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1040章 还有机会吗?

发布时间: 2019-09-08 02:14:44

    陆凡只是一个电话打出去,然后,白起先发现,自己之前遇到的所有问题,一时间全部都得到了缓解。

    银行不再催贷,供货商不再催款,那些本来喊着要罢工讨薪的建筑队们,现在又开始继续去干活了。

    白氏集团又恢复了出事之前的状态,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但是,越是如此,白起先越是心惊。

    能够如此不动声色,说明那些人对付白家,根本不需要使出全力啊!真的是太可怕了!说实话,这些年来,生意做得顺风顺水,几乎没有任何波澜,白起先是有些膨胀的。

    他觉得自己在国内的话语权很大,所以他才会经常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发声,有的时候说出来的话确实是非常不得体。

    不过,现在,他已经意识到。

    就算是在华夏,不动声色却又极其可怕的存在,也到处都是。

    与那些存在相比,白氏根本就什么都算不上!白起先之前的骄傲全都被打碎,以前他没有想过选择,但是以后,他想要老老实实做生意,做一个低调的人。

    “陆先生,多余的话我也不需要说了,今后看我表现吧!”

    白起先郑重地说了一句,然后,就带着他的人离开了。

    从始至终,他甚至都没有和罗恒打一个招呼。

    很显然,他到罗家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找陆凡,跟罗恒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而且,他甚至都懒得应付罗恒。

    这让罗恒十分不爽。

    大家都是国内有名的富豪,就算你比我有钱一些,生意做得比我大一些,那又怎么样?

    总不能完全当我不存在吧!老子难道就不要面子?

    罗恒憋了一肚子的气。

    但是,这个气他不敢撒在陆凡身上。

    他不是傻子,他当然看得出来,白起先有多么看重陆凡。

    虽然罗恒不明白原因,但是他知道,这个陆凡,只怕是自己绝对得罪不起的人物。

    而且,不光是得罪不起,还得有求于人啊!罗恒不是属鱼的,他的记性并不差,他还能记得,在白起先来之前,陆凡说过的话。

    那些话当时听起来没头没脑的,而且让他根本无法相信。

    但是,被白起先来这么一搅和,陆凡的公信力突然大幅度上升,罗恒现在回忆起刚才那些话,突然发现,他竟然已经信了很多。

    那也就是说,他的计划,真的危险很大?

    废话!罗恒当然也知道自己的计划危险性很大。

    但是,富贵险中求,虽然他求的不是富贵,但也得冒险。

    更何况,他为了降低危险系数,还特地放出风声,吸引了欧阳家族派高手前来。

    罗恒觉得,有欧阳家族的高手相助,他的计划就算是再难,成功的可能性也大了不少。

    不过现在,他突然觉得,有欧阳家族的高手帮忙也没什么用。

    没看到欧阳家族都还得要找陆凡帮忙吗?

    直接找陆凡帮忙才是王道!“小兄弟,刚才真是不好意思了……”罗恒也算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他连称呼都给改了。

    既然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立刻就去补救。

    而且,这个补救在别人的眼中,也并没有什么问题。

    不管是罗艺晴齐国栋,还是天机子,抑或是在场的其他工作人员保镖之类的,对于罗恒跑到陆凡面前,亲切地问候,都没有任何不一样的反应。

    你说什么?

    罗恒这种大富豪在年轻小子面前必须得矜持,必须得维持风度?

    不存在的。

    没看到刚才的白起先吗?

    那一位都几乎要给陆凡跪下了!相比他来说,罗恒这番表现都能算得上是好的了。

    “哦。”

    陆凡抬了抬眼皮。

    “……”罗恒牙根有点痒。

    他是商界大佬,脑子转得是很快的。

    刚才在上前冲着陆凡道歉的时候,他早就已经想好了好几种回应方式。

    对方如果接受了他的道歉,他该说些什么,对方如果不接受他的道歉,他该说些什么,对方如果冷嘲热讽,他该说些什么……这些,在罗恒的心里,都是有一个草稿的。

    但是现在,他打好草稿的几个回应,全都没有出现。

    陆凡只是简简单单地哦了一声,没有表达出一丝情感。

    哦这个字,是很多人在聊天中,都非常不愿意听到的一个字,它与两字的呵呵,三字的没什么并列,都受到了极大的抵制。

    因为这个字实在是表达不出任何东西来。

    你不能说一个哦字,就表示陆凡已经接受了道歉,更不能说他没有接受道歉。

    至于冷嘲热讽,更是不存在的事。

    这个字仿佛不带有任何感情任何意义。

    但是罗恒这会就非常僵硬了。

    如果换个对象,这么回应他,他绝对转身就走,一点都不带留恋的。

    可是这个不行。

    罗恒还要指望陆凡帮自己,他怎么能任性呢?

    更何况,刚才白起先在陆凡这里,得到的待遇也基本上是差不多的。

    白起先都能忍受得了,我罗恒为什么就不能呢?

    “陆先生,刚才你说我有一个好机会,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机会啊?”

    罗恒继续更改称呼,这次用的称呼有了几分疏离,却多了几分尊重。

    不过,他的这个话是有些投机取巧的。

    刚才陆凡可不是说罗恒有一个好机会,他说的是罗恒错过了一个好机会。

    这两句话看起来意思有些接近,但是实际上却天差地别。

    所以,陆凡就给他纠正了一下:“已经没有了。”

    他刚才就已经说过了,机会是留给有准备而且愿意去争取的人的,罗恒刚才显然不符合这样的标准,那么机会当然也不会一直留在那里。

    “那我得做什么,才能再次获得那个机会呢?”

    罗恒却还不死心。

    他也算是个明白人,他知道,哪里来的什么机会不机会的,机会都是在陆凡的身上,只要抱紧陆凡的大腿,机会就一直都有。

    反之,机会就没有了。

    这件事事关重大,罗恒不愿轻易放弃。

    “这个嘛……”陆凡沉吟了起来。

    说起来,这个罗恒,倒也不是全无用处,给他一个机会,也是给自己一个机会。

    陆凡心中有了一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