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1176章 气愤

发布时间: 2020-01-04 03:38:12

    陆凡跟刘芸回到刘家的时候,并没有再受到任何刁难,当然,也没有受到任何关注。

    很显然,刘家其他人已经都知道他们回来的事了,只是,也不知道是默契还是什么,他们统统都选择了无视刘芸。

    对陆凡来说,这反而还是一件好事。

    现在被无视,也就意味着不会被打扰,否则的话,刘家人跑过来阴阳怪气地说一通乱七八糟的话,也挺烦人的。

    到了刘家后面刘芸父母住的小楼,刘芸的父亲也已经回来,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陆凡的熟人也在,刘芸的哥哥,刘哲。

    “刘伯伯你好,刘大哥好。”

    在刘家,陆凡对这两个人,还是需要非常客气的。

    “你就是陆家的人吗?”

    刘芸的父亲叫刘明发,是一个长相十分富态的中年人,看面相,就是个有气度的有钱人。

    只不过,现在这个看起来很有气度的人却没什么好脸色。

    因为在家族中失势,再加上对女儿不听话的怨恨,所以,这几年来他并没有关注陆家的情况。

    所以,他并不知道陆家现在其实就只有几个人了。

    但是他现在对陆家十分不满意。

    虽然几年过去了,好不容易重新见到女儿,刘明发也想对女儿好一些。

    只是,刘家奶奶大寿这么大的事情,作为儿女亲家的陆家只来了一个弟弟,这种态度,明显就是没有把刘家放在眼里,更是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刘明发在家族里不得势,更是对这些事看重。

    所以,他对陆凡的态度,就可想而知了。

    “没错,我是陆平的弟弟陆凡。”

    陆凡老老实实地答道。

    “陆家人可真是忙啊,尤其是那个陆平,刘芸奶奶的大寿,他都没空来吗?”

    刘明发冷哼道。

    这就是他最不满的地方。

    你说陆家父母不来,这也就算了,连陆平都不来,就来了个弟弟代表陆家,这算什么事?

    要不你们干脆就一个人都别来不行么?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叫陆凡的家伙,怎么回答他的质问!“是的。”

    没想到陆凡仿佛完全听不出刘明发言语中的嘲讽之意,回答得很直接。

    这可是一种很不给面子的行为。

    刘明发当时就被气得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爸,爸,陆家现在生意做得很大,妹夫没时间来,倒也很有可能!”

    刘哲立马劝道。

    没办法,他现在靠着刘芸的关系,成了出云口服液的一个大经销商,每年凭借着这个生意,就能赚到一大笔钱。

    如果仅仅是因为这点事,他还不至于帮陆家说话,刘家可不是缺钱的家族。

    关键是,很多人都知道他和出云药业董事长刘芸的关系不一般,经常会有人找他帮忙拉关系,而陆家那边也很给他面子,只要是他打过的招呼,都会同意。

    这对于他的人际关系拓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也让他的其它生意,受益良多。

    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刘哲的生意扩大了三四倍。

    更重要的是,这些成就,都是在他没有依靠刘家做出来的。

    这让他在刘家人面前,变得有底气了很多。

    虽然他目前的成就和庞大的刘家比起来依然仿佛不值一提,但是,相比之前,却是要好太多了。

    刘哲很清楚自己能有如今这番成就,实在是托了陆家不少的福。

    而具体到某一个人的话,那就是陆凡了。

    所以这个时候,他没有办法不帮着陆家陆凡说话。

    “哦?

    是这样吗?”

    刘明发并不是一个非常强势的人,耳根子有点软。

    儿子的发展在他看来,是非常成功的,短短几年的时间,没有靠家里的帮助,就做到如今这种资产,全华夏也没有几个。

    所以,儿子说的话,刘明发也比较认可。

    “当然是了,其实我和陆家在生意上有些来往,他们对我的帮助很大。”

    刘哲肯定地说道。

    “好吧,我年龄大了,也管不了你们,只要明天能过得了奶奶那一关就行。”

    刘明发无力地挥了挥手。

    “芸儿,我让你买的寿礼买好了吗?

    你买了什么,快点拿出来给我看看!”

    荣立锦连忙问道。

    想要过奶奶的那一关,寿礼显然是相当重要的一个因素。

    一个非常好的寿礼,绝对能刷出一波足够的好感度。

    到时候再加上足够诚恳的道歉态度,以及亲情的作用,相信老太太原谅刘芸,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

    “不好意思妈,我没买到礼物。”

    刘芸没办法,只好实话实说。

    “什么?

    没买到?”

    荣立锦顿时就炸毛了。

    “你走了大半天,连个寿礼都没买到?

    我不是给你钱了吗?

    你这个死丫头怎么就光知道玩呢?”

    她还以为,女儿是太久没回京城,结果一下午就光顾着玩,没顾上买寿礼这回事。

    如果要真的是这样,那这丫头就太不知道轻重缓急了,非得好好地教训教训才行!“没买到也没什么关系,我已经准备好了寿礼,不会有问题的。”

    陆凡帮忙解释。

    当然,这事本来也是他的,不存在什么帮忙不帮忙的。

    “你准备好了寿礼?

    是什么?”

    荣立锦问道。

    “现在还不知道,等明天寿宴的时候,就知道了。”

    陆凡确实是也不知道。

    他只是请别人帮忙准备了寿礼,具体是什么,他还真的不知道。

    只不过,他相信,他找的人对他交待的事情绝对不敢怠慢,肯定会当成大事来办,准备出来的寿礼,也绝对不是普通之物。

    至少让刘家上下都满意,应该是毫无问题的。

    “什么?

    现在还不知道?

    这叫什么话?”

    可惜,别人不会相信陆凡心里相信的事情,至少荣立锦就觉得,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简直就是在瞎胡闹。

    这世间哪有这种事,明天就要举行寿宴,现在已经是晚上了,送礼的人连要送什么都不知道,却说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到底是乡下来的山野村夫,真的是什么都不懂啊!大概是以为刘家这种人家的老夫人过大寿,和农村那些村妇一样好糊弄?

    荣立锦感觉自己的心很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