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第1182章 等着看戏

发布时间: 2020-01-14 04:38:53

    刘家嫡亲孙子孙女竟然坐在最靠外的桌子上?

    刘哲兄妹俩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尤其是刘哲,他之前一直在考虑,如果家里不安排妹妹坐第一桌,他该如何反抗。

    现在好了,别说是妹妹,就连他,也没捞到第一桌的位置。

    这可简直是欺人太甚了!“我找他们去!”

    刘哲转身就往里面去,他必须得去要个说法。

    “大少爷,你可别让我们难做,这是老夫人交待下来的!”

    那管家眼疾手快,一下子拉住了刘哲,并且让后者完全无法挣脱。

    很显然,这一位身上是带着功夫的,未必能有多么高明,但是至少制服一个普通人刘哲,还是十分轻松的。

    而且不光是他,周围还有好几个装束差不多的男子,也都把视线投了过来,如果有必要的话,他们随时都可以过来帮助制服刘哲。

    “放开我!”

    刘哲大怒,“我想,我至少有资格去问一问奶奶吧!”

    “大少爷,现在寿宴马上就要开始了,老夫人特别交待,任何事都不能影响到中午的寿宴!”

    管家毫不让步。

    刘哲努力地挣了两下,却没有任何结果。

    普通人在武者的手里,完全不可能有什么反抗的余地,这也是正常的。

    但是刘哲心里憋的火,无法发泄,只能对着妹妹说道:“小芸,你进去,找奶奶问一问,是不是她老人家已经不把我们当成孙子和孙女了!如果要真的是这样,那我们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

    “好!”

    刘芸也非常的不忿。

    她和家里决裂,不受待见也就罢了,可是她的哥哥是家里的长孙,凭什么要受到这样的屈辱?

    她确实是很想要去找奶奶问个清楚。

    如果这个家真的那么不欢迎她的话,她完全可以不回来!“小姐,您也不能去!”

    这时,之前看过来的几个人中过来了两个,挡在了刘芸的身前。

    “你们不让我去,我偏要去!”

    刘芸往旁边闪了一下,就想要闪过去。

    然而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又怎么能当着两个训练有素的武者的面逃脱呢?

    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那两个人又一次拦在了她的面前。

    而且这一次,两个人不仅仅只是拦阻,还上了手,两人分别朝着刘芸的两条胳膊抓了过去。

    “砰!砰!”

    那两名管家模样的武者只感觉到自己好像抓在了两条钢管上一般,不光伤不了对方,还把自己给震得虎口生疼双臂发麻。

    他们定睛一看,原本在他们身前的刘芸已经退后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那个一直跟在刘家兄妹身边的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当然不是别人,只能是陆凡。

    有人要抓刘芸,不管是什么人,他当然都不能袖手旁观。

    “你是什么人?”

    之前抓着刘哲的那个管家喝问道。

    现在刘家大多数人都还不知道陆凡是什么人,毕竟知道的那几位,都没有帮着他宣传的想法。

    当然了,就算刘家人都知道了陆凡的身份,也不会有多少重视的。

    谁会重视一名小山村里出来的农民呢?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希望你们能够听我的。”

    陆凡淡淡地说道。

    “听你的?

    你疯了吗?”

    那位管家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

    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竟然敢在刘家的寿宴上说让刘家人听他的!“我这个人说话一向不喜欢重复,我只说一次,我希望几位从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

    陆凡继续说道。

    “妈的,我看你小子是真的疯了!你说话不喜欢重复,但是老子们打人最喜欢重复了!”

    那名管家恶狠狠地骂了一句,然后就冲着两个同伴使了个眼色。

    “直接动手!把这家伙给丢出去!注意不要惊扰了别的客人!”

    他这意思是让两名同伴在不动声色的情况下把陆凡给抓住扔出去。

    在他看来,两名同伴已经抓住了那小子的两条胳膊,之后再把那小子给丢出去,也不过就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然而,他想错了。

    “我这个人,最不喜欢不听劝的,既然你们不听我的劝,那就找个地方休息吧。”

    陆凡冷哼一声,手下一动。

    本来抓着他的两个人一下子变成了被他给抓着,而且这两个人完全没有反抗,仿佛已经失去了意志一般。

    “什么情况?”

    抓着刘哲那人大惊。

    他惊的并不是那个不认识的小子反击,而是他的两个同伴竟然完全没有做出任何抵抗的反应。

    这两位可都是颇有些实力的武者,他们怎么可能被人给抓住而完全没有反应呢?

    但是这个管家并没有继续思考下去的时间了,因为他突然发现,他自己的手,也已经被那个年轻人给抓住了。

    直到自己被抓住,他才明白,为什么两名同伴会完全没有反应。

    因为只要被这个人给抓住了,就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来!陆凡没有多磨蹭,直接把三个管家模样的人给扶到了一边放在椅子上。

    反正今天寿宴有的是位置,宾客们彼此之间也并不熟悉,倒是没有人察觉到又有三个不该入席的人入了席。

    别说是普通的宾客,就算是之前一直盯着陆凡这边的刘家高手,也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异样。

    他们仿佛中了邪一般,都觉得自己看到的事情是非常正常的。

    “我去找奶奶问个清楚!”

    刘哲看到阻拦都已经被清除了,还不忘要去讨个说法。

    “别着急,你现在去问也没有什么好处,不如找个地方待着,等着看好戏。”

    这时,陆凡却拦住了他。

    “奶奶的寿宴,我身为刘家长孙,却要躲在角落里,算是什么事?

    我一定要问个清楚!”

    刘哲显然十分生气。

    他或许并不太在乎刘家长孙的身份,只是被放逐的遭遇让他无法接受。

    “这些事已经是非常明显了,你问得再清楚,又能怎么样?

    你在外面混了好几年,应该明白,所有的一切,看的都是实力,只要你拥有了让所有人都高看的实力,那么无论你坐在哪里,都会是全场焦点!”

    陆凡拉着依然有些忿忿的刘哲,往最靠外的一张桌子坐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