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尾声 爱之喜悦 · 上

发布时间: 2018-10-01 22:38:46

“对了路非,你还保留着那个信封吗?”辛辰现在正与林乐清在捷克旅行,每天例行会在差不多的时间打电话给路非,临到快说再见时,她突然这样问。

路非当然知道辛辰说的是什么,那个写有辛辰母亲地址的信封已经被他收藏了十二年之久。

“当然留着,怎么突然想起这个?”

辛辰沉默一下,笑了,“也许是因为捷克与奥地利紧邻,也许。”她的声音从手机听筒中低低地传来,“是因为那天你对我说的话。”

她同意与路非重新开始,但仍然坚持留在北京工作,她的理由很简单:“工作做得还算顺手,总得有头有尾地做一段时间,我再这么甩手一走了之,真是在哪儿都没信用了。”

路非承认她说得有理,但同时清楚,这至少不是她不愿意回来的最重要的理由。她保持着谨慎的态度,不肯走得过快,他能理解,也愿意享受与她重新接近的过程。

他提出周末过去看她,她连连说不,“你的腿出差都不合适,还是等我抽时间回来。”冰与火之歌小说

她的确兑现许诺,在一个周六的早上回来,直接到他的住处,给了他一个大惊喜。可惜他手机响个不停,晚上还有应酬必须出去,到深夜带着倦意回来时,辛辰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他坐在床边久久地看着她沉静安详的面孔,觉得歉疚,而第二天她醒来时的若无其事,更让他不安。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投资公司业务拓展顺利,但路非的工作日益繁重。他慢慢可以丢掉手杖后,马上接手了一个去北京出差的工作。腿上的钢钉在过安检时发出异响,工作人员免不了要出动手持金属探测仪对他上下探测,甚至用手工人身检查。他一向有洁癖,回避与陌生人的身体接触,当然也只好忍受这个过程。

辛辰看到他时是开心的,可他提到他姐姐路是这会儿也在北京公干,有意约了姐姐一块吃饭,她就迟疑了,停了一会儿才说:“还是下次再说吧。”

路非不愿意逼迫她,点点头,“好,接下来我应该会经常来这边出差。”

“我计划下个月趁休假去一趟捷克,已经办好了签证。”

路非有点为难,“下个月我得重点跟进收购湖南一家公司股份的工作,恐怕抽不出时间陪你去。”

“不用你陪啊,我跟乐清约好了,行程、酒店、机票、车票全预订好了。”

他不觉苦笑,揽过她,看着她清澈的眼睛,“你的计划里根本没包括我,对不对?”

辛辰笑着摇头,坦然地说:“你过个周末都不得安宁,手机开了就不停地响,出去旅行大概也惦记着工作,只会辜负景色,浪费钱。”

他承认她说得不无道理,当然她再不是那个挽着他胳膊不肯放开的小女孩了,可是她这样理智的态度让他无法不感喟,他温和地笑,“小辰,我们这样,能算恋爱吗?”

辛辰却怔住,眼神黯淡下去,良久不语。

“你知道我不是抱怨,也不想逼你,但这样分居两地各行其是,无助于我们拉近距离,如果你决定以后就留在北京工作,我会重新考虑我的工作安排。”

“等我回来,我们再商量这件事,好吗?”

辛辰去过的地方不算少,但她以前旅行的地方全是野外环境,除了出生长大的地方、昆明和现在生活的北京,她对其他城市没有多少概念。

对捷克的向往源于网上偶尔看到的一篇配发了许多照片的游记,其中一张是从山顶俯瞰布拉格全城,在黄昏时分夕阳的映衬下,那些起伏有致、红黄主色相间的建筑,看上去甚至有些拥挤,却带着温暖怡人的金*调,让她心中一动。

等真正地站到这个城市时,她已经完全不后悔这次旅行了。

八月下旬仍是布拉格的旅游旺季,辛辰与林乐清从布拉格城堡出来,相视而笑。游客多自不必说,还有来自台湾、江浙一带的旅行团,在打着小旗、拿着叽里呱啦的小电声喇叭的导游的带领下,一本正经地参观,实在有点煞风景。

布拉格城市不大,地铁路线简单,只要稍微做点功课,其实是个非常适合自由行走的城市。

林乐清学建筑设计,沿路如数家珍般给辛辰介绍着城里的各式建筑风格:罗马式、哥特式、洛可可式、巴洛克式、文艺复兴式……全然不管她似听非听的样子。

街头的老人与风琴、旧城广场上吹萨克斯的艺人、伏尔塔瓦河的平静流水、草坪上悠然做日光浴的女郎、旧城区蜿蜒曲折的巷陌、略有破损的砖石铺就的街道、砖缝里的青苔与细碎的杂草、昏黄摇曳的街灯灯光、有轨电车、马车……这些景致让人全然没有走在一个陌生城市的紧张感,不用看地图,心情愉悦轻松。

辛辰每天与路非通一个电话,谈的大半是琐碎的见闻。

“布拉格市区内白天开车也必须开车灯,真怪。

“景点的水好贵,一瓶500毫升的纯净水,要价15克朗,折合6.6元人民币。

“我和乐清在肯德基喝8克朗可以无限量续杯的红茶,灌饱才走人。

“路过一个垃圾房,门上居然是现代派的雕塑,实在是艺术得奢侈。

“不知怎么的,看到那么雄伟华美的圣维特大教堂,突然想起在独龙江山区路过的乡村教堂,可惜那次没听到传说中的傈僳族人无伴奏的天籁唱诗。

“Goulash的味道还行,就是这词容易让人起联想,哈哈。

“夜晚查理大桥上有很多接吻的情侣。”

路非每次接她电话,都听得认真而开心,嘴角微微含笑,尤其这一句话,更是让他神驰。他出差去过不少国家,向来对游览没有特别兴趣。可是握着电话,他不能不想,如果此时陪她站在夜色下的查理大桥,而不是对着桌上堆积的文件,该是何等的畅快。

“我明天会去湖南出差。”

“我和乐清明天乘大巴去Cesky Krumlov,据说是非常美的小镇。”

路非*一声,“你对一个没有休假的人说这些,太不公平了。”

辛辰轻声笑,“工作狂是不抱怨的。”

“我不抱怨工作,只抱怨不能陪你去查理大桥。”

辛辰咳嗽一下,带着笑意汇报:“对了,乐清在那里有艳遇,一个漂亮的东欧女孩搭讪他,我是一个人先回的酒店。”

电话里已经传来乐清的抗议:“不要听合欢乱讲,我只跟她喝了杯酒而已。”

路非被逗得大笑。

辛辰与林乐清乘大巴到了Cesky Krumlov,一个远离布拉格,只有一万四千名居民的偏远小城镇。这里是背包客喜欢的地方,几乎是一个微缩的布拉格,有哥特式的建筑、便宜的啤酒、热闹的酒吧,清澈的伏尔塔瓦河如同马蹄形绕城而过。

他们网上预订了背街的乡村旅馆,白墙红顶的房子,窗台上挂着花箱,种着各式盛开的鲜花,房间整洁温馨,窗外更是一个精心打理的小小花园式的庭院,非常有家居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