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 -护眼 关灯

Chapter 11 最浪漫的事

发布时间: 2018-10-01 22:47:05

我能想到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

周五下午的课程被取消了,全校大扫除。

何洛负责走廊宣传栏的玻璃和镜框,正擦着,田馨噔噔噔跑来,一边甩着手一边叫着:“不好了不好了!”

“不要甩啦,你不是洗拖布的?一手黑水。”

“你还这么镇定!你家章远在操场上勾引小姑娘呢!”田馨跺着脚,“快去看快去看。”

“不会吧!”擦门框的李云微立刻从垫脚的桌子上跳下来,“借他十个胆子!”

“去看,去看就知道了嘛。”田馨不由分说,拉住二人飞跑到操场上。

章远正单膝蹲在一株大榆树下,看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儿蹦来蹦去。

“化学老师开周末例会去了,非抓着我给她带孩子。”章远无奈地笑笑,“本来赵承杰是化学科代表,可乐乐一看到他就跑。”

“那当然,别看人家年纪小,也分得清帅哥和野兽的。”田馨捉弄地看着赵承杰,嘻嘻一笑。他扬着大扫帚就追过来。

乐乐提着一只小篮子,里面有一包虾条。章远伸手就拿了一根。

“喂,你怎么吃人家小孩子的东西?”何洛说。

“她请我吃的,对吧,乐乐。”章远又指指何洛,“去,也请大姐姐吃一根,她嘴最馋了。”

一群球队的人大汗淋漓地走到树下乘凉,有人问:“章远,是你家姑娘么?”

“看仔细了,哪儿像我啊?”章远喊回去,抬头瞟了瞟何洛,小声嘀咕,“莫非像你?”

何洛又好气又好笑,脸一下热起来,嗔道,“你在这儿疯吧,我还要回去擦玻璃。”

“你把下面那一层擦了吧,上面够不到的留给我。”章远说。

“咳,原来是个幼儿园小姑娘。”李云微埋怨说,“田馨你太能咋呼了。”

“多温馨啊!你们不觉得吗?”田馨促狭地笑,“尤其是何洛也站在旁边的时候。”

何洛伸手去揪她的耳朵,“我有那么老么!”

“你看,何洛现在都比原来贫嘴了。”李云微说,“近墨者黑。”

“想想看,如果你们两个有一个小宝宝,肯定比乐乐可爱多了。”田馨在胸前合手,一脸憧憬,“你就从来没想过,以后有一个家,有一个小baby?”

“你脑子进水了吧。”何洛佯怒,脸颊微热。回头看去,正午的阳光投射一地斑驳树影,章远大大咧咧蹲在喷泉边,乐乐拿起砖头向水中砸去,他就装作很害怕的样子,夸张地一抱头。他倒更像一个大孩子呢。

绿叶沙沙响着,呼吸间有着植物清香的气息,带着初夏的温暖。这芬芳的午后,何洛莫名惆怅起来,低低地叹了一声气。

“未来太遥远了。”她说。

“只说让你想象一下嘛!莫非你这么急着实现?”田馨满脸坏笑。

“对,我想起今天的电视报上有心理测验!”李云微叫着,“测试你对婚姻的态度哦,快,我们回去看!”

“透过爱情看婚姻的态度,请选择,你心中最浪漫的爱情是:A、一见钟情,难舍难离;B、锲而不舍,八年抗战;C、天涯海角,誓死相随;D、两地相思,忠贞不二。”李云微念完,催促道,“来来,说说你们都选什么。”

“浪漫啊,当然是A咯!”田馨说,“何洛应该选B吧,如果你们研究生毕业后结婚,从现在算起正好是八年噢。”

“选A的话,你可以容忍自己的一半偷偷想着别人,你的婚姻单纯而无束缚,只要名义上的夫妻,你会对他十分宽容。”李云微念。

“咦,什么什么啊?我老公敢出轨我就劈了他,让我爹毙了他!”田馨的老爸是某军的参谋长。

“选B呢,你绝对是爱情之上的拥护者,但你的婚姻观却很危险,因为当彼此爱情冷却后,你无法理智面对实际的生活,所以会不断寻找心灵上的慰藉,这也是造成你婚姻失败的隐忧。”

“哇,柏拉图式的出轨。”田馨忧心忡忡,“女人,精神出轨比身体出轨更可怕。”

“是啊是啊,可是我又没选B。”何洛想了想,“D吧。”

“你惧怕婚姻,并不是你厌恶束缚,而是你无法信任婚姻关系真有若干保障。你充满了不安的情绪,害怕受伤,你的婚姻观倾向偏激,人格上有部分缺陷并未填满。”李云微把报纸一丢,“胡说,怎么看都不像你。你有不安情绪?我看你就差把幸福两个字刻到脑门儿上了。”

何洛苦笑。看来,如果谁把两地相思当作浪漫,就是人格有部分缺陷。怎样的爱情最浪漫?赵咏华唱得好: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她一下午都很迷糊,扫除后众人嚷着去打球,她只是摆摆手,趴在桌子上懒懒地看窗外的蓝天白云。如果可以,真想什么都不去思考。

章远问李云微:“何洛怎么了?不舒服吗?”

“你为什么不自己问?”李云微奇道。

“她总不会是吃多了,胃疼吧。”章远敲敲桌子,“你去看看,那不是你好姐妹么?。”

“你居然命令我?那不是你女朋友么?”李云微嘿嘿地笑。

“我怕她不是胃疼!”章远不知如何开口,“有些事情,你知道的,男生不能去问,对吧?”

李云微笑着走到何洛身边,蹲下来拍拍她,把两个人对话重复了一遍,又说:“看他多关心你!回头,看,我同桌害羞了。”

赵承杰和高放过来拽着章远,“打球去打球去,五班那几个小子不服,要和咱们挑一场!”

“谁不服?”

“大壮!总想和你单挑的那个。”

“噢,打球特别野蛮,还总勾手的那个吧!”章远站起来,比划着勾手的姿势,“去就去,谁怕谁!”他脱下衬衫,在白Tshirt外套上球服,又从书桌里掏出黑色的耐克护腕来。

何洛枕着交叠的胳膊,侧头望着他,挺拔的男孩子,永远朝气蓬勃活力四射,但比起高一的时候棱角更分明、肩膀似乎也宽了一些。

一刻也不想离开,每一天都希望在他身边,一起长大,一起变老。他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都不想错过。

“你没事儿吧?要不要我先送你回家?”出教室前,章远走过来探寻地问。

“很好,就是有点困。”她倦倦地笑,“我等你好了。”

“那你别出去了,太阳挺毒的,在这儿眯一会儿吧。”章远托起篮球,食指转着,“看,厉害吧!”

“是是,你是高手。”何洛吐吐舌头。

风吹进教室,书本哗啦啦地响,谁的演算纸飞起来,飘了一地。纷繁的白色纸片后,章远的背影只窄窄一线,身形隐在光晕中。那时的少年都有种莫名的勇敢,从不怕时空的分离会疏远感情,他们还都可以坚定地唱着:“心若知道灵犀的方向,不怕相爱的人分两端。”

十七岁的何洛,只怕不能每天见到他,如此而已。

“我不想申请威尔斯利。”她果断地说。

“为什么?”何爸问,“还是担心在国外不适应?”

“不想去就是不想去。我也舍不得国内的朋友们。”

“朋友可以再交的。”何妈插话。

“可是你们不都说,现在的友谊最纯洁吗?我不想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还有巨大的文化差异,怎么交新朋友?”

“这是你的真心话么?”何爸表情严肃,“还是有什么其他原因。”

“没……没有啊。”有些结巴,毕竟是不习惯说谎的孩子。

“你一向都喜欢四处走走看看的,你不是还羡慕舅舅是外交官?”何妈说,“你不能总为了别人牺牲你自己的理想呀。”

何洛心虚又疑惑,握紧拳头,强作平静,“我还为别人牺牲什么理想了?”

“你当时不是坚决去文科班么?”何妈嘴快,看到丈夫拼命使眼色时,一句话已经不受控制吐了出来。

你们怎么知道?你们怎么会知道!这件心事何洛从不曾对任何人提起,包括田馨白莲李云微,甚至章远。她的头嗡一声大了半圈,从母亲笃定的质疑中窥见端倪。“谁说我是为别人才不去文科班的?谁说的?”

“我们也只是猜测,你的决定变化得太快。”何爸解释。

“为了确认你们的猜测,所以你们看了我的日记,对不对?”

沉默,他们居然没有否认。

何洛只想哭,她一向在好友面前自豪地标榜父母有多开明民主,但他们居然这样侵犯自己的隐私权。

“所以你们希望我去美国,就是不想我们在一起,是么?”

“我们也是为你好,不希望你委屈自己。”何妈握住女儿的手。

呵,他们这样义正词严,脸色坦然,丝毫不想为偷窥行为作任何道歉。何洛猛地抽开手,“难道你们偷看了我的日记,我就不委屈吗?”

何爸说:“这不是重点。关键问题是,你不能为了一个男生,耽误了一辈子的选择。”

侵犯我的隐私,就这样被轻描淡写?你们又怎么知道,这个男生不是我一辈子的选择呢?何洛又气愤又羞涩,这句话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

何妈以为女儿在沉思,又絮絮地开导:“你们这个年龄就是比较浪漫,可能因为某个男孩子长得好些,打了一场球,唱了一首歌,就对他印象非常不错,根本就不考虑以后的事情。都是些孩子,谁了解谁啊,有几个最后能在一起的?还是坚持自己的选择最重要。你就说当初我在工厂的时候……”

何洛知道母亲又要不厌其烦地忆苦思甜了,她强硬地打断:“当初有很多追求者,但看起来就是没有发展前景的,对吧?所以你等来等去,最后别人介绍了我爸。你到底喜欢他这个人,还是喜欢他那张大学文凭?”

这一瞬,一家三口脸上都青青白白尴尬起来。

何妈甩手走开:“我是说不服你了。”

何爸说:“快,向你妈妈道歉。”

“我有什么错?”何洛脖子一梗,微扬着头,眼泪才没有流下来。

本想甜言蜜语,抱着爹妈的脖子撒撒娇,趁他们心软的时候咬咬耳朵;没想到却牵扯出日记的话题,还坐实了早恋的罪名。何洛无比沮丧。

“这下完了。恐怕爸妈要动用武力镇压,拿枪顶着我上飞机去了。”她想。

“我要去美国了。”何洛对章远说。

“好啊!路过芝加哥么?记得带乔丹的纪念品给我。”他笑,“这个暑假?和你舅舅一起?”

居然还有心情说笑,你。

“不,明年。”何洛低头,“去读大学。”

“哦。”

“威尔斯利学院,就是冰心和宋氏三姐妹的母校。”何洛简单说了一下情况,跳过父母偷窥日记,知晓两人恋情的细节。家丑不可外扬。

章远还笑:“你爸爸不是打算把你培养成国母吧?那我的压力也太大了。”

何洛白他一眼,心想,我爸妈根本就不想咱们在一起。

“四年,如果我去的话,至少要在美国呆四年。”她说,“那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章远专注地盯着她的双眼,“要不,我们私奔吧!”

“别开玩笑了!我认真的!”何洛气得去掐他。

“那,你自己怎么想?”章远收起笑容,“你自己的事情,要由你自己决定。”

“你是不是巴不得我走?然后什么轻音重音的小姑娘都围上来?”继续掐他的胳膊。

“咝……你还真使劲儿。”章远倒抽一口凉气,“我也很矛盾啊,你明白吧。老实说,如果没有我,你会不会去。”

何洛想了想,诚实地点点头。

“会很开心地去?非常盼望着去?”

又点点头。

“这根本就是你的梦想吧。”章远说。

“不,因为太美好了,我想都没敢想过。”何洛说,“我以为只有达官贵人家的小姐才能去的。”

“那,如果我强留你,是不是太自私?”

不要这样看我!不要在这个时候扮君子,好不好?

何洛躲避着那双专注的眼睛。你开口说留下来啊,只要你挽留我,我就不会走。她满心急躁,绕口令似的想,难道还要我求你求我留下来?越想越有些气不顺。“那我就去好了,没准能当个冰心第二。”

章远说:“你要是想当冰心第二,当初就应该留在文科班啊。”

又勾起何洛关于日记的伤心回忆,平平淡淡一句话,听来却像是冷嘲热讽。

“这根本是两个概念!”她愤愤地说,“出国就出国,然后在那边入籍,把我爸妈接过去。”

“那很好啊。很多人实现不了的梦想呢。”他依旧只是微笑。