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1068章 愚不可及

发布时间: 2019-09-16 18:06:24

    含糊的话,是可以给人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

    但这并不绝对。

    只有在含糊的同时,还能点出一些让人无法忽视的关键信息,这才是最重要的。

    比如陆凡,虽然没有把事情给说得很清楚,听起来十分含糊,但是,只要是稍微机灵一些的人,都能听得出来事情的大概轮廓。

    大约不知道什么时间,这两个老头在西方的某个国家栽了,被人给抓了起来,狠狠地羞辱,连头发好像都给人薅光了。

    最后,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逃出去的,不过听陆凡的语气,似乎是和他有关系。

    这就很有意思了。

    之前这两位大佬那种孤傲的架势,对谁都是爱理不睬的,仿佛有一种秒天秒地秒空气的感觉,怎么现在突然发现,还有这么一段黑历史?

    不说别人,就算是江总这三个老头心里,也有了一些想法。

    在这个组织中,日常事务都是由他们三个负责的,那两个老头几乎不管什么事情。

    但是人家却凭借着对外拓展渠道的贡献,拥有着更高一筹的地位。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对外拓展渠道,在很大程度上来说,有可能是杜撰出来的。

    这也就意味着,这两个老家伙的贡献,可能没有他们所说的那么大。

    这样的话,江总三人还怎么能愿意继续被人骑在头上?

    之前被你们压制,是因为你们功劳大,可是现在才知道,你们没有那么大的功劳,那么双方的地位是不是该发生一些变化了?

    至少,江总三人的心里,有了一丝裂痕。

    但是那两个老头,现在可没空在意内部的这些小裂痕。

    他们俩都紧紧地盯着陆凡,仿佛这样就能看穿这个年轻人的内心一般。

    “小伙子,说话是要负责任的,尤其是有些话,说了会给自己带来天大的麻烦!”

    终于,左边的那个老头阴恻恻地开了口。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怨毒,仿佛恨不得直接把陆凡给撕碎了一般。

    他这一辈子,都没有这么丢脸过。

    就算是之前被那些人抓住折磨,因为没有什么认识自己的人,他也没觉得有多丢脸。

    可是现在,这里是他们的地盘,有三个身份地位和他们相仿的内部竞争对手,还有许多埋伏在暗处的手下。

    可以说,他们是在大量的自己人面前丢了这么大的一个脸。

    这种丢脸程度,远超之前的那一次。

    所以,这老头心中的怨恨程度,也远超那一次!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心里很清楚,那个强大的势力实在是太强了,他们这辈子都别想有报复的机会。

    可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神秘是神秘了点,却未必会有多么强。

    如果不是忌惮这小子的神秘来头,他恐怕早就下令,或者干脆亲自出手,将这小子碎尸万段了!毕竟欺软怕硬是人类的本性。

    “天大的麻烦有多大?”

    陆凡呵呵笑了一声,“你说的是你藏在外面的那些人?

    又或者是你打算亲自对我动手?”

    这个屋子外面的埋伏,以及刚才那个老头显露出来的杀意,都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但是,陆凡只觉得好笑。

    他觉得这个老头的智商似乎是有点问题。

    当年让这两个老头无可奈何甚至至今都十分恐惧的那个西方势力,却会因为陆凡或者他的关系而将两个老头给放掉,无论怎么想,双方的实力对比都应该是非常明朗的。

    可惜这个老家伙或许是因为愤怒,没有发现这个问题,他现在满心只有如何弄死这个该死的小子。

    当然,他也有些为陆凡一口叫破了他的心思而感到有些心惊。

    尤其重要的是,这小子在说周围埋伏了人的时候,是那么的笃定,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猜的。

    总不能这小子看到他们埋伏的人了吧?

    想到这里,那老头在心中自嘲地笑了笑。

    他们这个地方,可不是外表看起来这么简单的,有很多隐藏的东西。

    一般人,绝对没有办法他们在这里设下的各种埋伏。

    也正是因为有这么多的设计,他们才能在一次又一次的打击中一直顽强存活了下来。

    否则就凭他们一个小小的犯罪组织,怎么可能一直活下来?

    “年轻人,作为一名长者,我劝你一句,不要太自信了,这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那老头的语速缓慢了不少,他也要借此来梳理一下自己的心情。

    无论如何,他都这么大年龄了,可不能给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吓住。

    “你再好好想一想,该怎么为之前的胡说八道负责!”

    现在对这两个老头来说,唯一能让他们稍微挽回一些颜面的,就是让陆凡改口了。

    虽然这只是一块所有人都能看穿的遮羞布,但是有遮羞布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强。

    他决定,先逼迫这小子改了口,然后再好好地教训他一番!陆凡看了他一眼,表情有些奇怪。

    没办法,他要说的话,刚好就是这个老头说的这些。

    简直没有办法再贴合了。

    “真是愚不可及啊……”陆凡只能感叹了一句。

    他突然转过头,对着一个空无一人的方向。

    “这两个家伙也太蠢了,我跟他们交流不下去,你呢?

    你打算继续在那里,躲到什么时候?”

    说实话,此情此景,如果配上一点诡异的音乐,再加上点忽明忽暗的灯光,甚至都能做出鬼片的感觉。

    毕竟一个人好端端地,突然对着空气,或者说是更远一些的一堵墙说话,还是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

    但是,那几个老头,脸色全都变了。

    不管是那两个所谓的前辈,还是江总他们三人,看到陆凡所冲的方向之后,都有些惊讶。

    说他们大惊失色是有些过分了,但是他们绝对是脸上都带着无法掩饰的惊讶。

    他们的脑子里,现在就只有一个问题。

    这小子,到底是真的这么神呢,还是运气好到随便什么都能一下子碰上?

    后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可是前者,又让所有人都无法接受。

    而陆凡,根本就没有理会他们,他继续盯着那面墙,好像是在等待墙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