择走楼梯,也是因为这个。

    让他在电梯门口一直等着,他肯定是等不住的。

    而走楼梯,就会好很多,心里应该也会平静一些吧。

    齐龙腾正想着,突然听到前面传来“哎哟”的叫喊声。

    他连忙回过神来,往前一看,却发现,那个在他想来,应该会变得镇定的秦忠怀,竟然一脚踩空,摔在了楼梯上。

    “秦总,秦总,您怎么这么不小心,摔着了没有?咱们赶紧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齐龙腾连忙冲上去,扶起了秦忠怀。

    “妈的,你这是什么楼梯,怎么这么难走?”秦忠怀骂骂咧咧地爬了起来。

    他这一下可是摔得不轻,浑身都疼得要命。

    但是休息?

    不存在的。

    “休息个屁啊!赶紧下去,万一陆哥知道我在这里,却没有赶到他面前,搞不好会生气的!”

    说完,他又一瘸一拐地往下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