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1147章 心慌

发布时间: 2019-12-04 05:15:35

    那可是现在五大机构中,三十岁以下,实力最强大的十一个人啊!以弗兰克或者安德烈这样的见识,他们自然是见过许多许多实力比史密斯他们要强得多的高手。

    但是,他们还是想不出,这世上有什么人能够同时击败这十一人的,而且还是只用了一招!这家伙,真的还是人吗?

    所有人的大脑里都是一片空白。

    他们甚至不知道这个时候该有什么想法了,他们根本就无法做出任何想法。

    “好像,看起来应该是我赢了吧?”

    陆凡看向裁判。

    “额,嗯。”

    裁判木然地点了点头,但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所以,这次比试,也应该是结束了,暗龙拿到了最后的胜利,对吧?”

    陆凡又继续问道。

    “额,嗯。”

    裁判再次木然地点点头。

    什么?

    比试结束了?

    暗龙赢了?

    只有那些见惯了大场面的大佬们,这会才算是有些反应了过来。

    大佬之所以是大佬,总不能和那些普通的手下们一样,发呆半天啊!不过,他们很快就意识到,这次的比试,似乎是有些不太妙了。

    结果出来得太早了,谁都还没有想到呢!本来,正常情况下,接下来的这十多个人的比试,每一场都会是恶斗,而且打完之后,都必须休息够十二小时才行。

    再加上正常的休息时间,至少也得一周左右,才能得出最后的胜者。

    而为了体现最终结果的权威性和公正性,届时,五大机构各家最大的BOSS,也将会亲自到来,见证胜利者的产生,当然,也好进行随后的瓜分胜利果实。

    然而现在,比试就这么结束了,胜利者似乎也已经产生了,在公正性上,也应该不存在什么问题,至少最终的胜者是没有任何争议的。

    笑话,如果以一敌十一赢下来要是还有争议的话,那这个比试也就没有办下去的必要了。

    可问题是,现在大佬们都还没有来,后续的奖励还需要大佬们讨论谈判,你想要在别人家的地盘上建基地,哪怕是别人同意了,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

    总之,后续的步骤没有办法进行下去了啊!但是陆凡可不管这些:“既然如此,那就赶紧宣布结果吧。”

    “这个……”裁判的眼神四处乱飘,挨个地看向弗兰克安德烈这些在场的大佬。

    “不用着急,我们暗龙的头号人物马上就会过来,等他来了主持局面吧。”

    楚飞终于站了出来。

    现在的局面,已经不是他能够控制得了的,但是好在这是在华夏,在暗龙的地盘,所以暗龙的大佬可以第一个出来。

    第一个出来当然也有好处,那就是瓜分胜利果实,能够更加彻底一些。

    “行,这里应该用不到我了,我就先走了。”

    没想到陆凡连就在京城的暗龙大佬都不想等,竟然直接走了。

    他这一走,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拦得了,也没有人敢拦。

    笑话,这里最强的十一大高手都不是他一招的对手,其他人怎么拦呢?

    “我擦,这小子怎么跑得这么快,还有很多事没和他说呐!”

    楚飞没想到陆凡说走就走,急得脏话都说出来了。

    但是依然没有任何作用,不到十秒钟,他连陆凡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你,快点去找他,把暗龙的一些安排告诉他,必须让他知道,暗龙并不是单纯地利用他,暗龙也为他做了很多事情。”

    楚飞又给了冰雪一个命令。

    这让冰雪有一种自己成了陆凡在暗龙专属联络员的感觉。

    明明她以前还是暗龙比较看重的后备成员,虽然实力没多强,但是也经常带着一个小队到处去执行任务。

    可是怎么现在实力更强了,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年轻一代数得着的高手了,作用反而单一了?

    这不合适!但是冰雪也没有别的办法。

    她只能先赶紧离开,看看能不能追上陆凡。

    她也觉得,陆凡突然这么着急地离开,搞不好真的是觉得有些不爽。

    虽然不知道他是哪里不爽,但是人家是大佬,实力极强,而且到现在也没人知道他实力的上限在哪,对于这种大佬,就必须哄着玩。

    所以冰雪没有犹豫,直接追了上去。

    不过,她这么一走,就出现了一个让人有些哭笑不得的情况。

    暗龙是本次比试的最终胜利者,但是,他们参与比赛的两个人,全都走了,一个都没留下。

    按理说,过一会应该是有一个给胜利者颁奖的环节,但是现在胜利者都没了,这个奖得怎么颁?

    当然,这也就是走个形式而已,真正对胜利者的嘉奖,人家机构内部会发的,组织者给的奖杯奖状反而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最后,楚飞干脆代表暗龙领取了这个奖杯,也算是争得了一份荣誉。

    当然,真正的奖励,要等到各家大佬都到齐了之后,再进行商议。

    这些事陆凡并不知道。

    他对于暗龙其实并没有什么不爽或者不满,正常来说,他本来也没有想要赶紧离开。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刚才,他突然感觉到一阵心慌。

    对于这种突然而来的莫名其妙的心慌,陆凡并没有经历过,却是能够猜测一二。

    这心慌,似乎是因为和他有关系的某个人或者某些人,出了事。

    陆凡毕竟不是凡人,他对于很多事,都能有一些模模糊糊的感应。

    当然,这种感应如果放在别人的身上,会更加清晰一些,放在自己身上,就不怎么灵验了。

    这也是算命都说只能算别人不能算自己的原因。

    但是,就算不灵验,也能起到预警的作用。

    陆凡现在就觉得,一定是对他很重要的人,出了什么事,所以才会让他有了这种心慌的感觉。

    如果要是算起来,真正能够对他很重要的人,其实并不多,所以他才更加紧张。

    毕竟,这只是他第一次有这种感受。

    不管怎么说,他都必须要先问问再说。

    陆凡掏出了好久都没有用过的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中传来的盲音,让他心中的烦躁更添加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