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944章 玄学协会的两位副会长

发布时间: 2019-09-04 04:30:37

    一秒记住【800♂小÷说→网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玄学协会来李家的一共是两个人,一个大约有六七十岁,须发皆白,看起来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另外一个大约四五十岁,方面大耳,一脸的福相,看起来倒像是一个土财主一般。

    但是李东勇在看到这两个人之后,却没有丝毫怠慢,而是直接起身到房间门口处迎接。

    “两位金会长,没想到竟然惊动了你们俩,实在是惭愧啊!”他对这两个家伙十分客气。

    因为这两个人,全都是棒国玄学协会的副会长,也都姓金。

    当然,以李东勇的精明,不可能叫人家金副会长。

    虽然这是事实,但是不怎么好听,有些没面子,一般人都不至于这么不会做人。

    “李董太客气了,你们李家有麻烦,我们两个走一趟也是应该的!”年龄大些的那个先开了口,他叫金世勋,是棒国玄学协会的资深副会长。

    “没错,我们玄学协会和李家素来交情很深,没什么惊动不惊动的。”另一个人也说道。

    他也姓金,叫金钟国,也是玄学协会的副会长,资历比金世勋稍浅一些。

    别看这两个家伙都姓金,但是他们基本上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往上翻十辈,也没有一点亲戚。

    在棒子国,姓金的人特别多,并不只是他们两个。

    李东勇面色不变,心里却是颇有些惊讶。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次玄学协会竟然一下子就派了两个副会长到他这里来!

    这可是相当重视了!

    要知道,以往李家找玄学协会做法偷天,顶多也就是能让对方派个理事过来。

    这倒不是玄学协会对他们李家的事情不重视,按照他们的说法,偷天这种法术,谁来都一样。

    其实就是谁都不太会,所以谁来都一样。

    但是今天,玄学协会竟然一反常态,来了两位副会长,这可是不小的阵仗!

    毕竟整个玄学协会,也不过就才四名副会长,两个副会长,已经接近他们一半的力量了。

    李东勇有些拿不准,玄学协会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到自己的地盘上来,到底是什么目的。

    他可是一个很怕死的人,这两个人的到来,让他感觉到了极大的威胁。

    不过这两位副会长显然不是为了他而来的。

    “你就是折断桃道人桃木剑的那人?”金世勋已经看向了陆凡。

    他在来之前,已经详细了解过对手的情况,所以想要找出陆凡,并不困难。

    “没错,是我。”陆凡点了点头,他的脸上甚至还带了几分微笑,丝毫没有要被人找麻烦的自觉。

    这就是他所说看到本事吗?

    李东勇的心中有了一丝明悟。

    “打伤了我们玄学协会的人,损坏了我们玄学协会的宝物,竟然还敢这样大模大样地在我们面前说话?”金钟国的声音带了几分明显的怒意。

    他觉得这小子这么做,明显就是没有把他们俩甚至整个棒子国玄学协会放在眼里。

    这些年来,敢如此明目张胆挑衅棒国玄学协会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好不容易出现了这么一个,必须要狠狠地立一下威,尤其是在李家当代家主的面前!

    玄学协会之所以派出两位副会长联袂前来,为的就是这个目的。

    他们知道,虽然桃道人算不上什么厉害角色,但是他的那把桃木剑确实是个宝贝,连几位副会长都有些觊觎。

    而这个小子年纪不大,却能一下子就夺走那把桃木剑并且直接毁掉,估计绝对不是个易于之辈。

    出于谨慎的角度,玄学协会才会直接派出了两名副会长,他们要的就是干净利落地解决掉这个麻烦!

    “要不我应该怎么和你们说话呢?”陆凡丝毫不以为意,脸上依然挂着那副懒洋洋的笑容。

    “看来你似乎并不太了解我们玄学协会。”金世勋冷冷地看着陆凡,那种淡漠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只可以任由他宰杀的低级动物。

    “我需要了解你们玄学协会吗?”陆凡反问。

    “确实不需要。”金钟国的声音也变得冰冷。

    “李家主,这个人在你这里,是不是跟你们李家有什么关系?”

    他转头看向李东勇。

    “这个……”李东勇有些踌躇。

    他自然不会看不出玄学协会的两位副会长已经跟陆凡势成水火,眼看随时都能动手。

    按说他刚才和陆凡达成了一个交易的意向,无论如何,他也不能看着陆凡在这里被人给动了。

    但是玄学协会也不是好惹的。

    两名副会长同时出马,基本上就是代表着玄学协会的意志,对抗他们俩,就等于对抗整个玄学协会。

    李家虽然很有钱,也很有势力,但是李东勇不觉得自己就足以对抗整个玄学协会。

    毕竟自己这些人都是普通人,最多只能算是有钱有势一些的普通人。

    可是玄学协会里的,都是些了不起的人啊!

    李东勇十分为难。

    不过好在陆凡从来都没有只顾自己装逼,让别人犯难的习惯。

    他并不在意自己是不是最后出场,是不是周围该表态的人全都表态了。

    他只在自己需要说话的时候说话。

    “我们之间的事情,跟李家无关,你们也不用想借助李家在我这里求情。”

    “哈哈哈……”听了陆凡的话,金世勋和金钟国两人竟然全都笑起来了。

    这小子是不是疯了?

    他竟然说他们俩是想要借助李家向他求情?

    这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滑稽的事情吗?

    两位副会长觉得没有。

    “小子,我看你大概是脑子里进水了,不过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帮你打开脑子,晾一晾的。”金钟国脸上的笑容显得格外狰狞。

    他已经对陆凡起了杀心。

    对于他们玄学协会来说,随意灭杀掉几条性命,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事,有的是人会帮他们善后。

    今天在李家杀了人,李家也得帮他们摆平后面的事情。

    这就是力量的好处!

    “是吗?”陆凡脸上的笑意收敛。

    “本来我还想,你们是那什么狗屁玄学协会的人,可以给你们一个展现玄学的机会,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没有这个必要了。”

    他的话音未落,人已经动了起来。

    他伸出右手,直接就朝着金钟国的脑袋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