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839章 计算力

发布时间: 2019-08-30 20:22:56

    回顾自己这一局的表现,曹汉觉得并没有什么问题。为

    了让对手意外,他还特意拿出了不太常见的布局。当

    然,这个布局曹汉自己是有研究过的,确定能下,他才会这么下的。

    而后在双方的战斗中,他也算是手筋连发妙手连出,每一招每一步几乎都不存在着问题手,有好几步棋走得,连自己都觉得十分精彩。可

    就算是这样,几个回合战下来,黑棋还是穷途末路了。

    难道这就是境界上的差距?

    曹汉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了一跳。自

    己可是有着职业水准的高手,而对方呢?却只是一个毫无名气的业余棋手而已。

    自己怎么会在境界上和对方有了差距呢?这

    也太不可思议了!曹

    汉怎么都想不通。

    但是,棋钟上的时间不会因为他想不通而有所停留。因

    为这只能算是一场比较业余的比赛,所以比赛时间定为双方都只有一小时的时间。曹

    汉本以为,以自己职业级的实力,一定可以摧枯拉朽地拿下比赛,时间定得长了也没什么意义。

    可是谁想到,比赛是摧枯拉朽了,但是枯和朽的,好像都是他。曹

    汉终究还算是一个经历过比较多比赛的棋手,他的经验十分丰富,即使是惨败的经验,也一点都不缺。他

    回过神来,拿起了两颗棋子,放在了棋盘上。

    这就是所谓的投子认负了。围

    棋规则是每个人一次只能放置一枚棋子,放两枚棋子算是犯规,所以很多人都以这种方式来认输。这

    一局只坚持了八十来手就自己认输了,实在是有些丢脸。可

    是曹汉心里竟然完全生不起任何再来一局找回场子的想法。

    他有一种感觉,即使是再下十局,他恐怕也不会能赢下一局来。

    这种自己找虐的行为,没有任何意义。裁

    判再次来到了对局室。

    实际上,这种有人认输的棋局,裁判的作用就很小了。

    不过不管怎样,他还是要来宣布一下结果的。

    “白棋中盘胜!”陆

    凡微笑着点了点头,这个结果对他来说,毫不意外。

    “可以复盘吗?”曹汉问道。

    他实在是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轻易地失败。

    复盘是围棋比赛之后,双方把棋局重新摆一遍的做法,在摆棋的过程中,还可以讨论其中招式的得失,对于双方发现自己的失误,寻找更好的招式,提高棋艺,都很有好处。“

    可以。”陆凡没有理由拒绝这种正常的活动。

    两个人重新摆起了棋,很快,他们就摆到了曹汉第一次出强手硬攻的地方。

    “这时候,我觉得自己是有优势的,白棋被攻得很紧张,随时都有被吃掉的危险,你是什么时候觉得自己能够扭转这种不利局面的呢?”输了棋的曹汉态度变好了不少。

    他确实是一个热爱围棋的人,为了能够提高自己的棋艺,即使是一个他很不喜欢的人,他都能虚心请教。不

    过话又说回来,他跟陆凡之间,又有什么矛盾呢?他

    们本来就没有任何矛盾啊!之

    前他们在言语上,确实是有些冲突。

    不过看目前的情形,以及陆凡在棋上表现出来的实力,他刚才说的那些话,真的并不过分。既

    然如此,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就很小了,曹汉虚心请教也就没什么了。“

    所谓的不利局面,其实只是基于个人的判断而已。在你看来,黑棋的攻势很猛,白棋的气有些紧,很容易被吃掉,所以局面是黑棋的优势。”陆凡侃侃而谈。

    “但是,在我看来,黑棋从来都没有领先过,这一切的情形,都是我制造出来的,我故意把这里的白棋下得有些紧,引诱黑棋来攻,然后瞒天过海,在另外一边抢占实空,而局势,也一直都在按照我的想法发展。”“

    所以,我从来都没有觉得白棋有什么不利过,又哪来的什么扭转呢?”曹

    汉沉默了。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他判断失误之后的想当然啊!自

    己根本就从来都没有领先过,却仗着职业棋手力量大,去攻击人家的弱棋,结果直接掉入圈套之中。

    如果自己能够老老实实的行棋的话,或许还能坚持更长时间。一

    旁的裁判也有些面红耳赤。因

    为他刚才在观战室中,对曹汉的这一手评价很高,甚至认为这是奠定胜局的一手棋。

    可是现在,听了陆凡的解释之后,他才知道,原来那一切都是人家安排好的!这

    可能吗?裁

    判心里其实是有些怀疑的。他

    觉得,这很有可能是陆凡赢了棋之后的装逼。“

    你的意思是,你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有了弃子的想法,并且已经算定,在三十余手之后,你能够弃子成功并且在另外一边占到极大的好处?”裁判问出了自己的疑问。这

    可是三十多步棋啊!哪

    怕是当今世界上计算力最强的超一流高手,他们在算棋的时候,只怕也未必能够算到三十多步之后吧!

    更何况,裁判记得清清楚楚,陆凡在应这一手的时候,几乎都没怎么需要思考,在曹汉下完之后极短的时间里,也跟着落子了。棋

    钟上显示的时间也证明了这一点,双方走了八十余手棋,陆凡的用时只有区区五分钟而已。裁

    判更加相信,这只是一个误打误撞的巧合,一定是那个陆凡在后面无意间发现了弃子的好棋,然后就用上了,跟这会的下法,没有一点关系。“

    不,当然不是。”陆凡摇了摇头。裁

    判长出了一口气。

    看来自己的猜测还是正确的,这小子就是误打误撞撞上了。不

    过这家伙的运气可是真好啊!连这种棋都能撞上。

    “其实早在这一步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出曹先生的打算,并且已经想出了应对的方案,所以接下来的这几步,我都是在为这个方案而做铺垫,同时也把曹先生往这个思路上引。”陆凡在棋盘上指点着。

    裁判和曹汉同时大惊。他

    们看到,陆凡指的那步棋,竟然还要在十步之前。

    这家伙竟然能够提前四十步,就安排好这么精妙的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