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930章 越来越复杂了

发布时间: 2019-09-03 14:33:04

    病手这个名号来源于他的实力,他这一双手,无论是抓到谁,都会让那个人直接得病。

    唯一有区别的是,有的人得的是马上就会死的病,而有的人得的是虽然不会死,却会十分痛苦的病。

    但是,还从来没有过中了他这双手,不得病的!他对自己的双手信心十足!可是这一次,他失算了。

    他的双手已经离对手的面门只有不到一公分的距离,却停在了那里,始终也无法再往前进分毫。

    陆凡单手伸出,轻松地捏住了那两只钢爪一般的手。

    “我不管你是病手还是什么狗屁手,最好都给我老实一点。”

    “找死!”

    病手大怒,直接怒吼了出来。

    他浑身劲力迸发,试图想要把双手给挣脱出来。

    然而,他的双手确实是挣脱了出来,却不是从对手的手中挣脱出来的,而是从自己的手腕上挣脱了出去。

    病手眼睁睁地看着对手的手轻轻一扭,他的双手就从手腕上脱落了下来。

    他甚至都还没来得及感觉到疼痛,他只有满脸的惊讶和不可思议。

    “好了,你以后可以改个名字了。”

    陆凡把自己拧下来的那双手给扔到了地上。

    病手,哦不,他现在已经没有了手,或许真的得要改个名字了,不管怎么说,他这才感觉到从手腕上传过来的疼痛,一下子双腿发软站不住,直接摔倒了。

    “啊!”

    他惨叫着。

    陆凡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毫无同情怜悯之心。

    别看这家伙现在叫得很惨,但是从他出手就可以看得出来,在他手底下叫得这么惨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个。

    这种人不值得同情。

    就算是周晴,也丝毫没有同情这家伙的意思。

    “好了,叫得差不多就行了,别想着如何拖延时间逃走。”

    陆凡淡淡地说道。

    他知道,虽然双手被人直接扯掉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但是眼前这个叫病手的家伙能把手给练成那样,本身也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

    所以,这点痛苦对那小子来说,绝对不至于达到无法忍受的程度。

    这家伙之所以叫得这么惨,十有八九是在想该怎么逃跑。

    只是,陆凡在这里,又怎么可能让他逃掉了呢?

    “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竟敢伤害我,你这是在找死!”

    病手停止了惨叫,恶狠狠地盯着陆凡。

    这点痛苦对他来说,确实不是不能忍的。

    他之前是想要找机会逃跑,不过现在看来既然没有机会逃跑了,那他也就没有必要继续装下去了。

    他当然不会束手就擒。

    “别跟我来这一套了,你是什么人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陆凡冷冷地说道。

    “如果不是你发现打不过我,你会在这里跟我说知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吗?”

    他很看不起病手的这种行为,这就像小孩子打架一样,能打得过就直接打,发现打不过了,就开始喊我爸是谁我哥是谁你不能打我。

    问题是小孩子当然可以这么做,但是眼前这家伙是个成年人,而且看起来手上还沾过不少鲜血,还这么做,就十分搞笑了。

    “我可是长生会的人!长生会你总该知道吧!”

    病手不管对方对他的嘲弄,依然在大喊着。

    他现在唯一能倚仗的,只有长生会这个背景了。

    “长生会的人?”

    周晴似乎是有些吃惊,“你们怎么会也有人在这艘船上!”

    她突然发现,这艘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的游轮,背后竟然暗流涌动。

    这船上有跟陆家有关系的那个大势力的人,有来历不明想要打劫整艘游轮的人,有不知道因为什么上了船的陆凡,现在竟然还冒出了长生会的人。

    周晴总觉得,这么多人都聚集在这艘邮轮上,绝对不会是什么巧合,这后面,应该隐藏着些什么。

    “看来你们是知道长生会了!”

    看到周晴的反应,病手心里终于放心了一些。

    他之前最担心的就是,对面这两个家伙万一要是不知道长生会,那就吓唬不住他们了。

    现在既然他们知道,那应该就没什么问题。

    “我们当然知道长生会了,可是那又怎么样?”

    陆凡依然是没有什么反应。

    “知道我是长生会的人,你们就给我老实一点!我们长生会可不是小帮小会,任何得罪了我们的人,都会遭到最惨无人道地残杀!”

    病手的脸上甚至还露出了一丝扭曲的笑容。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对面两个人被长生会残杀的场景。

    你们的实力更强又能如何?

    跟长生会比起来,差的太远了!病手对长生会有着绝对的信心,他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长生会办不到的事情。

    “呵呵,一个近些年来才冒头的恐怖组织,还真把自己当成一回事了。”

    周晴不由得冷笑了起来。

    她当然是知道长生会的,不过她并不害怕长生会。

    她的来历,比起长生会来,也是丝毫不差的。

    她刚才之所以会惊呼,更多的是因为想到这艘游轮上情况这么复杂,搞不好还藏着些什么秘密,根本就不是害怕长生会。

    现在却被人给会错了意,这让她感到很无奈。

    病手见她这么说,忍不住又想要讥讽两句,却被陆凡给打断了。

    “得罪长生会吗?

    我已经得罪过很多次了,不差你这么一次。”

    “什么?

    你之前还得罪过我们长生会?”

    病手大为震惊。

    他完全不敢相信,竟然有人能在得罪了长生会之后,还好端端地活着。

    组织里的大佬们可是明确说过,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敢于得罪组织的人啊!“没错,杀过你们几个人,还弄了你们几个那个什么传讯宝珠,不过我到现在也没等到你们惨无人道的残杀,也没等到你们的血腥报复,怎么办?”

    陆凡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两个珠子。

    病手一看,没错,那确实是他们长生会的传讯宝珠。

    这家伙竟然连传讯宝珠都能抢到,却还没有被会里的高手追杀,病手实在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他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信仰崩塌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