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1055章 臭棋篓子

发布时间: 2019-09-08 16:45:45

    臭棋篓子这样一个称呼,无论是哪一个下棋的爱好者,都不会喜欢的。

    凭什么说我们是臭棋篓子?

    我们的棋哪里臭了?

    再说了,就算我们是臭棋篓子怎么了?

    吃你家大米了?

    “小子,我不管你是谁,敢打扰我们下棋,你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江总沉声说道。

    虽然他心里也明白,下棋确实是他们拿出来敷衍的幌子,为的就是以此为借口,晾一晾前来的罗恒,彰显自己的能耐,好在后面的谈判中占据主动。

    这件事听起来确实是很幼稚,却也很有效,所以才会一直都被人乐此不疲地使用着。

    比如领导总喜欢在下属前来汇报的时候批阅文件,商人们也总喜欢在合作伙伴上门的时候表现出自己很忙,都是如此。

    但是,江总他们三人会以下棋为幌子,也正是因为他们三个都挺喜欢这项智力运动的。

    他们三个都已经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了,人老了,兴趣爱好的选择就没那么多了。

    更何况,他们不是普通人,在兴趣爱好的选择方面,就更少了。

    最后想来想去,也就围棋还有点意思,他们也都挺喜欢下的,这么一下,就是十数年的功夫。

    无论是谁,在某一个项目上下了十数年的功夫,也都不愿意再承认自己很菜了。

    更不用说他们三人都还算是比较成功的人,他们更加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菜的,无论任何方面。

    “怎么?

    被我戳到心里的痛处,恼羞成怒了?”

    陆凡丝毫没有被威胁到的意思。

    想要威胁他?

    这些人还是等等吧。

    “你知不知道,只要我一声令下,等待你的,就是死亡!”

    江总年龄虽大,但是说出来的话还是十分中二的。

    不过,这也是实话。

    这里毕竟是他们的大本营,周围有数量数不清的他们的小弟,而且绝大多数小弟都是亡命之徒,做掉一条人命,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当然了,听起来,这小子大概也是个有些来头的人。

    不过那又怎样?

    被他们做掉的,有些来头的人,又不是一个两个了,这种事,他们做得多了,甚至都做出经验来了。

    他们有至少一百种办法,把一个被他们做掉的人伪装成各种意外事故,绝对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如果是罗恒的话,毕竟是南云省首富,身份地位非同一般,他们多多少少还是要有所顾忌的。

    不过这个年轻的小子就算再怎么有来头,比起罗恒来估计还是要差了许多。

    这种人,他们根本就不需要顾忌什么!江总的眼神已经变得有些阴狠了,另外两位老者的表情也是极其淡漠。

    他们都是见惯了人命的人,遇到这种事,表情根本就不会有一丝丝波动。

    只有那个姓梅的女人,倒是满面愁容。

    不过她更多的还是在为出云口服液而发愁。

    好不容易找到一款能让自己重回年轻的产品,要是创始人出了问题,耽误了产品继续生产,那可就大大地不好了。

    姓梅的女人甚至已经开始认真地考虑,要不要采取什么措施,救下陆凡。

    罗恒也是非常惊讶,他搞不清楚陆凡为什么突然就变得这么强势了。

    按理说,他们来执行任务,这小子应该很低调才是。

    虽然现在看到了三个老头,但是应该能看得出来,这个犯罪组织并不是只有这三个老头,他们的背后,应该还有人才是。

    现在就强势,要是闹了起来,不是会影响到抓捕后面的人吗?

    当然了,罗恒现在肯定不会说什么的。

    不过真要是出了问题,影响了行动,他也没办法背这么大的锅。

    陆凡依然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你说的那些,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们三个的棋,真的是非常的臭。”

    江总大怒。

    还从来没有见过谁敢这么不给他们面子的,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说他们棋臭!就算他们的棋是真的臭,你就不能给点面子,少说两句?

    他正准备要喊人,好好地给这小子一点教训,却听到另外一名老者开了口。

    “明明是他们两个在下棋,你为什么要说我们三个人的棋都臭?”

    他正是刚才一直在观战的那一位。

    按理说,他并没有亲自下棋,只是在观战,无论如何,也不能从他观战的姿势上,看出他的棋力如何啊!所以,他非常不爽自己和那两人并列。

    要知道,他之所以会观战,就是因为他觉得另外两人的棋太臭,配不上跟他对弈。

    所以,他又怎么能容忍别人把他和另外两人并列呢?

    听了这番话,江总的鼻子差点没给气歪了。

    我们一起受辱,你竟然只在乎你自己的面子?

    难道我们不是一起的吗?

    有没有一点团队荣誉感?

    “老毛,现在是争这些的时候吗?”

    江总的语气十分不悦。

    另外一位老者也是有些怒意地看着那个老毛。

    “有些事情还是要分清楚的。”

    老毛却是十分固执。

    “小子,你可以说他们俩的棋臭,但是我并没有出手,你不能说我,现在改口还来得及!”

    “改口就不必了。”

    陆凡摇了摇头。

    “这么臭的棋你都能看得下去,说明你的棋也一样很臭,我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得,他又一次把那三个人全部羞辱了一遍。

    三个老头全都十分愤怒,但是毛总的愤怒和另外两人不一样。

    “小子,你必须为你说的话负责!说我的棋臭,除非你能赢得过我才行!”

    他拿过了一盒棋子,放在自己面前。

    “只要你能赢得了我,我就不会对你做什么,但是如果你连我都赢不了,那么,你今天恐怕就要很为难了!”

    他这话,其实也十分的鸡贼。

    他说赢了他,他就不会做什么,可并不代表江总和另外的那位老者不会做什么。

    但是,如果连他都赢不了,那么陆凡将要承受的,就是他们三人一起的怒火!只可惜,这点怒火对陆凡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

    “有这个必要吗?

    像你这样的,我根本就不用看,都能随便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