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1034章 说出来

发布时间: 2019-09-07 20:36:29

    “呵呵。”

    罗恒故作轻蔑的一笑,并没有说话。

    他以这样的方式,来做高自己的姿态,表示自己根本毫不担心。

    但是实际上,如果他真的毫不担心的话,那么他根本就不需要做出任何姿态来。

    没有回应,才是最好的回应!果然,罗恒的这种故作姿态,并没有起到任何效果,陆凡问完了那句话之后,甚至都不再看他了。

    “小丫头,你不是有句话要跟你爸爸说吗?

    现在可以说了。”

    陆凡转过头,看向一直在旁边看戏,看到嘴巴张得能塞进一个鸭蛋的罗艺晴。

    罗艺晴完全没想到,她就是一个围观党,火竟然也能烧到她的身上来。

    她美丽的面庞顿时涨得通红,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小晴,怎么回事?”

    罗恒相当不悦。

    他的女儿,果然还是跟这小子搅和到一起去了,竟然还有了他不知道的小秘密,真是岂有此理!罗恒现在心中的怒火,比起刚才被折了面子,更加旺盛。

    大抵对于每一个有女儿的父亲来说,他们的女儿,大概都会比他们的脸面更加重要一些。

    “这个,刚才他们胡说了一通,全是些废话,我也不明白这家伙是什么意思!”

    罗艺晴有些着急。

    父亲刚刚折了面子,她又哪里敢把天机子之前说的那句话说出来呢?

    现在这里,还有这么多外人,她要是把那句莫名其妙的话给说出来,岂不会让父亲更没面子?

    罗艺晴虽然是个刁蛮小姐,但她并不傻,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她很清楚。

    “小丫头,你可要考虑清楚了,这事多磨蹭一秒钟,危险就会增加一分,你不会希望还没见到人,就永远没机会了吧?”

    陆凡的嘴角挂着一丝说不出意味的笑容。

    这个笑容,让罗艺晴的心里有些发毛。

    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都要脱口而出刚才听到的那句话了。

    不过,她忍了又忍,憋了又憋,终于还是把那句话给憋回去了。

    就算是真的要说,她也必须找个只有他们父女两人的场合说,绝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直接说。

    罗艺晴,绝对是维护父亲的。

    “没关系,直接说!”

    罗恒对自己的女儿,又怎么会不了解?

    女儿的表情小动作已经出卖了很多东西,他知道,女儿之前一定是听到了些什么话,而且是让她有些动摇的话。

    这下子罗恒就更好奇了,他也想当着众人的面听听这些话,然后直接予以反驳!也好打消女儿的疑虑。

    “这个……”罗艺晴依然是在迟疑。

    “小晴不想说,或许其他人可以告诉我,是吗?”

    罗恒把视线转向了齐国栋。

    齐国栋是他老朋友家的孩子,两家是世交,他对这个小子也很有些了解。

    他知道,齐国栋在这个时候,应该不会骗他。

    “这个……”齐国栋也为难了起来。

    这毕竟是罗家的家事,他听到已经是不好了,再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给罗恒难堪,那可就更加糟糕了。

    所以,无论如何,齐国栋都不想做这个把话说出来的人。

    “简单一句话,说起来这么费劲?”

    陆凡笑了笑,然后冲着天机子使了个眼色。

    天机子很无奈。

    他并不想得罪罗恒。

    但是,那句话确实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现在让他来说,倒也十分合适。

    更何况,他更怕得罪的,还是陆凡,毕竟这是一个能要他命的人!“罗先生,你也没有必要逼问两个孩子了。”

    天机子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有几分仙风道骨。

    只不过,以他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去称呼齐国栋罗艺晴两个二十岁上下的人为孩子,怎么看都有几分滑稽,这让他的仙风道骨打了不少折扣。

    “罗小姐要说的那句话,是我告诉他的,所以现在由我来说出来,也很合适。”

    天机子正了正颜色。

    “我让她跟你说,她的母亲现在做的事情十分危险,最好能够赶紧阻止。”

    这句话一出口,罗恒的脸色顿时大变。

    “你是什么人?

    你这话什么意思?”

    他心里已经动了杀机。

    这里面,隐藏着他的大秘密,为了继续隐藏他的大秘密,他是绝对不会忌惮杀人的。

    这种杀机,天机子最为敏感,他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

    不想得罪人,可还是得罪了人,真是命苦啊!“在下天机门传人,当代天机,道号天机子!”

    天机子不知道第多少次重复了这句话。

    天机门当代天机这种话,听起来很唬人,但是实际上,很难唬到人。

    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别人都不知道。

    唯一一个知道天机门当代天机的是陆凡,可惜他又一眼看出了天机子的不堪,还是不会被唬到。

    而现在的罗恒,也因为根本就没听说过天机门,而完全没有被唬到。

    “我不管你什么天机门地机门,既然你敢胡说八道,编排我家的事情,那就必须付出代价!”

    罗恒的表情十分凶狠。

    他的话音刚落,突然有好几个本来不在大厅里的保镖出现了。

    大厅里一直都有不少保镖,但是这突然出现的保镖却不在内。

    罗恒想要对天机子下杀手,并没有直接动用大厅内的保镖,反而是召出了这几乎都没怎么出现过的几个人,足以说明,这几个人不同于普通的保镖。

    或许,他们才是罗家保镖里的精锐!“罗先生应该很清楚我话里的意思,你现在对我喊打喊杀,就不怕日后会后悔吗?”

    天机子十分无奈。

    一旁的罗艺晴更是面如死灰。

    同父亲对她十分了解一样,她也是十分了解父亲。

    她知道,父亲之所以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绝对是因为那个叫天机子的家伙,说得话至少是跟实际情况有些沾边。

    那也就是说,她的母亲还活着,但是现在却因为为父亲做一件事,而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

    可是父亲却不去制止!罗艺晴内心几乎都要崩溃了,她是强撑着,才让自己勉强站着。

    “后悔?

    我罗某人的字典里,就没有后悔这两个字!”

    罗恒有些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