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911章 自己上钩

发布时间: 2019-09-02 20:03:27

    “怎么着?

    你难道还要动手不成?”

    陆凡完全没有被吓住。

    这个赌场里可是布置了超过二十名保安,而且似乎还都携带着武器,想要在这里闹事,那就要做好被收拾的准备。

    更何况,就算这里一个保安都没有,他也没有半点理由害怕一个只是稍微有些强壮的普通人。

    “美女,这个家伙在这坐了半天,却一把都不玩,我要让他让开,坐在这里玩,你觉得行不行?”

    横肉男果然不敢直接动手,而是问这桌的荷官。

    这是一个猜骰子大小的桌子,荷官的工作就是摇骰子,摇完之后就没什么事了,看到横肉男这么问,也是有些难办。

    按照上头的要求,他们是没有权力赶客人离开的。

    可是,坐在那里的那个人挺长时间都没有下注,也没有换筹码,而新来的那个家伙却是拿着一大把筹码。

    按照赌场的规定,荷官们的收入和她们负责的赌桌总收入有关,如果桌上都是陆凡那种坐那里不玩的人的话,那么荷官们也会没什么钱赚。

    不消费的就算不上客户。

    荷官在心里默念了一句,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给自己鼓劲,念完之后,她朝着陆凡甜甜一笑。

    “先生,请问您是要下注吗?”

    虽然已经有了要让陆凡让开的想法,但是在礼貌上,她还是让人挑不出毛病的。

    毕竟万一要是引起投诉的话,她的麻烦可就大了。

    能够上船的人,全都是非富即贵的,谁知道这个年轻人到底有什么来头呢?

    所以,如果可能的话,她还是希望能够委婉地劝说一下这个年轻人,希望在不影响自己赚钱的前提下,不要发生什么冲突。

    陆凡皱了皱眉。

    按理说,赌场的荷官是不应该这么问他的。

    因为没有任何一个赌场会规定坐到桌边就必须下注的。

    如果换个地方,只怕他一定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但是这个地方不行。

    按照之前张锐等人的说法,这艘船至少有一半是属于欧阳家族的,那也就可以算是半个自己人了。

    对于自己人,陆凡向来都还算是比较包容。

    “行啊,看半天了,也有点手痒,玩两把就玩两把吧。”

    他点了点头,拿出了自己的房卡。

    张锐说过,在船上的任何消费都可以记在这张卡上,等到最后一起结算。

    那么赌场的消费应该也是可以包含在内的吧。

    “我应该可以用这张卡兑换筹码吧?”

    陆凡把卡递了过去。

    荷官接过陆凡的房卡,脸色顿时就变了。

    这张卡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比她们这些船上的工作人员更加明白了!这样的房卡,根本就是不对外销售的!只有身份特殊的大人物来,才能拿到这样的房卡。

    而且,持有这样的房卡,可以在船上任意消费,却不需要付一分钱,所谓的最后一起结算只不过是说说而已,没有人会要这个钱。

    荷官现在不停地庆幸自己刚才一直都保持着职业的微笑和礼貌,没有得罪了重要人物。

    否则的话,现在的她估计都已经饭碗不保了。

    “请问您需要多少筹码呢?

    我马上就给您兑换!”

    她的态度更加谦恭谨慎了。

    虽然认出了对方是大人物,但是她也很清楚,绝大多数大人物都是不希望被过度打扰的。

    所以荷官也没敢表现得太过,或是说这张卡到底有多厉害,依然保持着服务的态度。

    “先来十万,随便玩玩吧。”

    陆凡看了一下最低下注额是一万,就要了十万的筹码。

    其实就算他只要一万的筹码也无所谓,反正他又不会输,要多要少根本就没区别。

    只是,孤零零的一个筹码摆在面前实在是太难看了,不如多要几个。

    荷官显然也明白他的心思,直接拿出了十个一万的筹码,帮他摆在了面前。

    如果是别人只兑换十万筹码的话,她免不了要在心里嘀咕几声小气抠门之类的话。

    但是这十万是陆凡这个持有至尊房卡的贵宾兑换的,荷官的心里完全没有了那些念头,她只有一个想法。

    看看人家大人物,就是低调!倒是横肉男并不知道这些:“还能把消费记在房卡里?

    我也能吗?

    也给我试试!”

    一边说着,他也想把自己的房卡送过去。

    “不行!”

    荷官脸一板,“这种贷记房卡,是VIP会员的专属产品,您目前并没有达到相应的级别。”

    “狗屁的VIP会员,不就才消费了十万而已嘛。”

    横肉男很不服气。

    “我刚才可是一口气兑换了五十万的筹码,难道还不如他?”

    他还以为所谓的VIP等级跟消费有关,所以才会很生气。

    为了在赌场钓大鱼,他们团伙在这里没少消费,积累起来的话,应该算是整条船比较靠前的。

    凭什么他们还不能享受别人享受的待遇呢?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胡搅蛮缠?”

    荷官有些生气了。

    刚才都是因为你,害的我差点得罪了重要客人,引发非常严重的后果。

    现在你还在这里啰嗦,真的是要害死我吗?

    她能非常清楚地看到,横肉男的房卡只是普通的房卡,也就是最低的那个级别的。

    这个级别的客人,她可不会害怕。

    “你要是再这样影响我的正常工作,我可要叫保安了!”

    荷官威胁道。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即使有客人胡搅蛮缠,她也得先耐心地安抚一会。

    可是现在,这里可是有一个至尊的重要客人,可不能让至尊客人受到影响!果然,她这么一说,横肉男顿时就有些怂了。

    他们到这里是来发财的,可不是惹事的。

    “好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没有叫保安的必要。”

    陆凡笑着打起了圆场。

    “别看我现在的筹码没你多,但是用不了一会,我的筹码就会比你多了。”

    听了他的话,横肉男先是一愣,随即大喜。

    怎么着?

    这是要和自己对赌一番?

    自己还没有使用什么钓鱼的手段,这个看起来似乎是大鱼的家伙,竟然就要自己咬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