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871章 新策略

发布时间: 2019-09-01 03:48:59

    “快点啊,跟完了就该开牌了,我还打算五把之内结束这次赌局的,这么磨磨蹭蹭的怎么能行?”陆凡又开口催促道。五

    把之内结束?

    明父的心里顿时就咯噔一下子。要

    知道,按照他们之前的说法,赌局限时两小时,或者是某个人把钱输光就结束。

    五把肯定用不了两小时,那么,那个家伙的意思就是,他打算在五把之内把自己的钱全都赢走?一

    百万看起来很多,但是在赌桌上,也没有那么多,一把输二十万,五把就输光了。

    这一把要是输了,不就至少得二十多万么?想

    到这里,明父的心情更加沉重了。他

    很想再加十万,搏一个赢的机会,但是他很清楚,他根本就搏不起。那

    可是十万块啊!

    花十万块买一个只是存在着理论上的可能,即使他是一个十分光棍的赌徒,这种事也很难做出来。赌

    徒并不是傻子,他们只有在觉得能赢的情况下才会去下注。

    而眼前的情况,人家一个对子已经摆在桌面上了,再加上底牌,最起码也得是一个两对,甚至还有可能是个三条,这怎么跟人比?

    “我,不跟!”明父几乎是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量,才勉强说出了这三个字。

    在说的时候,他的心都是在滴着血。

    桌子中间的那堆钱,可是有他的二十六万啊!二

    十六万,只用了三个字就输掉了,平均每个字都值近九万块!明

    父这一辈子都没说过这么贵的话。但

    是他宁愿他一直都没有这么说过。因

    为这话说起来,实在是太疼了,仿佛在拿着一把锋锐的刀子割自己的心头肉一般。

    “不好意思啊,这一局又是我赢了。”陆凡笑嘻嘻地就准备要把钱全都拢到自己面前。“

    欸?不对啊!你还没开牌,怎么就赢了?”曹汉突然好奇地问道。

    “他弃牌了,当然就是我赢了啊,这跟我开不开牌没有一点关系。”陆凡笑道。

    “可是,我没有弃牌啊,我跟了注,咱们应该得开牌比一比大小吧?”曹汉问得十分认真。

    他仿佛就是在问一个有关于规则方面的知识,完全不像是一个已经押了三十多万在桌子上的人。“

    哦对,还有你,差点把你给忘了。”陆凡看了他一眼。“

    不过你的牌那么小,肯定不会比我大吧。”确

    实,曹汉牌面上只有一把散牌,什么都组不成,底牌就算是玩出花来,顶到天也不过就是个对子,这种牌,甚至还不如明父的大。“

    不看看怎么知道呢?我先开了,我底牌是个J。”曹汉一边说着,一边翻开他的底牌。

    他这确实是一把烂牌,全是单牌且不说,最大的竟然就是一张小J。整

    个梭哈的牌里,能比这副牌更小的,也不会很多了。明

    父看得眼睛有点发直。尼

    玛,你就拿着这么一手烂牌,也敢跟三十多万?

    他完全不能理解这个看起来年纪并不是很大的人心里面到底在想着些什么。

    不过,不管怎么说,至少这家伙是真的不会!

    “哈,这么一把烂牌也想赢我?看我的!”陆凡也掀开了自己的底牌。

    他的牌确实是比曹汉的要大,但是,他的这张底牌并不是跟牌面上相同的牌。这

    是一张毫无关系的废牌。

    也就是说,陆凡的这手牌,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对6而已。明

    父已经彻底石化了。

    他怎么能想得到,对面的那个家伙,手里最大的牌就是对6,而且还直接亮出来了!

    哪有人这么玩的?

    这一局最大的牌,应该是自己的那一对A才对啊!

    明父很想要大声喊出来,但是他几次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任何一点声音。因

    为他知道,他就算是说出来,也没有用。他

    的牌是自己弃的,没有任何人强迫,所以后果也必须由他自己来承担。可

    是到底是为什么呢?明

    父的心里十分不甘。为

    什么明明自己的牌最大,却不能坚持到最后?为

    什么明明那两个家伙牌都很小,他们却能毫不眨眼地押上三十多万?

    看着父亲呆滞的样子,明小星的心里微微有些心疼:“爸,要不你就放弃吧,人家都是有钱人,不在乎这点钱,你怎么跟他们比?”

    她本来是想要劝父亲放弃,可是没想到,这番话竟然让明父的心里一下子豁然开朗了。

    没错,这两个家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土豪,有的是钱,所以根本就不在乎钱。

    经常在赌场上混迹的人都清楚,往往那种赌本雄厚,不用在意一时输赢的人,却经常能赢钱。而

    越是那种扣扣索索下个注都要琢磨半天的,却越容易输个精光。

    不说别人,明父自己,就是后一种人的典型代表。

    跟这两个土豪赌博的胜算,实在是太小了,必须要改变策略。明

    父想了一会,终于想出了一个还算可行的办法。“

    你好了吗?是要继续,还是打算放弃?”陆凡微笑着问。“

    我…好了。”明父舔了舔嘴唇,努力地说出来。

    “OK,继续发牌吧。”陆凡心中冷笑一声。看

    来这家伙还是不到黄河不死心,既然如此,那就继续打击吧。刚

    才曹汉主动要求亮牌是出于他的暗示,目的就是为了用自己比较小的底牌来打击明父,让那家伙醒悟一点。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老头思维还挺顽固的,还想要继续,那就没办法了。

    陆凡冲着曹汉使了个眼色。新

    的一轮开始了。这

    一次,明父在看牌之前,好一番装模作样的折腾,然后才把牌给拿了起来,慢慢地查看。

    看完之后,他又抬头看向天花板,似乎是在想着些什么,一直到轮到他下注,都还没有思考完。最

    终,在思考了好一会之后,他才慢慢地扣上了自己的牌:“我不跟。”说

    完,他就双手抱胸,准备坐山观虎斗。没

    错,这就是他新想出来的策略,那就是始种不跟。只

    要他始种不跟,那么他每一句就最多只会输一万块而已。然

    后他再使劲地磨蹭一番,多浪费点时间。他

    相信,两个小时的限时到了之后,他一定还能剩下不少钱拿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