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770章 安慰

发布时间: 2019-08-27 23:42:29

    连海市这边只有作为东道主的魏家的魏明书参加,那么,其他几个不是连海市的人,相信身份地位也绝对不会太差了。

    果然,魏家那人就给黄宗亮介绍了一下其他几个人的身份。

    那几人全都是来自周边市的,每一个在他们当地的地位,都不下于魏家,甚至还犹有过之。比

    如刚才向陆凡他们发难的那个家伙,就是隔壁安阳市的首富江海峰,也是当地最大家族明面上的家主,身份地位极高,绝不在连海市魏家之下。但

    是他还不是在座的最厉害的一位。

    在座的最厉害的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者。

    从陆凡两人进来的时候,他就一直坐在那里闭目养神,甚至连眼睛都懒得睁一下,始终都是保持着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不过他也确实有这个资本。

    因为这个老者姓沈,叫沈丰年,来自南方的钱临市,在那里,人们对他还有另外一个称呼。“

    沈半城”!

    任何一个会被叫做半城的人,都是一种实力的象征。即

    使他的财产地盘达不到半城那么多,相差也不会太大。更

    何况,钱临市是南方的富裕城市,经济实力相当于数个连海市这种经济不怎么行的城市。

    搞不好沈半城一个人的财力,就足以赶上整个连海市!听

    完魏明书的介绍,绕是黄宗亮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心里还是有些惴惴不安。

    怪不得他刚一进来,就会遭到别人的反对。

    原来坐在这里的人,每一个都是十分了不起的人物,他们不愿意跟一个后辈毛头小子混在一起,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就

    连陆凡,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不过,他的心事重重,并不是有些怕了这些人的身份。对

    他来说,别说是什么半城,就算是半省半国,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他

    最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这些在各地都算是十分了不起的人物,竟然会一起跑到连海市来。要

    知道,连海市可实在没有什么能吸引人的东西啊。看

    起来,也只有黄祝同说的那些好东西,才能有这样的吸引力了。

    可是,目前陆凡知道的,只有一件捣药罐,并不知道其它的东西都是些什么。

    这些大佬是万万不可能因为一件传说中的捣药罐就跑到连海市来的,吸引他们来的,一定是别的东西。这

    让陆凡也有了些兴趣。魏

    明书介绍完了大概的情况之后,就让黄宗亮坐下了。他

    也算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没有义务当介绍员,对于在场每个人的身份只是简单地点了一下,就算是给黄祝同面子了。

    黄宗亮自然也知道这些,他并不指望着能从魏明书那里得到更加详细的消息,只能乖乖地待在一边。

    当然,他也是一个非常能够摆正自己位置的人。

    虽然大堂里还剩下了比较多的座位,他还是选择了最下首的位置坐下。

    一群人坐在那里,等待着传说中的好东西到来。让

    黄宗亮意外的是,他本来以为这些大佬们会闲聊几句,比如聊聊生意或者聊聊生活之类的。

    但是实际上,在座的这些人在他们坐下之后,就没有一个开口的,全都像沈半城一样,坐在那里,闭目养神了起来。

    气氛竟然会这么尴尬?黄

    宗亮十分惊讶。

    他是个年轻人,并不是很喜欢安静。当

    然,这并不代表他需要一直闹,他也可以在安静的环境中待很长时间。

    比如当年读书的时候,面临着重要的考试,一次学个十几个小时,也不是没有过的事情。

    可是,眼前的这种安静,却让黄宗亮有些受不了。大

    堂里不光安静,还充满着肃杀的气氛,空气仿佛都快要凝固了。黄

    宗亮觉得自己每呼吸一口空气,都要用上极大的力气。

    只不过一分钟,他就有些受不了了,他甚至想要直接跑出去。这

    里实在是太压抑了,简直就能把好端端的人给逼疯!黄

    宗亮以前以为,跟父亲在书房谈正事的时候,气氛就已经可以算是很压抑了。

    可是他现在才知道,父亲在自己面前,一定是强行收敛气势的。

    看看这些大佬们,只不过有意无意之间释放出来的气势,就已经如此逼人了。真

    是一群疯子!黄

    宗亮甚至都已经在心中骂起来了。其

    实,这事也怪不了其他的人们。

    虽然他们都坐在一起,但是实际上,他们彼此之间是属于竞争关系的。一

    会要来的好东西是有限的,一个人得到了,其他人就得不到。而

    他们每一个人都希望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所

    以,交流谈话轻松什么的,都是不存在的,他们没有彼此怒目而视,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如果真要是那样的话,黄宗亮恐怕更加受不了。

    这也是这些人不愿意有别人掺和进来的原因。层

    次达不到的人进来,真的没什么意思。“

    别紧张,不要把他们太当回事,你就当他们是一堆木头桩子,或者压根就不存在。”这时候,陆凡突然开了口。

    他的声音虽然没多大,但是在这安静的大堂里,却还是显得极为明显。

    黄宗亮确实是已经处于十分紧张的状态了,他浑身的肌肉都已经绷紧了。但

    是,这两句轻飘飘的话语里却好像带着魔法一般,一下子就缓解了他的紧张。

    “呼!”黄宗亮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紧绷的肌肉也重新回复了松弛。

    他突然发现,房间里几近凝固的气氛仿佛被打破了,空气又重新变得流动了起来。

    他感激地看了陆凡一眼,把谢谢两个字给咽回了肚子里。虽

    然他已经没那么紧张了,但是在这个环境里,他还是不太敢说话。

    可是,陆凡的两句话,却是让其他人都大为不满。你

    安慰你的朋友可以,为什么要拿我们来说事呢?什

    么叫当我们是一堆木头桩子,或者干脆当我们不存在?大

    家都是一方大佬,对于这样的说法,很不满意。

    “小子,说话可得要注意一点,小心风大闪了舌头!”江海峰又是第一个跳出来的,阴阳怪气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