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934章 偷天

发布时间: 2019-09-03 18:29:12

    “这家人怎么这么个态度!”

    周晴有些气愤地说道。

    在她看来,借车给别人尤其是陌生人这种事确实是比较大的事,不答应也很正常。

    但是你完全没有必要用这种态度嘛!“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没有车的话,想要离开这个小村子,恐怕还真的有些困难。”

    周晴也说不出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心情。

    她并不排斥跟陆凡多在这个小村子留几天。

    当然,她也很清楚,如果不带她的话,陆凡自己一个人想要离开这里会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周晴现在甚至还有些恐惧,她有点怕被一个人抛弃在这个小村子里。

    天知道在这种鬼地方待上一个礼拜,会发生些什么事。

    “放心,我们再找他们,我相信他们会答应借车给我们用的。”

    陆凡摆摆手,直接伸手就把门给推开走了进去。

    “不经过别人同意就直接进去吗?”

    周晴愣了一下,连忙跟了上去。

    这户人家不仅有着本村最高最大的楼房,还有着一个非常大的院子。

    陆凡和周晴走进了他家的院子之后,就看到了一大群人正围在楼前面,不知道在看什么。

    “那边有车,直接过去开走吗?”

    周晴一眼就看到了院子的另外一边停了十来辆车。

    那些车竟然都还比较高档,全都是国际一线的大品牌,看起来全都价值不菲。

    这么一个小破村子里竟然有人家有这么多车!周晴也是惊讶不已。

    不过这些跟她都没什么关系,她觉得她应该不会在这里久留。

    陆凡既然都闯进来了,那么接下来抢个车直接开走,应该也算不上什么大事。

    至于没有车钥匙这种事,对他们来说,完全就是不存在的,根本就不是个问题。

    陆凡却仿佛没有看到那些车一样,反而十分自来熟地朝着人群走去了,跟在人群的后面看了起来。

    “你在看什么?”

    周晴没有办法,也只能跟了过去。

    “咦?”

    她往里面一看,顿时就惊讶地低叫了一声。

    人群的中间,竟然是一个小型的法坛,一个身穿道袍,有些神神叨叨的家伙,就在那个法坛旁边,闭着眼睛,嘴里念念有词,仿佛是在做法。

    “这帮人在搞什么?”

    周晴看着那人一边念叨一边颤抖着,跟羊癫疯发作了似的。

    她的话音落在了那群围观群众的耳朵里,终于被发现了。

    “什么人!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一个五十来岁,看起来很有些威严的男子大声问道。

    “我刚才不是已经回绝你们了吗?

    你们两个怎么还是闯进来了?

    你们这是擅闯民宅知道吗?”

    之前开门的那个家伙也认出了陆凡两人,顿时就叫了起来。

    “抱歉,我们也是没办法,不得不进来打扰了。”

    陆凡并没有因为他们的态度而生气。

    “俊英,你为什么没有关好门?

    太大意了!”

    中年男子又训斥起了开门的那个家伙。

    “我明明是拴好门的,他们怎么进来的啊……”被叫做俊英的男子低声嘀咕着,似乎也是有些纳闷。

    他们这处宅院,为了安全,所以每扇门都是特制的,在从里面拴好的情况下,基本上不太可能被从外面打开。

    所以俊英也不明白,这两个家伙怎么就进来了。

    他又朝着门口望了望,才发现,大门已经是敞开的了。

    难道是我刚才太着急了,忘记栓门了?

    俊英开始有些怀疑自己了。

    “好了,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也不管你们有什么目的,现在,我们这里有很重要的事情,所以请你们赶紧离开!否则的话,不要怪我不客气!”

    中年男子训完俊英,又开始呵斥起了陆凡和周晴。

    他的身上有着一股子上位者的威严,说出来的话也很有力量。

    要是换个普通人,只凭他这两句呵斥的气势,大概就直接乖乖走人了。

    可惜陆凡不是普通人,这种呵斥对他来说,根本就跟耳边风没什么两样。

    “我们是来借车的,只要你们能借辆车给我们,我们马上就走。”

    他笑呵呵地说道。

    “看来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中年男人脸色阴沉了下来。

    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依然在不知念叨什么的道袍之人,然后又冲着旁边的人做了个手势。

    “把这两位给我弄出去,别惊扰了大师做法!”

    “是!”

    几名身穿黑西装的精壮男子应声道。

    他们慢慢地走向了陆凡。

    看他们的动作和气势,很明显,他们都是非常有经验的保镖,而且都是战斗力比较强悍的那种。

    这些保镖当然也不会被陆凡当回事,只是,他并没有和这家人起冲突的意思。

    “我知道,这一年一次的偷天对你和你的家族来说都十分重要,只是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你,偷天对你的家族没什么作用,而且,这家伙也完成不了偷天。”

    “等一下!”

    中年男子听了陆凡这段话,脸色顿时大变。

    他挥手制止了保镖们的行动。

    “你是怎么知道偷天的?

    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们家族这些事的!”

    中年男子的双眼如同实质一般,紧紧地锁在了曹阳的脸上,仿佛想要通过后者的脸庞,直接看出想法来。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到这里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他没法不心惊。

    偷天是他家族里的一个巨大的秘密,家族在棒子国崛起过百年,这个秘密却始终都被保守得很好。

    中年男子怎么也没想到,今天竟然从一个陌生的年轻人嘴里听到了偷天这两个字。

    他对于陆凡的身份来历十分在意,如果这小子要是那些竞争对手派来的,那么家族可就危险了。

    “放轻松,我并没有要对你们不利的想法。”

    陆凡双手下压,做了个放松的手势。

    “其实你自己应该有感觉,今天你们每年都要偷天,但是出事可是一次都没少过的,我说得对不对?”

    “我今天到这里来,确实是有点事需要你们帮忙,作为回报,我可以帮你们今年免除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