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Chapter 10 少了你该怎么办

发布时间: 2018-10-01 22:47:03

谁跟我吵吵闹闹谁让我觉得骄傲

一个人有多悲惨你知道

少了你的我该怎么办

少了你的天该怎么蓝

你我的甜蜜暗号今后将没人知道

只有在我的心里天天听到

by曾宝仪

==========================

班主任林淑珍在五一长假时结婚了。同学们送她一个婴儿大小的洋娃娃,小天使造型,还带着一对儿淡蓝的薄纱翅膀。

“现在的玩具真了不得,一个娃娃就要一百五。”李云微咂舌。

“一分钱一分货。”何洛说,“这娃娃可不是橡胶的,它各部分都是陶瓷,就连脸上的腮红、嘴唇都是烧陶瓷的时候就加上的,老板说放上十几年都不会褪色。”

白莲笑,“小林老师也就是摆着两年新鲜。等她有了真娃娃,假娃娃就顾不过来了。”

“唉。”田馨看到林淑珍从操场经过,语出惊人,“上个月还是处女的女人啊。”

几个女生瞪大眼睛看她:“你说什么呢?!”

“难道不是吗?”田馨摊开手,“别告诉我,你们上保健课的时候都睡觉了。”

“懒得理你。”李云微挥手,问,“谁见过林老师的老公?”

何洛想起年初的庙会,说:“我见过。两个人本来亲亲热热的,一见到我,林老师立刻把男朋友甩开了。”

“知道为什么吗?”田馨鬼鬼地笑,“那天我去英语办公室,老师们聊天时说,林老师的男朋友是她高中同学。虽然她们声音很低,可我是受过专业辨音训练的啊!”

“啊,这样啊!”众人恍然。

“唯恐上梁不正下梁歪。”

“怪不得她从来不在班上强调不许早恋,原来自己就是反面典型。”几个女生笑得开心。

“也不算反面典型。林老师当年也是省大英语系的高材生。”何洛冲林淑珍粉红色的背影努努嘴,“看她现在不是挺幸福?”

“嫉妒吧,羡慕吧!”田馨揶揄着,“那就迎头赶上啊!”

李云微说:“何洛,你和我同桌都是特别老竹腰子的人(作者注:大家懂吗?),怎么现在真真假假,前怕狼后怕虎的。”

白莲也说,“就是。两个人还可以取长补短,咱们小学的时候不还有什么‘一帮一,一对红’吗?”

想到取长补短,回家时何洛问章远,“昨天的英语考得怎么样?”

“还好,就是卷子的字太小,答得我都对眼了。”章远转个身倒退着走,做一个斗鸡眼。

“咦,我的眼睛怎么就对不上?”何洛说。

章远伸出左右食指,“两眼分别瞅一个。”他说着,缓缓将两只手指移近,“来,好,慢慢就对上了。”

“不行,眼睛都花了。”何洛憋了半天劲,只把眉毛拧在一起,“我放弃,我放弃。”她摇摇手,“真不明白,你们是非人类吧。对,还有人会动耳朵。”

“我就会。”章远演示着。

“你没进化好,每天蹦蹦跳跳像个大猴子。”何洛努力运动面部肌肉,耳朵还是纹丝不动。

“别练了。”章远大笑,“你口眼歪斜的,我怕看多了晚上做恶梦。”

“哎,本来说英语的!”何洛拍了拍僵硬的脸,“你觉得哪部分答得不好?”

“都还可以。”章远想想说,“但老师肯定觉得我哪部分答得都不好。”他无奈地摊手,“似乎文科的真理总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狡辩,你从来不复习语文和英语。”

“大姐,语感是天生的。”

“谁说的,就和球感一样,多练习才会有进步。”何洛认真起来,“我最初运球的姿势不也很难看么?总被你断掉。”

“傻丫头,现在不也照样断你。”章远忍不住笑,想起一起打球时,何洛连拽带抢从自己手中把篮球夺走,还一脸满足。

“只能说明你这个师傅教导无方。”何洛筋筋鼻子。

“谁说的,你可是我手把手教出来的,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手把手,嗯?何洛忽然想到一件事,伸手拉住章远的书包,“喂,你等等,我问你……”话到嘴边,忽然忸怩起来,“算啦,饶了你。”

“嗯?什么事?”

“你……你是故意的吧?”

“什么是故意的?”章远马上明白何洛在问什么,却依旧装傻,笑着看她。

“故意给我纠正运球姿势啊。”

“当然是有意识的,难道我当时在梦游?”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何洛气鼓鼓低下头,踢着路边石子。“哎唷!”不小心撞上路边的电线杆,痛得大叫。

“看来是你在梦游。”章远笑着把她拉过来,按住她捂在额头的手,“别揉,越揉越肿。”

“好痛啊,都青了吧。”带着哭腔。

“让我看看。”掀起刘海,“还好,就是脏了一块。”章远忍不住呵呵地笑,“两个礼拜没下雨,这点灰都没浪费,全在你脑门上。”

“太丢人了。”何洛伸手去抹。

“我帮你吧。”章远执着衣袖,轻柔地拂过何洛的额头。

在哪里看到,情侣间的最佳身高,是女孩的鼻尖正对男孩衬衫的第一颗纽扣,这样拥抱的时候,恰好可以枕在他肩上。何洛目测了一下,觉得自己还是矮了五公分,站在他身前,隔着一个拥抱的距离,要抬眼才能看到衬衫里Tshirt的领口。

“你会拥抱她么?”

“当然会。”

“你会kiss她么?”

“暂时还没有机会,一定争取。”

那么,在这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他会拥抱我么?这样海拔差别的kiss,应该他弯下腰来,还是我踮起脚尖?何洛想着,脸上开始发烧,不敢再看他的海蓝格子衬衫和纯白Tshirt,头越来越低,盯着人行道上深红暗绿相间的路板。

“哎,别低头啊,擦不到了。”章远的食指一勾她的下巴,“小妞儿,抬头呀,让老爷我仔细看看!”一幅痞子腔。

“别闹了。”何洛咯咯笑着,打开他的手,“还在学校附近呢,小心被老师同学看到。”

“光天化日的,我们又没做什么伤风败俗的事情,怕什么?”章远抱着胳膊,半侧着头,眯眼打量何洛,“噢……你心里想什么呢吧?脸都红了。”

“我能想什么啊?”何洛狡辩。

“你故意的吧!”

“嗯?”

“故意撞到头,然后……”章远嘿嘿笑着,“好在我坐怀不乱。”

“你皮痒了吧!”何洛掐着他的胳膊,“亏我觉得你挺君子的,现在怎么这么流氓。”

“喂,以前你不是我女朋友,我总不能调戏民女吧!”章远乱躲着她的魔爪,“现在都是我的人了,是圆是扁还不是随我发落?”

“你敢!”何洛推他的肩膀。

“有什么不敢!”一把抓住她的手,“靠,又不是一年前,还得打掩护。”

“噢……你果然,去年果然是故意的。”何洛挣一下,没挣脱,手依然被他牢牢握着。

“我就是故意的了,又怎么样吧!”霸道的语气,尾音带着笑意。

“车辆出站,请扶好站稳。2路汽车,开往铁路文化宫方向。”走吧,随你吧。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等下一辆,再下一辆。

“啊,你们!”挡在面前的公车驶过,路对面等车的赵承杰和高放齐刷刷看过来。高放挥着手中的烤鱿鱼,大喊着,“完了,你们完了!告老师,明天就给你们告老师!”

“吃你的吧!”章远喊回去,“撑死你。”手握得更紧。

何洛忍不住笑着,学他的语气,喊,“吃你的吧,撑死你。”

晚饭的时候依然满面堆笑,唇角按耐不住的上扬。何妈也是满脸喜色,笑着给女儿添饭,问,“怎么这么开心?”

“哦,没事。”何洛飞速地想着借口,“老师今天讲了期中考试的答案,我觉得答得很不错,应该会比上次期末的排名还好。”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爸走漏风声了呢。”

“风声?莫非老爸你在纳斯达克上市了?”何洛咯咯笑着,“那带我去纽约吧!我想看双子塔、中央公园,还有大都会博物馆!反正《双星记》的外景地我都要看。”

“真的想去?”何爸笑笑,“再等一年吧!”

“一年后在美国上市?”何洛夹了一筷子虾仁放在何爸碗中,“老伙计,蒸蒸日上啊!祝贺你。”

“看把你乐的,没大没小。”何妈笑着嗔道,“是你自己去。”

“我?自己去?”何洛一头雾水。

“对。”何爸放下碗筷,“你舅舅说,要帮你申请威尔斯利学院。”

“朝阳下转过一碧无际的草坡,穿过深林,已觉得湖上风来……水面闪烁着点点的银光,对岸意大利花园里亭亭层列的松树,都证明我已在万里外……LakeWaban,谐音会意,我便唤她做‘慰冰’。每日黄昏的游泛,舟轻如羽,水柔如不胜桨。岸上四围的树叶,绿的,红的,黄的,白的,一丛一丛的倒影到水中来,覆盖了半湖秋水。夕阳下极其艳冶,极其柔媚。将落的金光,到了树梢,散在湖面。”

仿古欧式台灯下,何洛翻看着威尔斯利学院的招生介绍。美国最著名的女校之一,冰心和宋氏三姐妹的母校,似乎一直作为一个传说存在着。桌边摊开一本《冰心全集·寄小读者》,童年诵读无数次的文字,此刻化作油画一样浓郁的色彩,沉甸甸流淌在厚重的铜版纸上,近得就在指尖。

何洛如坠梦中。

“100%能去吗?”她问父亲。

“应该没什么问题。”何爸说,“还记得去年你舅舅带了几位希腊朋友来看冰灯么?那位女士叫什么来着?就是一直夸你英语好,聪明伶俐的那位。”

“Natassia。”何洛提醒,“圣诞日降生的意思。”

“哦,对,娜塔西亚,她就是威尔斯利的校友,现在是希腊开放大学东方研究中心的负责人。你舅舅一说你想去美国读大学,她马上同意推荐你去威尔斯利。”何爸满面得色,“以后你就是冰心先生的校友了。”

“我什么时候说想去美国读大学了?”何洛蹙眉。

“难道你不想?”何爸不解,“上次说有学生高中就考托福出国,你不是羡慕了很久?”

不想么?威尔斯利,宿舍是童话中城堡一样的尖顶;新英格兰地区秋日如火的缤纷红叶;凯尔特庆典上穿着格裙吹风笛的金发帅哥……这样一页页摊开眼前。

还有,那是美国。流光溢彩的纽约时代广尝阿甘和珍妮重逢的华盛顿ReflectionPool、奥兰多的迪斯尼、旧金山的金门大桥、大峡谷、黄石公园、尼亚加拉大瀑布……说不想一一看过,那是假的。

然而,有些什么,是何洛放不下的。

“我可以不去么?”她说,“我有些害怕。”

“怕什么?”

“我没独自出过远门。”

“以后上大学,不也是出远门么?你这么大,应该锻炼一下了。”

“我吃不惯西餐。”

“你舅舅的老同学在波士顿,同意你去homestay。据说那儿的龙虾特别便宜!”

“我会很想很想你们的。”

“你每个假期都可以回来啊。”

“我……”何洛想了半晌,“你们不担心我在美国学坏?”

“哈,所以不申请别处,就去威尔斯利。”何爸大笑,“著名的女校,估计挺严格。ABC是我能接受的底线,你千万别找个金发碧眼的女婿回来,我和你妈会犯心脏病的。”

不是这些,最令我放不下的不是这些。何洛在心中大喊。

她彻夜难寐,反反复复想着书中的另一段话。“约克逊号邮船无数的窗眼里,飞出五色飘扬的纸带,远远的抛到岸上,任凭送别的人牵住的时候,我的心是如何的飞扬而凄恻!……我在湖上光雾中,低低的嘱咐它,带我的爱和慰安,一同和它到远东去。不知这几百个字,何时方达到你们那里,世界真是太大了!”

这世界真是太大了。如果我在地球的那一边,你在地球的这一边。我的心又将如何飞扬而凄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