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尾声 爱之喜悦 · 下

发布时间: 2018-10-01 22:38:47

小城从一端步行到另一端只需要10分钟,除了一块儿去古城堡参观,他们决定各自行动,林乐清拿了相机去拍各式建筑,辛辰兴之所至,漫步而行。

随处都可见衣着随便甚至赤膊而行的游客,河上有人兴致勃勃地划橡皮艇,河边有人就地躺下,将腿搭在岸边晒太阳发呆,人来人往,热闹却并不扰攘。

辛辰以前习惯大步疾行,不爱无所事事地闲坐,来到这儿却被所有人的闲适感染,分外放松,走走停停,随意地在露天咖啡馆的木椅上、小巷台阶、河岸边的石凳上休息。

有男人来与她搭讪,不过她英语平平,也无意与人闲聊,都只笑着摇头。偶尔一个纠缠不去的,并不讨厌,只是在她身边坐着,翻本旅行对话手册出来对她唠叨,一时日语、一时中文,仿佛要做会话练习,林乐清刚好转过来,手搭到她肩上,对那人一笑,那人便也知难而退了。

“我要告诉路非,他该着急得睡不着觉了。”林乐清坐到辛辰身边,一边摆弄相机,一边说。

辛辰只看着方砖路上的一个小女孩出神,她看上去大概只一岁多一点,细软的淡栗色头发被风吹得飘扬着,雪白的皮肤,一双灰蓝色的大眼睛几乎与小小的脸蛋不成比例,乐呵呵地举着胖胖的小手向前走,步履蹒跚却毫不迟疑,扑向蹲在她前面的母亲,另一个男人在一边含笑看着。辛辰拿过林乐清手里的相机,迅速调整焦距光圈,连拍了几张,刚好捕捉到小女孩扑入妈妈怀里相拥的瞬间和毛茸茸小脑袋搁在妈妈肩头露出的顽皮笑容。

林乐清接过相机,看得赞叹:“这张拍得真好,背景虚化得恰到好处,角度、神情都无可挑剔。”

他站起身,拿相机走过去给那个站着的男人看,那女人也抱起女儿细看着,开心地笑,交谈几句,那男人拿出纸笔写了点什么递给林乐清,然后转头对一直坐在原处的辛辰挥手致意,她也笑着对他们挥挥手。

“他们很喜欢这几张照片,让我谢谢你,给了我邮箱,请我回头发给他们。”林乐清坐回她身边。

辛辰微笑不语,如果只她一个人在这儿,她不会主动拿相机去给别人看。事实上,她回避着跟人加深联系的机会,宁可与陌生人结伴而行,去少有人生活的地方徒步,现在置身如此温暖的风景中,她突然感到怅然若失。

那个年轻的母亲抱着女儿,丈夫的手搭在她腰际,一家三口依偎着,一边交谈一边慢慢地走远,阳光下他们的身影镀着与这个小镇同样的金色,亲密得没有间隙。

她也曾经与一个男孩子这样挽手同行,绕着公园后面那条安静的林荫路一直走,从夕阳西沉走到路灯齐明,他们的身影时而长长地拖在身后,时而斜斜地印在前方。她挽着他的胳膊,头靠在他肩上,一高一矮的两条影子始终重合着一部分,那个情景已经深深刻进她的记忆中。

“我们这样,能算恋爱吗?”这句话伴随着回忆重新翻涌上她的心头。

已经有两个男人对她说过这话了,虽然冯以安冷漠,路非温和,可质疑是一致的。

你真的要与所有人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吗?在路非越来越多地重新占据你的心以后,你真的能够坚守这个距离吗?她这样问自己。

“在想什么,合欢?”

“我在想,我现在似乎很怯懦了。”对着乐清,她并不介意吐露心事。如懿传小说

“你怯懦?怯懦的人是不敢去走滇西北那条路的。”林乐清不以为然,辛辰将老张发在驴友网上的攻略链接给了他,他看得入迷,“说真的,我明年打算有时间也去试试。”

“那不是勇敢啊,那只是与人结伴走一条人少的路而已。我理解的勇敢是。”辛辰偏头想了想,“就像那个小女孩,刚刚学会走路,可是走得多坚定,没有一点害怕。”

“这个比方不成立,那是因为她再小,也知道有她妈妈的怀抱在前面等着,没什么可怕的。”林乐清拿镜头布小心地擦拭着镜头,漫不经心地说。

可是有一个怀抱等在前面,她也迟疑了,哪怕那个人是路非。庆余年小说

这种迟疑甚至不关乎信任。

她以为自己已经有了对待生活的全套逻辑,却全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失去了面对的勇气。明兰传小说

路非发过来德文地址,同时加上了中文注释,是奥地利制造业中心斯泰尔(Steyr)下面的一个小镇。林乐清跟旅馆老板打听后,知道本地有人提供到离捷克境外南边仅30公里的奥地利第三大城市林茨(Linz)之间的包车往返服务,车程只需一个半小时,而林茨到斯泰尔只有40公里,那边交通很方便。

十二年过去了,她还会住在原处吗?辛辰毫无把握,不过她决定去看一看,她对母女相认、和解之类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打算从直视自己生活中的第一个缺口做起。

辛辰打电话给路非,告诉他自己的安排:“我打算后天去一趟斯泰尔,最多两天时间,乐清按原定计划去温泉城,我会和他在布拉格碰面一块回北京。”

“我现在已经在机场,马上坐飞机到维也纳,你把手机开着,我们在林茨碰面吧。”路非不等她反对,“这不是一个单纯的旅行,不用你独自去面对。”

接近林茨时,首先看到很多高耸的烟囱。这是辛辰头一次没来得及做功课就踏上的旅途,只听林乐清翻译旅馆老板的介绍,此地是奥地利的工业区。她自己出生长大的城市也以工业闻名,然而进入市区她才知道,林茨也是一个文化气息深厚的城市。

她与路非约好在市中心的广场碰面,那里有黄色的微型观景列车。她本来无心观光,但时间还早,便坐了上去,车上居然有中文解说,而且配合景点播放音乐,到莫扎特曾居住的地方,放的是他为此地写的《林茨交响曲》;列车驶过林茨大教堂,响起布鲁克纳*的宗教音乐。半个小时下来,就浏览完市内主要景观返回广场。

路非到达时,打辛辰手机,她很快接听:“我在广场东边市政厅旁边,你听——”

手机中传来路非熟悉的小提琴曲旋律,克莱斯勒的《爱之喜悦》。他的心瞬间停跳了几拍,他带着小提琴出国留学,拉琴是他闲暇时的自娱之一,他当然记得这首曲子意味着什么。

奥地利是个音乐的国度,随处可见街头艺人。四年前的一个深秋,他到维也纳出差,办完公事返回酒店的途中,也在这首曲子声中停住脚步,站在寒风瑟瑟的天气里,听着这首充满快乐、喜悦与浪漫的曲子,他不能不想起生命中逝去的那个和煦春日、那个明媚笑容。

在异国陌生的城市,他们竟然又同时听着这首乐曲,两人保持静默,直到一曲终了,路非轻声说:“谢谢你给了我这样单纯的喜悦。”

辛辰握着手机,神驰于第一次听他站在她面前为她演奏时的情景,从那时到现在,她曾一度以为隔了无法逾越的关山岁月,两个再无可能有交集的人生轨迹,竟然重合在了这个陌生的城市。

另一首巴赫的名曲《G弦上的咏叹调》从手机中传来,路非穿过广场,越走越近,音乐在耳边放大。

古老的市政厅一侧,一个留着络腮胡须的中年男人正专注地拉着小提琴,游客丛中,他一眼看到辛辰背着背包,弯腰往琴盒中放入一张欧元钞票,然后站起身,手中仍然握着手机。路非站到她身后,正要将手放到她肩上,只见她微微侧头,对着手机轻轻说:“我爱你,路非。”

伴着小提琴乐曲,这个声音同时从她的唇畔和手机听筒传来,直到钻入路非的心底,他放下手机,将她搂入怀中,紧紧地抱住。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