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1165章 女婿

发布时间: 2019-12-13 09:17:02

    明明自家闺女是更优秀的那一个,结果混得反而不如别人,这上哪说理去?

    “可是,就算是让我们把房子让给他们住,你们也没有必要来这里吧?

    二叔家原来住的那栋楼呢?

    你们可以住进那栋楼啊!”

    刘芸还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就算是两家互换了房子,但是二叔家之前住的也是前面的别墅,比最后面这个也还是要好了不少。

    为什么父母会被赶到最后面来呢?

    “你二叔家住进了我们之前的房子,但是他们那栋楼并没有腾出来啊,刘倩还住里面呢。”

    荣立锦哼声道。

    “刘倩说现在谈恋爱,不方便和父母住一起,所以就没有搬出来,你奶奶又怎么会妨碍她谈恋爱呢?”

    刘芸明白了。

    刘倩不搬走,别人就不能搬进那栋楼里。

    而其它的楼也都还住着人,让谁搬都不太合适。

    毕竟刘芸的父母现在已经失了宠,并不是以前那个所有人眼中的家主继承人了。

    再加上,刘芸的父亲刘明发本身不是一个喜好争讲的人,所以他们干脆就搬到了最后面的这栋楼里,也好少和大家见面,免生事端。

    刘明发不喜欢争抢,但是荣立锦是个女人,对此一直都很不忿,所以她时常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偷偷伤怀抹眼泪。

    当然了,这些在陆凡的眼里,那简直就是矫情到不能再矫情了。

    就这栋所谓的最差的房子,放到外面去,就已经是相当不差了。

    普通人家,就算是资产亿万的富豪,住的房子都未必能赶得上这一栋。

    光这个客厅,就能赶得上一般小户型房子的实际使用面积了。

    住这样的房子还觉得委屈,不是矫情是什么?

    当然,陆凡也能够理解,刘芸她妈从小也是出身豪门,嫁到刘家来之后一直都当大少奶奶,地位崇高。

    对她来说,住得没有以前好了,还真的是一件委屈的事情。

    尤其这个委屈还是女儿带给她的,而且也跟陆家脱不了关系。

    先忍忍吧,很快就能帮你把这个委屈给解决了。

    陆凡在心中默念着。

    “他们这就是欺负人啊!”

    刘芸很生气。

    她之前跟着陆平走的时候,也能想到,父母肯定会受到影响。

    但是那会她觉得,父亲是刘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家里还有大哥在,应该也出不了什么大事。

    所以她也就没有太过于挂念。

    但是现在刘芸才知道,她还是把豪门内部的争斗看得太简单了些。

    只是一个住处,这些人就能玩出花来,其它的各种待遇,就更不用说了。

    刚刚进来的时候,看到母亲在偷偷地抹眼泪,恐怕不光是因为住处的问题,还有其它各种各样的事情。

    从天上到地上的落差,才是她最难以接受的地方吧!“我命苦,养的两个孩子都不争气,让人欺负了又能怎么样呢?”

    荣立锦哼哼唧唧的,又抹起了眼泪。

    陆凡摇了摇头。

    这女人可以说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而且还一直含到了这么大,只不过现在换成了一个银汤勺,就开始喊自己命苦。

    那些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老百姓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或许是他摇头的动作有些大,从进门一直就没有受到过任何关注的陆凡,突然就吸引到了荣立锦的注意。

    “你,你就是那个,陆,陆什么来着?”

    “伯母您好,我是陆凡。”

    陆凡上前一步,老老实实地问好。

    这可是嫂子的亲妈,大哥的丈母娘,还是得客客气气的。

    “伯母?

    哼!”

    荣立锦顿时就不高兴了。

    虽然已经有好几年没见过了,但是她脑子里面对拐走女儿的那个男人,还有一些模糊的印象。

    她记忆里,那家伙好像就是长成这个模样的。

    再加上陆凡是跟着刘芸一起进来的,所以,荣立锦直接就把他给当成了刘芸的丈夫陆平,也就是她的女婿。

    好吧,她并不想承认自己有这么个女婿。

    可是,这个不承认,得是自己亲自说出来的。

    你小子这开口不叫妈叫个伯母是什么意思?

    你叫妈我不答应那是我的事情,你叫伯母我女儿不是白跟了你好几年?

    荣立锦对于陆凡的称呼十分不满。

    她的这种心态,像极了很多人在分手的时候,明明是想要分手,却因为是对方主动提出来了,就大发雷霆一般。

    “妈,他不是……他是陆凡,是我丈夫是陆平的亲弟弟。”

    刘芸一下子就明白了母亲在想些什么,连忙就解释了起来。

    当然她也清楚,这事怪不了母亲。

    谁能想得到,你回来给奶奶祝寿,不带着丈夫来,反而带着小叔子来呢?

    陆凡也明白了,顿时感到十分尴尬,赶紧退回到一边去,不敢说话了。

    “弟弟?

    那个陆平怎么没来?

    他凭什么不来?”

    荣立锦皱起了眉头。

    “陆平有重要的事情,现在不在国内,所以来不了,陆凡是代表陆家来给奶奶祝寿的,所以就跟着我一起来了。”

    刘芸解释道。

    来之前,她和陆凡就已经说好了,对于那些不知道陆家出事的人,一律用陆平有事出国了来搪塞。

    当然,这个借口不可能骗得过所有人,刘家也肯定有人在关注陆家,陆家发生的事,他们不少人都是知道的。

    但是他们知道归知道,说出来又是另一码事了,刘芸这边必须要找一个能说得过去的借口才行。

    “这样啊。”

    荣立锦终于点了点头,“你们总算也会做点事了。”

    对于陆家派人来给刘家奶奶拜寿,她还是比较满意的。

    不管这一家人再怎么穷,他们总归是刘家的姻亲,应该安排人过来拜寿。

    就像她荣家一样,因为她的关系,和刘家有了往来,明天也会安排人过来拜寿。

    只是,光有这样的安排还不够,拜寿还是得要有真金实银拿出来才行的。

    陆家有这个实力吗?

    荣立锦想了想,站起身,走到一旁,在一个包里翻了一会,摸出了一张卡。

    “这样,你们两个既然是来贺寿的,空着手肯定是不行的,我这里有一点钱,你们拿着,一会就出去买点像样的礼品,你奶奶的爱好,你应该是清楚的!”

    她把卡塞进了刘芸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