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1152章 暹罗人

发布时间: 2019-12-07 12:15:58

    “我们的要求也很简单啦,只要米总把出云口服液海外的代理权交给我们救可以啦,当然啦,价格必须是我们大家都觉得合理的价格。”

    原来是冲着出云口服液的海外代理权来的。

    听到这里,米贵仁就放心了不少,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突然觉得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

    这……难道是上次招商会上出现过的哪个国家的商人?

    声音耳熟再加上要求海外代理权,做出这样的判断,并不困难。

    不过,这个判断结果,却让米贵仁有些胆战心惊。

    因为上次的招商会,是他组织的,那些海外的商人,也都是他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找来的。

    如果要是那些商人里面有人出现了问题,并且这个问题影响到了陆家人,那么陆凡会不会迁怒于他,就很难说了。

    “只要你能治好我们刘董,什么条件都可以商量。”

    米贵仁心里面担心,嘴上还在按照之前的计划应付着。

    他要把人给骗到这里来。

    对方显然也并没有太多的防备,或者说他就是有恃无恐。

    “好的啦,你们现在在哪里?

    我很快就可以过去。”

    米贵仁报出了酒店的地址,然后就赶紧去把这件事告诉了陆凡。

    “跟我想得差不多,咱们就在这里等他们来吧。”

    陆凡来到了米贵仁的房间。

    “那么一会,我们要不要把海外代理权直接给他们?”

    米贵仁问道。

    “反正海外代理权这种东西,给谁都一样,虽然他们的价格可能会低一些,但是人才是最重要的。”

    他并不知道陆凡有没有治好刘芸和陆灵,但是他并没有看到这两个人,所以,他觉得,这两人应该还在昏迷之中。

    如果要是连陆凡也对这两个人的昏迷没有办法的话,那在米贵仁看来,也就只有答应对方条件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说实话,现在出云药业赚到的钱已经够多了,没有必要为了多赚点钱,而冒太大的险。

    “老米,你要知道一件事。”

    陆凡笑了笑。

    “在这个世界上,还从来没有人成功地威胁过我,不管是谁,都不行。”

    米贵仁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脊背一阵发凉。

    虽然陆凡刚才说话的时候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不寒而栗。

    这个深藏不露的年轻人,这一次,大概是因为家人受到攻击,而真正生气了吧!把这家伙给激怒了,那伙来历不明的人,恐怕是要遭殃了。

    米贵仁的心里再也没有了半点担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总觉得,躲在暗处的人要倒霉,而陆家二女绝对不会有一点点问题。

    躲在暗处的人显然就在仁怀县,没过多长时间,他们就来到了龙腾大酒店,敲响了米贵仁房间的房门。

    “好久不见,米总,还有陆总。”

    来的是两个人,当前一个满脸微笑地打着招呼,而另一个装扮十分古怪,进屋之后就找了个地方坐下,谁也不理,一脸的生人勿近。

    “先生是哪一位?”

    陆凡没有说话,米贵仁不得不帮着开腔。

    “出云药业果然是一个傲慢的企业。”

    听到对方竟然完全不记得自己,来的这一位显然很不高兴。

    “我是暹罗国的商人巴色·拔达蓬,你们可以叫我巴,而这一位,是我们暹罗国大名鼎鼎的英铊大师!”

    在暹罗国,每个人的名字前面是名后面是姓,而且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小名。

    值得一提的是,暹罗国人的姓,并不像华夏人或者西方人那样,继承自父母。

    他们的姓一般也都是父母或者长辈起的,但是和父母的姓并不相同,一般会和住址地位这些有点关系。

    再考虑到许多年前,暹罗人都没有姓这件事,所以,不少人坚决相信,暹罗人的姓就是因为看到世界其它各国人都有姓,所以才跟风的。

    当然,也是因为他们的姓都是胡乱起的,没有什么实质性意义,但是一般都很长,让整个名字都变得很长,所以,暹罗人平时基本上都用小名。

    像这一位,巴就是他的小名,他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名字都是这一个,除非是非常正式的场合,才会使用他正式的姓名。

    这么一来就有了一个问题,他们非要学其它国家,搞个姓出来的意义何在。

    这些都是陆凡脑子里想的东西,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露出任何表情。

    “巴先生,英铊大师,刚才在电话里,你说你能治好我们刘董,是吧?”

    米贵仁显然也懒得和这两个暹罗人罗嗦,直接就把话扯上了正题。

    “米总别着急啊。”

    巴笑着摇了摇头。

    “治病的事情并不是很困难,在那之前,我希望能先和你谈点别的事情。”

    “还有什么事情能比治病救人更急的呢?”

    米贵仁显得很不高兴。

    “米总,我们能够坐在这里,就表明,刘董的情况不会恶化,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巴笑得很得意。

    “所以,只要我们还能够谈判,那么一切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可是一旦我们没有谈拢,接下来的事情就很难说了。”

    他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那就是,刘芸的晕倒,很有可能就是他们搞的鬼。

    而且他话语中流露出来的威胁意味也非常明显,一旦谈判破裂,他们就能让刘芸不仅仅是晕倒!这个暹罗人竟然这么胆大妄为,这简直就是在找死!米贵仁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看了陆凡一眼,却依然没有能在后者的脸上看出半点表情波动。

    陆凡对这个暹罗人当然是十分痛恨的。

    但是,他做事一向讲究斩草除根,他并不能确定,眼前这两个人的背后,是否还隐藏着什么人,所以,他需要继续不动声色,看看对方的背后还有没有什么人。

    如果要是只有这两个人的话,陆凡一只手就可以将他们彻底碾碎。

    “不知道巴先生想要谈什么?”

    米贵仁问道。

    “很简单,我要出云口服液。”

    巴早有准备,直接拿出了一份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