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六百七十九章 劝架

发布时间: 2019-08-24 05:11:05

    第六百七十九章 劝架

    齐龙腾很想要告诉秦忠怀,你的陆哥早就知道你在这里了,他看起来似乎也并不在意你有没有去向他请安。

    可是他没敢说出口。

    这种话他也没法说出口。

    但是他心里清楚,这次的事情如果运作得好,搞不好还能拉近跟秦忠怀之间的关系。

    毕竟他也算是见过秦总狼狈的一面了,这绝对足以让两人之间的关系更进一步。

    当然,比起秦忠怀来,更让他想要巴结的人,还是陆凡。

    一个能让秦忠怀都上杆子去巴结的人,他齐龙腾凭什么敢不去巴结?

    他现在已经相信了,陆凡一定真的就是出云药业的创始人!

    只有他这么牛逼人,才有可能创建起这么牛逼的企业。

    至于那个刘芸。

    他们早就已经在背后讨论过了。

    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凭什么掌管这么大的一个企业?

    她的背后,一定还有一个男人。

    现在看来,这个男人已经找到了。

    齐龙腾脑子里胡思乱想个不停,脚下也没有停,很快就来到了楼下的大厅里。

    这会,刘副总正在对着陆凡,??赂雒煌辍

    “小子,你还能坐得住吗?齐总可是很快就会下来的,他要是来了,你的谎言可就要被拆穿了。”

    “我劝你还是赶紧走吧,一会闹得不好看了再想走,就没那么容易了。”

    “说实话,我是懒得跟你计较的,你似乎也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回去自己辞职吧!”

    刘副总还算是一个比较能说的人,在那里自娱自乐,似乎是很有些成就感,甚至好像是已经再心理获胜了。

    可惜陆凡坐在那里,一直都是老神在在,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他说的话。

    对于废话,陆凡一向都是拥有免疫能力的。

    别说是一个刘副总,就算是一万个刘副总在这里一起说,也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我告诉你,你可不要太过分了,不要逼我们动手把你给丢出去!”刘副总甚至都跳了起来,挥舞着双手,大有一言不合就出手的意思。

    可惜他似乎也只是再列架子而已,根本就没有动手。

    否则的话,陆凡说不定也能高兴一点。

    但是有人已经不高兴了。

    秦忠怀好不容易连滚带爬地来到了楼下宴会大厅,正准备喘口气,调整一下自己的呼吸,就看到,竟然还有人敢在陆凡的面前张牙舞爪。

    “妈的,小子你是想死吗?”

    他顾不得自己的身子还有点疼,直接加速,快跑了两步,抬腿就踢了过去。

    “砰!”

    刘副总没有反应过来,被踢了个正着,一下子朝前扑倒了。

    他的前面就是陆凡。

    眼看他这一下,必然是要扑到陆凡的身上了。

    陆凡却不知道怎么着,整个人,连带着屁股底下的椅子,都横向的平移了一段距离,刚好躲开了刘副总。

    “啪!”

    刘副总整个人直接趴在了地上,来了个五体投地,狼狈之极。

    但是,这也只是因为秦忠怀从背后偷袭,让刘副总没有防备,才会落得这样。

    虽然看起来确实是很狼狈,但是实际上,伤害并不是很大,甚至都未必比得上秦忠怀摔的那一下。

    毕竟秦忠怀并不是一个很擅长于打架的人,身体也不是很强壮,力量十分有限。

    “妈的,是谁在背后偷袭老子的?”刘副总摔倒后就想要爬起来。

    他一边爬着,嘴里面还一边骂着。

    “连老子都敢偷袭,真他妈的是作死,你最好别跑,让老子扒了你的皮!”

    “妈的,还敢这么嚣张!”秦忠怀本来是想要去找陆凡问好的,听到这小子竟然还在不停的骂着,又是一阵心头火起。

    他直接蹿了过去,又是一脚。

    刘副总刚刚爬起了一半,更是没有防备,直接又被踹翻在地。

    这一次,秦忠怀没有再客气,直接上去一脚踩住,然后就不停地踩踏了起来。

    “妈的,我让你嘴巴臭!我让你嚣张!你再狂一个给我看看?”

    刘副总被人踩在脚底,郁闷得要死。

    他刚才被人踹倒之后,之所以还敢嚣张,是因为,他觉得踹他的人一定是靠着偷袭,趁着所有人都没有准备,才能得手的。

    这里有这么多人,有华夏银行的王行长,还有仁怀县商界的其他大佬们。

    他们每一个人,都可以算得上是很有权威的人。

    有他们在这里,那个暴徒肯定是会在第一时间就被人给控制住的,绝对不可能对他造成二次伤害。

    所以刘副总才敢大声叫骂,一方面是为了出气,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保存自己的面子。

    但是他哪里知道,打他的人是仁怀县的小霸王秦忠怀。

    能够在这里出现的人,可没有一个不认识他的!

    秦忠怀要打人,王行长以及其他的老板们当然也会劝一下,但是真正动手去拉,谁敢?

    你要是上手去拉了,是不是代表,你在秦忠怀和对面那小子之间,选择了站对面的那小子?

    在场的都是人精,他们知道,刘副总事后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但是他们却还要再仁怀县混口饭吃。

    得罪了秦忠怀,对他们绝对没有半点好处。

    所以,大家也只是口头劝一劝,真的上手,没有一个人。

    “秦总,别打了。”

    “秦总,消消气。”

    “秦总,你可别动作过大,伤着自己。”

    刘副总趴在地上,差点没有气得当场直接去世。

    你们这群人,到底是在说些什么?

    挨打的到底是老子还是打老子的人?

    为什么你们说的话,好像他还是一个受害者?

    就连齐龙腾,来到了这里之后,也不敢上手去拉秦忠怀,也只是口头随便劝了两句。

    “秦总,不要,秦总,停,不要,停,不要停!”

    这些语言上的劝阻,对于秦忠怀来说,跟苍蝇叫没有什么区别。

    他的动作根本就没有收敛半分。

    终于,陆凡开了口:“行了,秦忠怀,我让你来,可不是让你来打人的。”

    他的声音并不大,比起那些劝架的,甚至还要小一点。

    但是就是这不大的声音响起,秦忠怀立刻住了手,就好像开关被关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