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873章 算账

发布时间: 2019-09-01 05:41:01

    明小星心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我

    这么为你担心,你心里却只记得那些钱?

    “你的钱都输光了。”一旁的陆凡突然悠悠地说了一句。

    “唉!”明父叹了口气,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怎么样?这个赌局还挺刺激的吧?”陆凡笑着问道。

    “刺激……”明父说得很慢,他似乎还在回味着刚才的赌局。

    “虽然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了,逗我玩的,可是看着那些钱一点点的输掉,我的心还是就像是被人用刀子一块块地割掉一般。”

    “我可没有逗你玩,我之前说过的话,都是算数的,只要你能赢,哪怕是少输点,都是可以带着大笔的钱离开的。”陆凡淡淡地说道。

    “可是现在我输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明父又叹了口气,慢慢地坐了起来。

    不过他可能是身子还有些乏力,竟然还有些坐不起来。父

    亲是真的老了啊!明

    小星心里一酸,忍不住又伸手扶了他一把。“

    你说意义,那你这么多年来一直赌,意义又是什么呢?”陆凡突然问道。明

    小星的动作一滞。没

    错,这也是她想要知道的,她一直都很想问问父亲,为什么这么爱赌?“

    赌的意义?”明父的眼神里流露出了几分迷茫。

    “最初的时候,是想要赢钱……”

    “你赢钱了吗?”陆凡插嘴问道。“

    或许赢过吧,但是总没有输得多,赢了想要再多赢,输了还想翻本,于是就越输越多。”明父回忆起了自己这些年的赌博生涯。他

    突然发现,他赌了这么多年,还真是挺失败的。

    他从来都没有过哪一次离开赌场的时候,是赢钱的状态。其

    中的某一局或者某几局或许是能赢钱的,但是总体上一定是输的。

    “那么现在呢?输了这么多年,现在你还想要赢钱吗?”陆凡继续问。

    “现在,赢钱当然是想的,但是这个想法,似乎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明父仔细地想了想。

    无论是谁,输了这么多年,也应该明白,自己几乎是不可能赢钱的。

    如果说输了这么多年以后,继续去赌还是为了赢钱的话,那只能是骗人骗己。事

    实上,他现在去赌场,真的不是因为特别想赢钱。

    “那你为什么还天天赌?不给你钱你就去借高利贷,还把他们给带到家里来!”明小星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她

    本来以为父亲一直赌就是为了赢钱。这

    个理由虽然不足够,但总算还能说得过去。

    可是没想到,竟然连这个理由都是不存在的!这

    可怎么了得?

    “或许是已经形成一种习惯了吧。”明父说得也不是很确定。

    “我现在每天如果不去玩两把,就感觉浑身不自在,连饭都吃不下去。”

    还能这样?

    明小星目瞪口呆。

    陆凡却是一脸的早就在意料之中的模样。

    明父的回答确实并没有让他意外。

    很多多年的赌徒就是如此,这跟吸烟喝酒什么的都差不多。

    他们已经干了很多年了,已经成瘾了,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是戒不掉的。

    吸烟喝酒都有瘾,赌博也是一样的。

    明父就是一个赌博成瘾的人。“

    好了,我知道了,现在咱们该算算帐了。”陆凡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一张自己刚刚写好的纸。

    “算账?算什么账?刚才那一百万,不是你说给我玩的吗?那可不是我借你的,我也不需要还!”明父的反应跟明小星如出一辙,不愧是亲父女。一

    百万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大的一个数字了,他现在身无分文,也几乎没有什么资产,如果真的欠下了一百万的巨债,大概除了卖女儿之外,绝对不会有第二个办法了。

    所以无论如何,他也不能背上这么一笔债。“

    别激动,我又没说要算那一百万的账。”陆凡笑了笑。

    “我说过的话一向都算数,那一百万是送给你玩的,就是送给你的,虽然你把它都给输光了,但是我也绝对不会找你要。”听

    了他这么说,明父的心里又是一阵绞痛。那

    一百万真的是送给自己的啊!

    如果,如果自己没有把那些钱都给输光的话,是真的可以剩几万甚至十几万的啊!这

    么多钱,已经足够他潇洒好长一段时间了!想

    想就心痛得不行。“

    那你说的是什么账?我应该不欠你什么账吧?”明父问道。他

    必须得先搞清楚这件事才行。

    “你确实是不欠我的账,但是你欠了别的账。”陆凡把那张纸递了过去。“

    明细我都已经在纸上写得很清楚了,你先自己看看吧。”

    明父接过那张纸一看,差点没气得直接晕过去。

    纸上面写着,他需要支付的费用有荷官的费用,他弄坏箱子的费用,还有赌博时吃喝的费用等等乱七八糟的。明

    父仔细想了一下,赌局确实要给荷官费用,这一点没错。

    他刚才恍惚之间,似乎是真的把箱子给摔坏了。

    而且赌局进行的时候,确实有人送来了红酒和点心,他也没客气,直接就吃喝了。

    这些东西说起来似乎都没什么问题,但是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后面的金额。荷

    官的费用竟然要一万!

    那个破箱子,竟然也要一万五。

    最离谱的是那几杯红酒和点心,竟然要七万五!这

    些加起来就是十万了!“

    你这是在抢钱吧?这些东西凭什么就要我这么多钱?”明父直接大声地嚷嚷了起来。“

    凭什么?难道要我给你说明?”陆凡丝毫没有在意他的态度。“

    荷官是赚桌面抽成的,咱们刚才桌面总金额超过两百万了吧,就算提个百分之二,也有四万,一家一万这个没问题吧?”

    明父没有话说,只能点点头。

    一般的赌场抽成都比这要高,这还算是便宜的。

    “还有那个箱子,那是正宗西欧鳄鱼皮箱子,原价两万,因为是用过的,所以才要你一万块。”陆凡又继续说道。

    “还有这个红酒,剩下的酒在这里,你可以查查这个酒的价格,那个点心是王府饭店特供的,两万一份,你吃了两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