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864章 被震住了

发布时间: 2019-08-31 21:02:13

    “砰!”没

    有人看清陆凡是如何动手的,但是在一秒钟之后,本来那些冲向他的人,全都往后摔倒在地了。“

    啊!”被开了花,头破血流的那个壮汉直接惊叫了起来。他

    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讨个债,竟然会遇到这么狠的角色。

    这个年轻人看起来一点也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可是下起手来,却是及其狠辣。

    他的脑袋上还在剧烈的疼着,看看那些兄弟们,似乎也是被揍得不轻。

    看来真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物了。

    “兄弟,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对不住了,你大人有大量,能不能放我们一马!”壮汉能够当上一群人的大哥,绝对不是一个傻子,见到形势不对,直接就服软了。

    “你是个当大哥的,当大哥的,可不能这么容易就放弃了。”陆凡冷笑一声。

    “这种时候,你就应该拿出做大哥的气势来,好好地收拾收拾我,也好给你的小弟们看看你的本事。”

    壮汉心中不由得大骂了起来。

    我还收拾你?你麻痹,我看你是想要以此为借口来收拾我吧!壮

    汉当然能看得出,就算有十个自己,也绝对不可能是眼前这人的对手。

    自己跟人家动手,那是纯属找虐。没

    有人有找虐的爱好,他当然不会去招惹陆凡了。

    “不了兄弟,我已经认识到我们的错误了,我现在就带他们走,行吗?”壮汉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啪!”又

    是一块茶盘,被敲碎在了壮汉的脑袋上。

    “你说不就不?怎么也不问问我答应不答应?”

    动手的当然还是陆凡,也只有他,才敢这样肆无忌惮地动手。壮

    汉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就算他脑门子够硬,挨一下不会出什么事,但是也受不住这么重的两下啊。而

    且看那小子凶神恶煞的模样,似乎不是这两下就能结束的样子。“

    大哥,你说,你说想要我怎么办!只要是能办到的,我一定全都照办,行吗?”壮汉的声音里甚至都带了几分哭腔,他再也不敢拿大叫陆凡兄弟了。

    这要是让那些熟悉他的人听到了,恐怕都会怀疑人生。威

    震京城几条街的大佬,怎么会有这样苦苦哀求别人的时候呢?

    “我说让你怎么办,你就怎么办,完全听我的?”陆凡似乎是有些意动了。

    “没错没错,我全都听您的!”壮汉连忙点头。

    他其实并不是一个会认怂的人,可是现在,他实在是没办法了。遇

    到一个说动手就动手,而且下手还这么凶残的狠人,他还能怎么办呢?

    一旁的曹汉也很无奈。他

    本来还寄希望于这些京城的小地头蛇,能给陆凡制造一点麻烦,好让他有出手相助的机会。可

    是谁能想到,陆凡直接使用了最简单,却也是最直接的办法,一下子就摆平了这件事。

    不过话又说回来,暴力最初的意义,不就是这个么。只

    要你拥有着绝对碾压的力量,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曹

    汉在心中叹了口气,看来自己拍马屁的机会,又要延后了。

    不过那个陆凡,实在是让人看不透,不光棋下得那么好,手头上也是这么硬,看起来甚至都不比家里的那些高手们差了!

    曹汉脑子里想的东西,也是挺多的。“

    行,那我就先提几点要求,你看看能不能行。”陆凡点点头。“

    一定没问题的,大哥您尽管说!”壮汉大喜,一时间,甚至都有些忘记了头顶的疼痛。

    “第一,以后再也不准来骚扰明小星。”陆凡淡淡地说道。“

    没问题,我再也不会来找她要钱了,您说的对,放高利贷是不对的,所以我准备免去这笔债务!”壮汉连忙答应了下来。

    不让自己找明小星,不就是不让自己要钱吗?壮

    汉直接自作聪明地免去了那些债务。“

    我什么时候让你免去这笔债的?”陆凡的声音顿时又冷了几分。

    “啊?”壮汉目瞪口呆。不

    让我来要钱,又不让我免去债务,这是什么意思?

    这不就是又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吗?说

    实话,壮汉心里,对这种行为,十分不齿。

    可是,就算他有再多的不满,也不敢说出来。“

    你是傻逼吗?”陆凡有些恨铁不成钢。“

    借你钱的又不是明小星,谁借你的钱,你就找谁去要,这么简单的事情,还要我来教你吗?”他

    甚至怀疑,这个壮汉蠢成这样,是怎么当上一伙人老大的。这

    个钱本来就跟明小星没有关系,这帮人来找明小星要钱,根本就是毫无道理的。陆

    凡只是想要结束这种毫无道理的行为而已。

    至于明父,那个脑门子里只有钱的烂赌鬼,陆凡才懒得管他呢。“

    哦哦,好的,我知道了!”壮汉连忙点头。

    虽然他目前还有些弄不清楚那狠人的用意,但是不管是什么用意,都先答应下来比较好。反

    正顶多也就是一两万块钱的事,对他来说,也只是毛毛雨,算不上什么大钱,就算都打了水漂,也不至于会心疼,更不会像现在这样,脑门子疼。

    “唉唉唉?这怎么行呢?”明父顿时不干了。、

    不找他女儿要钱,又不免去这笔债务,那不就是得要找他来要这个钱吗?他

    哪来的钱啊?而

    且,他现在可以算是胜利者,胜利者哪有出钱的道理?在

    明父的眼里,陆凡跟他女儿大概是一对,那自然也就是和他是一边的。

    那他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了今天胜利的一方了。

    “这有什么不行的?”陆凡转头看过来,“你还有什么别的想法?”“

    我!”明父刚说了一个字,又把后面的话全都给憋回去了。他

    本来是想要呵斥这个小伙子一翻的。作

    为未来的老丈人,他觉得他有这个资格。但

    是在最后一秒钟,他忽然回忆起陆凡刚才动手的全过程。

    这可是一个说动手就动手的狠人啊!

    自己可不能跟那个壮汉一样,非得等到被人给开了瓢,才知道服软。

    说白了,明父和那壮汉一样,都已经被震慑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